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24章 谜团待解
    他知道大明的藩王都被朝廷赐予很多土地,并且不用缴税,没想到朱常洵竟有如此之多。

    郭文东所购买回来的土地,大部分原主人是租给佃户耕作,土地交易后,这些佃户以后就由郭文东来收租了。

    他再吩咐方节礼,等佃户的庄稼成熟收割后,一律不再出租,全部改为自主直接耕种,到时候招募十八至三十岁的人员耕作。

    方节礼又再吃惊了,少爷的决定,实在让他不解。要雇佣人员耕作,事情会繁琐很多,要是租给佃户,租出去什么都不用管,按时收租就行了。

    他再提醒道:“少爷,是否要找人‘投献’?”

    明朝有功名的人,都有一定的免税田额度,秀才的免税额并不多,必须将购买的田产挂靠在士绅名下,要不然以后缴税,是笔不小的数目。

    郭文东回应道:“这个自然,我自会去找投献对象。你回复李长生,我同意以一块手表跟他交换土地,预计本月下旬可能会有新的手表。”

    官绅和商人都不用向朝廷缴税,郭文东自然也不希望缴税,他首先想到了复社,复社的人员数以千计,许多是读书人出身,家人或本人有功名在身。

    这既能解决赋税问题,又从中结交更多的人。

    为此,郭文东开始联络那天参加聚会,又是身在南京或南京附近的人。

    他首先写了书信,让人交给侯方域。

    侯方域这段时间都待在南京,在接到郭文东的通知后,高高兴兴地赶来郭府。

    见到郭文东,侯方域拍拍胸脯道:“文东,我家尚有许多空额,尽管托在我家名下,你只需给半成收成就行了!”

    本来,明初朱元璋设立官绅免税数额,是为了鼓励人去读书,后来这个制度逐渐变质了,成为了读书人捞好处的手段,将地主的田地挂靠在自己名下帮助避税,这已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明朝官员的俸禄,如果按照账面上的数字,工资水准的确是历朝历代最低的,如果再加上免税额这个特权,那又不一样了。

    侯方域又再问,郭文东买下了多少土地,郭文东说出相应的数字,以及以后的购地计划,让侯方域大吃一惊。

    “有钱就要拿去投资,存在自家只会贬值……”

    郭文东一番道理说出来,侯方域觉得有理,说道:“文东,你购入的田地实在太多,我家的免税田数额可不能有这么多,可以帮忙联络复社中的其他人,大家定会感谢你。”

    投献不仅对地主有利,同样对士绅有利,可以借此创收,不用干活坐等收益,大家各取所需。

    随后,侯方域再说道:“文东,你是究竟如何找到拥有洋货店那些货物的洋人?不止我好奇,复社许多人也好奇。”

    自从参加过聚会后,复社中有人向侯方域打听郭文东洋货来历。

    郭文东道:“朝宗,你我如兄弟,本不该隐瞒,可这是我的秘密,连我的夫人都未透露,实在不愿向任何人泄露,还请见谅!”

    他不肯透露,侯方域也没办法。

    要是他只展示出少量“洋货”,这也就罢了,可出现的洋货种类越来越多,已出售一个多月了仍然还有货,外界的好奇心更大,难免有些人起了觊觎之心。

    尤其是那些大商人们,希望能寻找到供货给郭文东的洋人,自己也开洋货店。

    为此,有人千方百计打听郭文东的秘密。

    从3月初开始,偶尔有些不明身份的人,在郭府的附近出现,或游荡有蹲守,他们密切观察郭府和洋货店动静,看看是否有洋人出入,又或者是否有郭府的运货队伍。

    令他们失望的是,无论怎么样观察,皆是一无所获。

    几天后,郭文东跟侯方域一起到应天府的户房,将自家部分田产挂在侯方域家的名下,共有千余亩。

    这名义上是侯家的名下,另外还有一份私底下的协议,证明田产属于郭文东,田契亦是由郭文东掌管。

    三月下旬这天,有两名郭府的家丁外出采购物品。

    在市场买好物品后,有个麻脸男子跟他们搭讪起来,他很能说会道,很快跟郭府家丁说到一块去。

    “你们的少爷洋货真多,也不知他从何处跟洋人交易运回来的!”

    男子故意在发出好奇心,是要了解清楚郭府的人是否知道内情。

    家丁甲道:“运货不是由我两人负责,我也不清楚。从未看过有人运送洋货回来。”

    家丁乙道:“我也很好奇,也问过府里跟我熟络之人,他们皆不清楚。或许是少爷很保密,不想让人知道。”

    麻脸男子无论如何打听,都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三月二十五日,李长生再次踏足南京城。

    他这次前来,除了要用土地跟郭文东交换手表外,还要了解其它情况。

    在上个月,他专门派出人打探郭文东洋货来源的秘密,他来南京城,就是要了解打探得如何。

    在某个隐秘之地,麻脸男子跟李长生见面,他正是李长生派来的。

    “老爷,我在郭府蹲了好多天,没有任何发现,又找郭府的人问过,他们都是什么都不知道。”

    “没用的东西,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居然什么都打探不出来,让李长生颇为失望,大骂了麻脸男子一番。

    郭文东到底是在哪里跟洋人见面?到底是跟海外哪个地方的洋人交易?是在什么地方交易?洋货是如何运进郭府中?

    对于这些问题,李长生都希望能解开,无奈的是,至今还是一个谜团。

    他极为垂涎那西洋手表,他经常外出行走,有手表戴在身上,随时可以看时间,既实用又是身份的象征。

    上次拍卖会他失败了,恰逢郭文东要购买土地,尝试提出以土地换手表的要求,郭文东同意了。

    “李员外,欢迎欢迎!”

    郭文东在家门口,迎接李长生的到来,带着他来到正房,随即把一块劳力士手表取出来。

    李长生拿着手表,对此爱不释手,说道:“郭公子,我这四千多亩地皆是好田,用来换这洋手表,我亏死了!”

    他是感激郭文东救了儿子性命,不过终归是商人,唯利是图是其本性。

    看着李长生在面前卖惨,郭文东回击道:“李员外,我可是是花了数以万计的银子,从洋人手中拿货,用来换你区区四千亩地,可没有占你任何好处。”

    两人客套一下后,郭文东收回手表,等到后天土地完成交易后,才会把手表给李长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