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18章 纵论天下
    仅仅看着包装袋,就与众不同,五人顿时呈现兴奋之色。

    “巧克力和威化饼都是用来吃的,大家尝尝。”

    郭文东撕下包装袋,每人给了一颗巧克力、一块威化饼。

    “西洋食品”入口,五人呈现出丰富的表情,都惊叹着,为此赞不绝口。有人咬了一小口慢慢咀嚼着,有人则是整颗巧克力入口。

    黄宗羲好奇问道:“巧克力味道如此独特,不知是用何物制作?”

    郭文东甩锅道:“洋人之物,我也不甚清楚,反正很好吃。光吃东西,那能没有饮料。”

    他又再叫春香取出六瓶小塑料瓶的可乐,每人分给一瓶。

    “这是可乐,我在郭贤弟家中喝过,味道棒极了!”

    侯方域给大家介绍起来,又再展示如何拧开瓶盖。

    可乐下肚,味道的确很好。

    随即,众人开聊起来,话题仍然是郭文东带来的洋货、洋药。

    根据侯方域讲述,此次前来参加聚会的有十六人。

    几分钟后,有人前来了。

    这人身材魁梧,相貌堂堂,三十五六岁。

    “文东,这位是陈子龙,子人中,崇祯十年进士,现任诸暨知县。”侯方域介绍着。陈子龙是是松江人,回乡探望父母亲,近期到南京探亲,顺道来参加聚会。

    对于陈子龙这个人,郭文东在前世中通过百度百科搜索过资料,他在诗词方面颇有成就,又是抗清英雄,在清兵攻陷南京后积极投入抗清斗争,最后被清兵抓获,誓死不降,最后投水而死。

    郭文东很敬佩这类人物,主动向他长揖道:“人中兄,小弟久闻大名,今日终于相见。”

    对于郭文东如此态度,陈子龙略感惊讶,同样长揖回礼,客气道:“郭公子,你弄出许多西洋货,南京城更是无人不知啊!”

    郭文东面带忧愁,说道:“我有西洋玩意,顶多是赚点钱,满清咄咄逼人,妄图侵吞大明江山,小弟却无能为力,夜夜忧思,该如此剪除鞑子。”

    说罢,他长叹起来。

    这虽有演戏的成份,却也有一半是真实的,他在为如何改变历史上的命运而烦恼着,他绝对不能做奴才。

    在场的几人,均有报国之心,为鞑子猖獗而愤慨,对朝政黑暗不满,郭文东的这番表现,几人对他生产敬意,气氛显得有些沉重。

    “吴兄来了!”

    “吴兄!”

    郭文东再向门那边看去,一个四十余岁的人迈步而来,几人皆神情敬重,齐齐作揖。

    侯方域再向郭文东介绍,这人名叫吴应箕,字次尾,是复社领袖之一。他是复社的头领,难怪复社的人要尊敬他。

    郭文东同样记得这个名字,他同样是抗清英雄之一,清兵南下后举兵抗清,被俘后遇害。

    “大家为何事烦忧?”

    吴应箕看着气氛有些沉重,开口问道。

    陈子龙说出刚才情况。

    这下,吴应箕对郭文东也另眼相看起来,说道:“文东,你跟复社之人一样,有忧国忧民之心,不如加入复社,一同致力改变这种局面?”

    他本身跟郭文东就有交情,只是不像侯方域那么深,所结交之人,多以政见相同或相近者为前提,在郭文东大婚时,吴应箕有参加婚礼。

    这下,郭文东略显尴尬,说道:“朝廷党争激烈,文东不宜加入,凡是有利于抗击清军之事,自当全力以赴。”

    他表明自己的态度,却又避免提及朝廷,大明是否灭亡,他真的不关心,本身这个朝廷早已烂透了,他在意的是绝对不能做奴才。

    郭文东已明确表态了,吴应箕也不好相逼,对他勉励几句后,在主桌席上坐下,陈子龙同样在复社地位很高,坐在他旁边。

    八仙桌已有八人,剩下的八人将会安排在另外的桌子。

    郭文东把可乐、威化饼、巧克力给陈子龙、吴应箕品尝,两人尝试之后,大声称赞着。

    聚会的约定时间快到了,陆续有人到来,侯方域都给郭文东分别介绍,其中有个人,郭文东在前世还在读书时,教科书就有这个人的大名,他叫顾炎武,被冠以的思想家、经学家、史地学家和音韵学家称号,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

    聚会有正式和非正式之分,此次聚会是由吴应箕以个人名义发起,并不为了特定事情,算是非正式聚会。

    全部人员都到齐了,都尝过了郭文东带来的洋货,都为此夸赞了几句。

    随即,众人纵论起来。

    谈论的内容,或诗词歌赋,或是天下形势,或议论朝政,抨击朝廷黑暗之处。

    其中,阮大铖成为众人讨伐抨击的对象。郭文东知道阮大铖这个人,在明末算是有些名气,万历后期进士,他先依东林党,或投靠阉党,反复无常,为人卑劣,是不折不扣的小人,也算有些才华的小人。

    随后,众人谈论到天下形势。

    “关外松锦一战,大明损失惨重,仅靠山海关和宁愿孤城,难以抵挡清军,清军完全可绕开山海关入关,此前数次入塞劫掠,朝廷皆无可奈何。”陈子龙开口谈论着,语气中充满无奈和叹息,接着再说道:“孙督师坐镇陕西,招兵买马,训练士卒。闯贼再次复起后,投靠他的能力更多,李岩、宋献策、刘芳亮等皆是有能之人,其势甚大,孙督师是胜失败,关乎大明,若他再败,大明真的无可挽回了!”

    聚会之人皆是读书人出身,其中也不乏钻研军事的,陈子龙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