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9章 带来的兴奋太多了
    “天下间竟有如此神药?”

    “真的能医治血症?”

    “这种药不知如何制作出来的?”

    ………

    人们议论纷纷,血症、天花、肺痨等疾病,在古代就是绝症,患上这些疾病就只能等死。

    “护士”又再大声说着:“这药名叫格列宁,是庆修堂独有的神药,到底能不能治血症,几日后就见分晓。”

    显然,现场有许多人都是不信,认为这是庆修堂在吹嘘。

    对于许多不合常理之事,除非成为既定事实,否则一般不会去相信,这是正常人的心理。

    现代的科技比古代先进万倍,假以时日,随着被治疗好的病人越来越多,不由得这时期的人不信。

    当郭文东还在医馆时,方节礼来到他跟前,说道:“少爷,对面的杂货铺已经盘下来了。”

    随即,他给出一张房契,房契还未签名按手印。

    郭文东将房契内容过目一遍,这相当于房屋买卖协议,协议内容基本没问题。

    两人随即来到杂货铺,这里面积还算开阔,房主正在收拾东西。双方一同在房契上签名并且按上手印。

    回到宅院后,方节礼问道:“少爷,那些西洋玩意,不知你有多少?”

    郭文东说道:“我能弄到很多,具体有多少这说不准,你负责出售,货物来源不用你操心。”

    方节礼郑重其事道:“少爷,即便你能弄到很多,咱们的店里每样东西也只能摆出一两件。物以稀为贵,必须要让买家看到东西很稀少,很紧俏,这才能卖得高价钱。”

    郭文东点点头,这个管家不错,有商业头脑,懂得惜售的道理。

    随即,他回去厢房,进入空间仓库。

    在空间办公室,他画出东方港平面图,图里有整个东方港的大体格局,然后对走过的地方,对路线和所存放的物品进行注明。

    虽然空间的时间静止,但郭文东在里面行走还得消耗体力,搬东西还得需要力气,郭文东就像是勤劳的搬运工,分几次从仓库带出不少东西。

    这次搬出的东西更多,包括镜子、日用品、手电筒、打火机、水杯、零食、手表、医疗用品等等。

    毛玲芝、春香被叫了进来,更多的稀奇古怪物品映入眼帘,两人都被深深地震撼了。随即翻弄着各种物品,对每种都爱不释手。

    “这是何物?”毛玲芝拿起手表打量着。

    “这是手表,可以更准确地看时间!这是时针,走一圈为一小时,两个小时为一时辰;这是分针,一小时六十分钟,走一格为五分钟,走三格也就是十五分钟为一刻钟;这是秒针,一小时为三千六百秒,一分钟六十秒………”

    郭文东又再把十二时辰相对应的时间说出。

    在古代,有专门计时的沙壶和计时官,但古代家庭中不可能配置专门的计时官,人们往往只能通过天色判断时间,在城池中,有专门的夜间报时制度,每天凌晨都有打更的人。

    天啦!居然有此精确时间计算方式,有如此精细之物把时间计算到秒钟,毛玲芝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郭文东解开手表链,戴在老婆雪白的手腕上。

    “戴在手上,随时可看时间!”

    对于新鲜事物,毛玲芝有极大的好奇心,又再问道:“夫君,这手表会一直转动吗?”

    郭文东解释道:“需要有小电池,一个电池最少可使用五年。”

    “电池是何物?”毛玲芝又再进一步询问。

    郭文东答道:“我也不知道电池有何原理,只听过电池的用处和使用方法。”

    他不想在具体问题上纠缠,适当地甩锅。要是老婆没完没了地询问每个物件各种技术原理,不知何时了。

    春香正在打量着手电筒。

    “少爷,这是何物?”

    “这是手电筒,按一下这里就可以照明!”

    只见郭文东拇指按了一下某个凸出部位,电筒立即发出光亮。

    “哇!这样就能亮着了!”

    春香在打量着光亮发出的位置,她很不明白,又没有烧火,这里怎么就会有光亮发出呢?

    毛玲芝又问着发出光亮的原理,郭文东又甩锅了,对两人说他也不懂,只知道电筒和电池使用方法。

    各种新鲜事物的作用,让两女惊喜连连。

    “这居然能看到我!”

    毛玲芝拿起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你们希望自己更美吗?”

    两女皆点点头,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没有女人不爱美的。

    “这些是护肤品,你们每天做护理,保养好肌肤,肯定比其她女人都漂亮。”

    得知有这种东西,两女更加有兴致。沐浴露和洗面奶他们都使用过,见识到了它们的作用。

    “这叫护手霜,专门护理手部。”

    郭文东拿起一瓶护手霜,挤出一点在秦雪莲手背上,在擦拭起来。

    香味飘出,令人舒服。

    毛玲芝觉得被护手霜擦拭过后的肌肤,更加嫩滑有水分。

    “这叫面霜,用于护理面部!”

    郭文东打开面霜盖子,分别在春香的双颊、额头、鼻子、下巴、脖子都粘上一点,然后轻柔地擦拭着。

    这四年来,她虽然经常陪睡,但以往少爷从未主动动过她,如今少爷在她脸蛋上操弄着,让她有点脸红,想入非非,要是少爷在就寝时,也能......

    擦好之后,春香回过神来,摸摸自己的脸蛋,又再打量着镜子的自己,顿感皮肤更好了。

    接着,郭文东又再对爽肤水、面膜、身体乳、BB霜等护肤品的作用和使用之法一一讲解,并且亲自示范一遍。

    今天下午,郭文东给两女带来的兴奋实在太多太多了。

    “少爷、夫人,晚膳已做好了!”

    春香的声音从屋外传入。

    “我们就过去!”郭文东回应了一声。

    此时,两女仍然沉浸在巨大的兴奋之中,特别是护肤品,给两人带来的兴奋更大。

    春香的兴奋仅限于护肤品能让她更美。

    毛玲芝作为原配夫人,想到的更多。

    她说道:“如此多种稀奇又好用之物,可拿出去售卖,肯定能卖很高价,夫君盘下对面的店铺,想必已有了计划。”

    郭文东点点头,又再把管家惜售的建议说出。

    毛玲芝道:“方管家一向有生意头脑,只是咱家以往只开医馆,并未涉及其它,未能将经商之能发挥出来。除了每件物不能摆出太多外,还得有好的卖货人员,尽量把价格抬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