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5章 知己好友
    “哼!就是一个爹娘没管教好的野蛮小姐!”

    在少女离开时,春香气鼓鼓地大声说着,她再看着少爷,说道:“幸好少爷你没事,要不然绝不放过她!”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心情闲逛了,郭文东步行返回。

    在即将走到自家大门前时,只见对面一名青年迎面走来,手中拿着一把折扇。

    “文东贤弟!”

    那人挥挥手中折扇,打招呼式说道。

    我认识这个人么?“郭文东”不可能会有什么印象。

    春香知道少爷失忆,应该记不起这个青年,压低声音说道:“少爷,此人叫侯方域,字朝宗,你们三年前认识,是知己好友。”

    侯方域?郭文东对历史还算有些兴趣,看过不少历史类的网络,也在度娘查找过一些明末历史,很快想起了这个人,他是明末“四公子”之一,秦淮八艳之一的李香君爱人。

    “文东贤弟!”

    侯方域又再打着招呼,快步走到了郭文东跟前。

    他身材中等,年纪二十五六,国字脸,白白净净,身穿交领青袍,头戴方巾。

    “文东,走走走,去你家中喝两杯!”

    他拉着郭文东走入大门,果真是知己好友,进我家如同进你家一样。

    进入庭院,毛玲芝得知夫君回来,快步迎了上来。

    侯方域对她道:“夫人,我跟你家相公小喝两杯。”

    毛玲芝也见过多次侯方域,知道两人交情很好,并未继续跟着。

    来到二进院东厢房,厢房中间有桌椅,这里是郭文东成婚前的住处,侯方域来过多次。

    侯方域的父亲侯恂,乃是万历后期的进士,以前父亲郭卫和乐于见到儿子跟读书人结交,从未阻止过。

    两人各自在椅子坐下,春香取来一小壶酒,给两人倒酒。

    侯方域道:“文东,七日前,你说成婚后作诗一首,不知可有作出来?”

    郭文东根本不知道以前的事情,更不会吟诗作对,一副为难之色。

    春香及时说道:“侯公子,我家少爷昨日晕倒了,醒来后便想不起以前之事,还望公子见谅。”

    好在失忆了,要不然还真不知如何应付。

    侯方域一副震惊之色,眼神闪过一丝悲痛,说道:“文东贤弟,你多多温习,多多回忆,肯定能重新想起以前的事。”

    说罢,他举起酒杯,一杯酒下肚。

    郭文东小尝一口,从现代而来的他,觉得索然无味。

    “让你尝尝海外朋友带来的好酒!”

    郭文东走到隔壁小房子,进入空间,来到进口红酒的仓库,将几瓶上好红酒撕掉包装带出来。

    看到红酒玻璃瓶,侯方域顿时两眼放光。

    “这是何物?”

    “这是海外才有的红酒,这是特制的玻璃瓶。”

    因为见识过少爷拿出来的沐浴露、洗发水、海鲜罐头等,春香看到红酒瓶子,不至于像侯方域这般惊讶。

    郭文东用开瓶器打开瓶盖,香气散发出来,让人心旷神怡。

    在侯方域和自己的酒杯里倒了三分之一。

    侯方域拿起杯子一骨碌喝下。

    “哇!味道很好!世间竟有如此只好的酒!”

    侯方域竖起大拇指夸赞着。

    “红酒要慢慢品尝。”

    郭文东拿起酒杯,顺时针轻轻摇动,让酒的芬芳进一步释放出来,再往酒杯里嗅了一下,感受到酒中丰富的花香、葡萄果香。

    他以前喝过一些红酒,都是普通红酒,从未喝过这种高档红酒,光是闻着味道就能感觉到跟以前喝的红酒大不相同。

    郭文东再吞入一口红酒,并未立即咽下,让感官充分体验到酒的幼滑感,慢慢感受到其香醇,最后才将酒咽下,一股幽香立即萦绕其中,在口腔内久久未能散去,给他一种回味感。

    高档红酒果然不一样,在空间里,有一个集装箱都是高档红酒,都有一定年份。

    “朝宗兄,这种最高档的酒,不能像喝普通酒那样一口喝下,应当慢慢品尝!”

    郭文东再指导如何喝酒、品酒,侯方域按照他的方法品尝一次,让他深深回味其中,更是对此赞不绝口。

    喝过三杯后,侯方域又再拿起酒瓶细细打量着,这种叫玻璃的物品,既是透明,表面又极其光滑,只有极高的铸造工艺才能造出来,似乎大明还没有工匠有此技术。

    “文东贤弟,我真服了你,居然能买到这种人间极品,酒和玻璃皆是极品,还要从海外运来,肯定很贵,不知要多少银子?”

    他一副佩服神色,既佩服好友有这方面渠道,更佩服洋人的酿酒和铸造工艺。

    郭文东爽快道:“银子方面不用担心,我以后可以拿到很多红酒。”他心中开怀,仓库里的货物全部都是属于他的,一分钱都不用。

    侯方域建议道:“要是你拿货不算太贵,可在南京出售赚差价!肯定很受欢迎。”

    不用他说,郭文东本身就有另外开店卖货的打算,逐渐将仓库的商品拿出来卖。

    再喝下一杯酒后,侯方域叹息了一声。

    “朝宗兄,何故叹息?”

    “哎!开封被闯贼攻破,家父好不容易复出,可挡不住闯贼攻势,又被罢官了,如今躲在扬州,不知朝廷是否会问罪!”

    闯军席卷中原,合兵围攻开封。侯恂以兵部侍郎的身份,总督保定等七镇军务,以解开封之围。因为想不出解开封之围的对策,侯恂踌躇不前,与开封隔河相望。不久,黄河决口,开封陷落。侯恂又一次被罢官,如今逃避到扬州。

    郭文东对此有所了解,侯恂不久后还会被捉拿问罪,关进京师的监狱中,后来李自成攻陷京城,侯恂被释放出来后回了老家河南商丘。

    侯方域再说道:“想当初,李自成被孙督师和洪承畴联军打得只剩十八骑,可惜有鞑子入关,朝廷撤兵回防,让李自成、张献忠有喘息之机,趁机坐大。朝廷在松锦跟鞑子一战,损失惨重,闯贼又咄咄逼人,大明岌岌可危,哎!”

    他有忧国忧民之心,父亲和朝廷情况都不好,让他颇为烦闷,又再一杯红酒下肚。

    “如今,只能寄托孙督师能打败闯贼了!”侯方域是自我安慰。

    孙传庭也只能支撑几个月,崇祯会很快催促其出兵,最后战死。

    侯方域看了一眼春香,郭文东让春香出去。

    “不说烦心事了!”侯方域凑近郭文东,低声道:“洞房花烛滋味如何?”

    连这个都问!郭文东可以肯定,以前那个郭文东,跟侯方域的交情必定非常深。

    “很好!很好!”郭文东笑了笑。

    两人再深入聊天起来。

    在前天大婚之日,他和明末四公子的另外三人,都有前来喝喜酒。

    郭文东又再问及参加婚宴的其他人,侯方域把认识的人都说出来,有个名字让他惊讶起来,这人名叫“阎应元”,是历史上“江阴八十一日”抗清三公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