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2章 大豪宅
    “夫君!”

    毛玲芝的声音传入,听到夫君笑声的她迈步走入卧室。看着夫君精神抖擞,原本的悲痛早已烟消云散,她面带微笑,双目犹似一泓清水,如明珠生晕,美玉莹光。

    随即,她看到了梳妆台台面上那几个古怪的盒子。

    毛玲芝快步走近,拿起盒子打量起来。

    这盒子浅浅的金黄色,既非铁,亦非钢,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再看着贴在盒子上的纸,纸里有文字,文字很小却印刷得很精致,她只能看懂一小半,那张纸上的鱼肉图案画得很精致。

    她再将之摇了摇,确认了里面有东西。

    “夫君,这是何物?”

    “我想起了以前些许事情,我认识出海的朋友,还有一些胡商,这是在成婚前买来的,里面装的是三文鱼。”

    “三文鱼?还能放在里面,封得这么严密?”

    毛玲芝吃惊着,南京城有不少海产品出售,但她从未听说过三文鱼这种鱼类。更让她她吃惊的,是包装物和包装方法,这要有很高的制作工艺才能做到。

    台面上放着八盒三文鱼罐头,郭文东拿起其中一盒,拉起拉环将盖拉开,香喷喷的味道传来。

    毛玲芝嗅着香味,打量着盒子中的食物,惊叹道:“这三文鱼做法很独特,这盒子能做得如此薄,制作工艺是我大明所没有。”

    她被食物吸引了,嘴馋起来,要不是须在夫君面前保持淑女形象,早已伸手去拿三文鱼来尝尝。

    “春香,取碗筷过来。”

    女婢春香应了一声,迅速取来两副碗筷。

    毛玲芝张开小嘴咬一口,三文鱼鲜美的汁水流入口中,咬着那浸了汁水的鱼肉,不肥不腻,入口爽滑那真叫美!

    郭文东在前世很少吃三文鱼,现在吃着罐头,同样感觉味道棒极了。

    小两口各吃过一盒后,郭文东要走出去,瞧瞧这属于他的四合院,要对这个家进行更全面了解。

    从卧室出来是堂屋,面积比卧室大上不少,墙壁上挂着去世不久的父亲画像,屋正面摆放着案桌茶几椅子之类,堂屋是作敬奉先人和接待客人之用。

    堂屋右边是书房,有不少书架,书架上的书籍,医书和四书五经之类的书皆有。

    从堂屋出来,是偌大的庭院,庭院种植了花草和小树,有一座小假山,还有小池塘。

    下了半天的雪已经停下,瓦面、树枝树叶、地面皆有积雪,一片银装素裹。

    西北风吹打郭文东身上,呼吸时白气从嘴中冒出,还真够冷的,不由打了个寒颤。

    毛玲芝取来羊毛披风,披在夫君身上,让郭文东倍感温暖。

    庭院东西两侧,是东西厢房,一般是主人儿子居住。原本郭文东住在东厢房,父亲去世后,他便成为一家之主,三年守孝期满后才搬入正房居住。

    连接厢房和正房的有专门的游廊,一米多宽,可供人行走,游廊有坐凳楣子,可停下来歇息。

    在东厢房南面是厨房,厨房正门有个水井。

    西厢房南面是柴房,柴房旁边是厕所。

    郭文东边走边看,毛玲芝跟随讲解着,夫君醒来后虽然失忆了,但能“死而复生”,就是最大的万幸。

    再从正面的垂花门出到前院,这属于第一进院落,这里有屏门、影壁、大门、倒座房。

    根据毛玲芝讲述,郭家从嘉靖年间开始从医,历经了五代,家业也越来越大,家里最开始只是一进宅院,后来家业越来越大,现在郭家住宅已是四进院落。

    郭家宅院属于四合院,四合院可分为一进、二进、三进、四进、五进、六进等不同大小。四进宅院已经算比较大了。

    郭文东夫妇所居住的正房位于第二进。

    从第二进院落的穿堂来到第三进院落,这是略小的庭院,东厢房下方有道门,连接宅院和医馆。三进院的正房作为库房之用,存放着郭家上百年累积的财富。

    两人走到正房门前停下,这里大门紧锁,郭文东问道:“娘子,咱家的钱财都在这里,家产有多少?”

    毛玲芝昨天才刚嫁人,对此不了解,命人把管家方节礼叫来。

    方节礼匆匆赶来,先是作揖施礼,再开口道:“少爷、夫人,不知有何吩咐?”

    他身材中等,四十余岁,跟随老主人一起长大,已做了十年的管家。

    郭文东问道:“里面有多少钱?”

    方节礼答道:“库房里的纹银、铜钱、珠宝、古董全部加起来,价值约有十五万两。”

    “积蓄了上百年,才十五万两?”郭文东随即回应着。

    “相公,十五万两已经不少了!除非是做大生意之人,才有可能比咱郭家更富有,你又考上了秀才,光耀门庭,咱家在南京城也算有有点头面了!”毛玲芝回应道,要是以前那个夫君,绝对不会认为这些家产还少。

    按照这时期银子购买力跟2015年相比,十两银子相当于七八千元,十五万两相当于一亿多。

    郭文东再继续察看宅院其它地方,第三进院落的东西厢房作仓库之用,东厢房存放着采购的中药材,西厢房存放其它物品。

    在宅院最北部,也就是第四进院落,有一排后罩房,俗称为后院,这里有多间小房间,作为丫鬟仆人们的宿舍。

    对自家宅院每个房间都参观一遍后,郭文东估算着,总面积应该有两千平方左右,最值钱的要数地皮了,要是放在现代的南京,这么大的地皮,价值最少好几亿。

    郭家五代从医,属于经商范畴,其他商人是买卖货物或作坊生产物品,郭家开设医馆同样是开门做生意,跟现代的私人医院一个道理。

    在以前,父亲郭卫和是“庆修堂”医馆掌柜,除了儿子和养女外,还有十几名工作人员。

    郭卫和去世后,自然是由唯一儿子继任掌柜。但郭文东自小以读书为主,学习医术为辅,反而专心学医的毛玲芝深得郭卫和真传,郭文东只是名义上的掌柜,平常由毛玲芝打理。

    让儿子从文,由媳妇学医,两者结合,既让郭家踏入士大夫行列,又不至于让医术失传,郭卫和可谓用心良苦。

    “娘子,为夫对以前之事都已不记得了,一身所学也想不起来了,这个……”

    说到这里,郭文东不好意思地挠挠头,他是从现代而来的人,怎么会记得这副身体前主人的事。

    毛玲芝安慰道:“夫君,只要你人没事就好,日后多多温习,定能想起来。”

    随即,郭文东想到一个问题,问道:“娘子,昨晚咱们洞房花烛夜,可有圆房?”

    问到这方面,毛玲芝略低下头,脸颊红通通的,初为人妇,对这方面仍然有些羞涩,压低声音答道:“夫君,你昨晚喝多了,回来后倒在床上就睡。”

    咦!好在没有,郭文东再问道:“那成亲前,咱们有没有过夫妻之实?”

    毛玲芝一直住在西厢房,跟夫君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

    她答道:“夫君你知书识礼,从未对妾身做过任何越轨之举。”

    郭文东一喜,这个美女老婆还是处子之身,便宜自己了。

    穿越过来,得了金手指,还成为亿万富翁,还有个便宜老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