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19章 正直直言
    带着仓库到明末正文卷第19章正直直言这话虽然大家不爱听,但却是实情,郭文东本身性情较为耿直,他虽知生存于世上,有时候必须圆滑一些,但如果不是必须绕弯弯,他喜欢直接把话说出来。

    这番话,让交谈中的众人,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

    冒襄道:“文东,你认为朝廷有何弊政?何不说出来,大家洗耳恭听。”

    郭文东随即道:“最大弊政,乃朝廷税收来源枯竭,大地主。士大夫、藩王的土地不需缴税,商人不需缴税。这导致两大致命性后果:第一,朝廷连年跟满清作战,需要庞大军费,可赋税非常有限,导致经常军费不足,拖欠军饷,多次因为军饷不足而跟清军作战中仓促出战而战败;”

    郭文东喝了一口茶,再继续说道:“第二,朝廷常规赋税不足,又需要支付边军军饷,这些只能由小农户负担,不断加派小农户赋税,导致许多自耕农活不下去,而北方还连年灾害,活不下去的饥民被迫造反,导致北方许多百姓依附李闯,让李自成失败多次还能死灰复燃。朝廷太缺钱了,江南许多富商,日子过得比圣上还好!”

    众人有些惊讶,郭文东居然如此直言不讳说出来。

    郭文东再说道:“大明有万万人口,如果朝廷能革除弊政,整顿朝纲,将万万人口拧成一股绳,何愁鞑子不灭!”

    “好,说得好,这的确是朝廷最大弊政!”首先出言认同郭文东的,是黄宗羲。

    ——————

    大厅上面的二楼,某个房间内,这里有三个美女,两名丫鬟。

    自复社人员聚会时,三人便在这里等候着。

    此次聚会,复社花钱包下了媚香楼一天时间,待有需要时,媚香楼的艺伎们,随时要给这些文人才子们献艺。

    像秦淮八艳这类艺伎,并不是妓女,而是卖艺之人,因为她们不仅颜值超过,并且才艺过人,才能跻身于卖艺之人的最顶端。

    如果按照职业而论,艺伎相当于现代的明星,明星同样是靠展示才艺而获得收入,“艺人”才是最正确的职业称呼,亦称为“戏子”。

    现代有明星粉丝,有追星一族,古代的出色艺人,同样受人追捧,秦淮八艳就很受文人雅士追捧。最大的区别是,跟现代明星最大区别是,古代的戏子属于下九流之一,地位低下,能够给文人士子或者富豪做妾室,已经是最好的归宿了。

    “郭文东这个人真是与众不同,不知从何处弄来众多洋货,还能大胆直言,能有如此见地!”说话的是卞玉京。

    “相公多次在我面前提起过郭公子,听说那些洋护肤品效果非凡,可惜实在太贵,我家中不太宽裕,相公也不舍得买。”说话的是董小宛。

    “朝宗跟郭公子交情颇深,我已跟他说了,朝宗会找机会跟郭公子说说,看他能否赠送少许。”说话的是李香君。

    本来,李香君是媚香楼的头牌,董小宛跟卞玉京,跟媚香楼没有任何关系。

    董小宛在两年前赎身后嫁给了冒襄作为妾室,早已跟青楼脱离了关系,是冒襄带她一起前来,在适当时候给大家献艺,所以一同来到了媚香楼。

    秦淮八艳本身相互认识,在相互之间,李香君跟卞玉京最为要好,是李香君邀请她前来。

    至于两个丫鬟,分别属于李香君和董小宛。

    在高档青楼,专门给高档的艺伎安排丫鬟,秦淮八艳自然每人皆有专门的丫鬟。

    董小宛的丫鬟,是冒襄给她配备的。

    ——————

    一楼大厅,黄宗羲继续说道:“历朝历代在立国之初,皆是轻徭薄赋。在大明初期,太祖皇帝养兵百万,不费百姓一粒米。太祖设立卫所制度,军户屯田,自给自足,的确不需朝廷军费。可后来,卫所制度被破坏,军田被军官侵占,卫所已形同虚设。”

    他又指出了大明又一大弊政。

    很快,陈子龙接口道:“若能恢复卫所制度,又或者朝廷向商人和士绅、地主收取赋税,朝廷便可不用再向北方小农户加征赋税,还有能力赈灾,最大问题自然迎刃而解。”

    郭文东接口道:“若要重新收回被霸占的军田,整顿卫所,牵连甚广;若要向士绅地主和商人收税,阻力也会极大,非得有极大魄力不可,若朝廷要向各位家中收税,大家愿意吗?”

    在坐聚会的众人,或是父亲、或是本人有功名在身,有朝廷允许的土地免税额度,甚至有些还经商,皆是不需缴税。

    涉及到自身利益问题,在场顿时沉默起来,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侯方域首先打破平静,他向郭文东道:“文东贤弟,若朝廷向你的医馆和洋货店,以三十税一征收商税,你愿意吗?”

    郭文东没有犹豫,当即回应道:“若朝廷能出台规定,所有商人皆需缴税,我郭文东举手欢迎,主动配合缴税。”

    说实话,三十税一,也就是3.33%的商业税率并不算高,绝大多数商人都能承受,现代的每个国家,对大公司的收税远不止这比例。

    郭文东售卖的物品,都是不需成本拿来,少赚三十分之一的钱根本不算什么。

    “好,文东好样的!”侯方域为他鼓掌。

    在他的带头下,陆续有人鼓掌。

    在场许多人,要是朝廷向他家征税,当然会有些不爽,不过他们都心怀天下,为大明堕落而叹息,从朝廷的角度来说,是应当缴税的。

    反正在这里只是说说而已,又不是朝廷真的向士绅和商人收税,反正大道理没有错,大家也就乐于为郭文东鼓掌。

    在众人心中,更希望能够恢复卫所制度,就像明朝初期那样,这样勿须向士绅们征税,又能解决兵源和军费问题。

    在后来清兵南下江南,这里的许多人积极抗清,后来或战死,或被俘后誓死不降被杀,或不给清廷卖力,杨廷枢、方以智、陈贞慧等人则削发为僧人,隐居不出,就算剃光头也不愿留下金钱鼠尾辫,不做奴才。

    复社并不像东林党那样只为私利,许多人还是有气节的,否则郭文东不会跟这些人为伍,不会前来参加聚会。

    郭文东正直直言,分析能力又不错,这是在场人士对他的印象。

    现场的气氛,达到了一个小高潮。

    郭文东朗声道:“大家在此聚会,怎可少了美酒,我把上好的西洋红酒带来了,让诸位品尝一下。”

    余宇锋和春香把好几瓶红酒拿到两个台面上。

    这次带来的红酒,在现代要卖几千块一瓶,这款法國红酒,在空间里有一大仓库,原本是要以东方港为基地,再进而运往各地销售了,这便宜了郭文东,全部属于他的。

    侯方域主动拿起开瓶器开盖,又再给每人倒酒,然后教导大家品尝红酒之法。

    众人按照方法品尝起来,一口酒下肚后,回味无穷,这种感觉太好了。

    “这是我喝过最上好的酒!”

    “文东拿来的酒,果然与众不同!”

    “要是能常喝到红酒,乃人生一大快事!”

    “这有明显的葡萄味道,不知如何制作出来?”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在赞叹着。

    侯方域说道:“不能只有美酒,还得有歌舞助兴,朝宗的爱人香君,愿为各位助兴。”

    冒襄接口道:“辟疆特地带来小宛,也一同为大家献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