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16章 拍卖会
    上次和本次见面,侯方域明显觉察到,郭文东言谈举止完全不一样,内在神态同样相差甚大,还时而冒出一些新鲜词汇,偶尔说出与众不同的看法,要不然还是那副身躯,完全跟原来那个郭文东联想不到一块。

    在交谈的时,自然有说到洋货店方面,郭文东让侯方域见识戴在手腕的手表,还有打火机、手电筒之类,侯方域欢喜得紧,可家中收入不多,根本买不起。郭文东特地赠送沐浴露和洗发水各一瓶,侯方域屁颠屁颠地回去了。

    二十五号这天上午,郭氏洋货店暂时不对外营业,只做一件事,那就是对手表进行拍卖。

    在洋货店大门,有4名护卫守卫着,店内亦有几人站岗,售货员们在维持着秩序,大厅摆了许多椅子,方便富豪们就坐。

    参与拍卖会的富商们陆续到来,每人都带来银两或金子,有心要买下那块手表。

    李长生也来了,跟郭文东打招呼后,坐在了最前面的位置。

    参加竞拍的富豪们,发现了新物品,那就是挂在墙上的圆形物品,物品里有三个针,其中一个针正在走着。

    因为见识过手表功能,知道一圈代表一小时,知道时针、分针、秒针,富豪们很快猜出了这是何物,应该是像手表那样,用于显示时间的。

    这是郭文东两天前摆出来的挂钟,让医馆的人方便知道时间。

    时间差不多了,李长生环顾大厅,另外还有二十一人前来竞拍,这些都是有钱人,虽然这次他带了不少钱,心想还不见得能出到最高价。

    对于郭文东使出的这一手,李长生很是佩服,他是吃定了整个大明只有他出售,搞出价高者得这种手段。这方法他还是头一次听说过,不得不承认,这是高明的生意手段。

    到了巳时,郭文东来到大厅,拿起劳力士手表,朗声说道:“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手表竞拍,这手表只有一块,做工十分精细,极其名贵罕有,谁能买下手表,既有面子又实用。规则在上次已说过,谁出的价钱最高就卖给谁。起步价由五千两开始,每举手叫价一次,出价最少要增加一百两,需当场付钱交易。竞拍现在开始。”

    从拍卖会筹备到现在,郭文东就是要营造出这种氛围,让大家知道手表既有很大作用,又十分珍稀,十分抢手,就算前来竞价的是精明的商人,也愿意参与其中。

    就像是古代珍稀古董在现代竞拍,有些能卖出上千万的价格,况且古董没有任何实用价值,只能观赏收藏,满足某些人的心理需求。

    “我出五千两!”首先有人举手出价。

    “我出六千两!”李长生跟着加价。

    “六千二百两!”有人再加价。

    “六千五百两!”

    “七千两”

    ………

    做生意的人要经常外出行走,要是有手表随时看时间,的确方便很多。再加上,把手表戴在手腕上,在他人面前展示出来,就像郭文东所说这样,这是很有面子之事。

    毛玲芝、春香、方节礼都在场,看着价格持续走高,心中都跨在郭文东了得。

    经过一轮激烈竞价后,只剩下了三个富豪继续出价。

    “我出三万八千两!”李长生说道。

    “三万九千两!”当即有人再加价,这是个麻脸汉子。

    “四万两!”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大声一吼,对手表志在必得。

    三人都对另外两人很不顺眼,要不是你们两个跟着争,我此刻已戴上手表了。

    “四万两千两!”李长生咬咬牙,又再加价,这差不多到他所能接受的极限。

    要是为了救儿子,就算要花十万两他也愿意,可对于手表,虽然作用很大,但亦不能不惜一切代价。

    “四万五千两!”老者继续发声吼着。

    目睹着富豪们为一块手表激烈争夺,坐在夫君旁边的毛玲芝喜上眉梢,低声说道:“夫君,估计价格最少能卖五万吧,不知你能赚多少钱?”

    郭文东答道:“保密,天机不可泄露!反正能赚不少。”

    要是放在现代,做老公的有秘密渠道,要是不跟老婆分享,老婆不生气才怪。

    可这是在古代,女人要讲究三从四德,要服从丈夫,既然夫君不肯说,毛玲芝亦无可奈何,不好去追问到底。

    “四万六千两!”麻脸男子加价了。

    偌大的大厅安静下来,护院和售货员都在厅中站着,没有特殊情况不能随便说话,郭文东和老婆都在静静地等待着,看看手表到底花落谁家。。

    麻脸男子很想把手表买到手,四万六千两已是他能承受的极限了,他看向李长生和老者,希望两人不再加价了。

    “四万八千两!”李长生加价了,这同样到了他购买手表出价的心理接受极限。

    “五万两!”老者又再加价。

    李长生不得不放弃了,他不能再加了。

    郭文东鼓掌祝贺着,其他人跟着鼓掌。

    “恭喜周员外,买下如此珍贵的手表,绝对物有所值!”

    周员外把相当于五万两银子价值的金子交付给郭文东,郭文东拿起手表,亲自带在他手腕上。

    其他二十一个富豪们,满怀期待而来,都意兴阑珊地回去了。

    周员外离开后,郭文东打开库房门,让人把金子放入。

    从重生后到现在为止,他的收入累计有十八万两。

    下人们离开后,只剩下毛玲芝和春香,两人都欢呼起来。

    “夫君,恭喜你,做成了最大一笔交易,要是你能拿来很多洋货,咱家迟早是大明第一首富。”毛玲芝笑意盈盈地说着,当她笑起来的时候,双颊露出浅浅的酒窝。

    “哎!就算能成为大明首富,那又如何!”郭文东叹息着,他想到了明年清兵入关,后年南侵江南,到处杀戮,到时候不知能否幸免于难,就算能侥幸躲过,要是不剃发易服做奴才,一样性命不保,这是他绝对不希望的。

    毛玲芝收起笑容,不解道:“夫君,这是好事啊!到底是何事让你烦扰。”

    郭文东长声,说道:“哎!我担忧的是关外的满清,要是入关攻城略地,有何军队能抵挡?”

    毛玲芝道:“听说去年松锦一战,大明精锐丧失殆尽,看来真的没能力阻挡鞑子,孙督师在中原跟李闯对峙,希望能尽快剿灭闯贼,让朝廷无后顾之忧全力对付满清,并且要让百姓有饭吃,我觉得这样才能有希望。”

    郭文东目前还没有找到命运的办法,只能先好好赚钱再说。

    二十八号这天,是聚会的时间,今天阴天,湿度加重,郭文东坐上马车,马车上载着一些物品,由余宇锋驾车,前往秦淮河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