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带着仓库到明末 > 第1章 回到明末
    东方港,华国第一大港,亦是全世界第一大港口,货物吞吐量七亿多吨。

    作为全球第一大港,岸上密密麻麻的集装箱、仓库望不到边际,一艘艘大型货轮停靠在泊位上,一座座吊塔在装卸着货物。

    这样的场景,对于张建合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张建合是某大型公司运输部经理,公司有大批量货物进出口,他经常要来港口了解工作情况,公司在港口有专门的仓库,他在这里有专门的办公室。

    这天,他再次来到东方港,先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喝了点咖啡,再来到某艘货轮下面阶梯口,准备登船。

    抬头望去,只见天空中有个奇怪的小黑洞,很快,黑洞越来越大,似乎是快速往下压,离地面越来越近。

    当黑洞压到地面时,张建合只觉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

    崇祯十六年二月的一天,南京上空飘着片片雪花。

    城西,有一条南北走向的道路,名叫“高井大街”。

    在高井大街和崔八巷交界处,有一间医馆,名为“庆修堂”,药房背后是大型四合院,院内正房卧室里,有一名青年和一名少妇。

    青年躺在床榻上,两眼紧闭,浑身一动不动,没有脉搏和气息。

    少妇坐在床沿上,放声痛哭着。

    “夫君,你怎会遭此厄运!丢下我一个人怎么办?呜呜……”

    这少妇名叫毛玲芝,是药房老主人养女。

    青年名叫郭文东,是老主人独生子。

    老主人在三年前已经去世。

    昨天,两人终于按照老主人遗命结为夫妻。

    今天早上,郭文东突然倒下,毛玲芝尽管医术不错,也丝毫没有办法,眼睁睁看着夫君在一盏茶功夫内没有了脉搏呼吸。

    许久,毛玲芝眼泪都哭干了,丈夫突然去世,还得安排后事。

    她刚站起来,猛然间,她发现丈夫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立即将手指放在丈夫鼻口,察觉到有丝丝气息,她心中一喜,再给丈夫把脉,夫君体温正常,已有了微弱的脉搏。

    “夫君没死…”

    毛玲芝惊喜起来。

    “夫君…夫君…”

    张建合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似乎有人向他呼喊,有两只手放在他身上。

    眼睛缓缓睁开,映入眼帘的是个很年轻的女子,高中生的年纪,身穿的却不是现代服装,而是汉服。

    她身穿交领襦裙,头上秀发有一半盘起,头戴发簪,另外一半秀发如瀑布般直达腰部,她鹅蛋脸,未施粉黛,肌肤白皙,她双眼红肿,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看向他,面露惊喜之色。

    “夫君,你还活着,太好了!”

    怎么回事?这个高颜值的美少女,老是称呼自己为夫君。

    张建合打量着这屋子,以木质结构为主,卧室左边有个梳妆台,台面上有一块铜镜,以及梳子、首饰、盒子之类,梳妆台前有两个绣墩。

    在梳妆台对面,是柜子和箱子。

    在房门侧边,有个约一米高的木架,估计是脸盆架。

    张建合对古代还算有些了解,无论是建筑结构还是家具,明显是古代特色。

    在墙壁某些地方,还贴着红红的喜字,床上红色的帐缦,看来这户人家刚刚新婚。

    “我这是在哪里?不是在港口吗?”

    张建合勉力移动着身体,惊愕地看着这一切。

    毛玲芝那细而修长白皙的手指,又再把手指搭在他腕关节处,张建合知道,这是中医里的把脉。

    感觉到丈夫脉搏已恢复正常,这简直是奇迹,毛玲芝喜不胜喜。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

    “夫君,你忘了吗?我是你发妻玲芝啊!”

    少主人还活着,在外面的仆人们赶来。

    “少爷,呜呜呜!”

    一老一少两人匆匆进入卧室,年少的是名女子,她激动的眼泪哗啦啦流下。

    张建合对这一切一无所知,三人轮流讲述着,主要讲述郭文东的出身经历。

    不知讲了多久,三人讲的有些累了,她确定夫君失忆了,只要能活着就好。

    张建合听累了,又再摸了摸头上的长发,和不一样的身体,心中激荡不已,他已确定自己穿越了,灵魂穿越到了这个名叫郭文东的十九岁年轻人身上。

    由于古代从医之人地位低下,跟商人相比好不了多少,连名医李时珍地位都不高。

    到了这一代,父亲郭卫和希望将郭家发扬光大,要求郭文东从文,专门聘请人员教学,郭文东没有让父亲失望,在去年考中了秀才,让郭家地位提升了一层。

    在今天早上,也就是在张建合被黑洞吞噬的同一时间,本时空的郭文东突然暴毙,按照现代的医学术语来说,称之为“猝死”,便宜了从东方港而来的张建合。

    郭家数代从医,郭文东的父亲医术不错,在南京小有名气,毛玲芝在七岁时被老主人郭卫和收养。在三年前,郭卫和意外病逝,让两人成婚、把医术发扬光大,是他临终前的遗愿。

    在半月前,郭文东守孝三年期满后,便张罗着跟毛玲芝完婚,终于在昨天成亲了。

    毛玲芝也就是十七岁而已,高中生的年纪。

    另外两人,分别是管家和女婢。

    了解身世经历后,他急迫要知道一件事。

    “娘子,现在是哪个朝代、哪一年份?”

    “今年是崇祯十六年啊!夫君,你忘记了以前的一切,难怪不记得!”

    崇祯十六年?1643年?竟然是穿越到了明末!明年清兵入关,后年清兵挥兵江南,悲剧即将开始,他才不愿意剃头留个金钱鼠尾辫。

    “郭文东”虽然醒了,但身体仍然虚弱,听了许久后,倦意明显,再度闭上眼睛,想起了早上码头那一幕。

    昏昏沉沉中,郭文东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庞大的空间,这里堆满了东西,一排排的仓库,密密麻麻的集装箱。

    “好像是东方港啊!”

    郭文东所在位置,对他来说无比熟悉,这是工作单位在港口的仓库,推开仓库门,这里的一切依旧,有一箱箱包装好的食品。

    来到一个冷藏室,这里白气弥漫,整整齐齐放着大块的羊肉,这是公司进口的澳洲羊肉。

    这空间里,没有任何风,有正常的光亮,弥漫在室内的白气没有任何流动。

    来到仓库所在的办公室,桌面上放着早上未喝完的咖啡,他伸手一摸咖啡杯,尚有余温,挂在墙上的大钟已停止运转,时间定格在八点五十分。

    “卧槽,时间静止了!”

    郭文东拿起那杯咖啡,心中想着,能不能把这些东西带到现实世界呢?

    结果,自己就出现在卧室里。

    此时,其他人都已经出去,卧室门关着。

    郭文东喝了一口咖啡,味道未变。

    随即,他意念中又再想着去港口,结果就回到了港口办公室。

    “我又进来了!哈哈哈!”

    接下来,郭文东又再测试带东西出去的能力,果然,他能凭借念头随时进出,能随时带东西出去,但是不能从外界带东西进来。

    身处这只有他才能进来的空间,从公司仓库出来,站在高处,眺望着那望不到边际的集装箱、仓库,这些东西都是属于郭文东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