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芳 > 第九十章 蠱毒
    谪芳正文卷第九十章蠱毒大监指挥着几个内监手忙脚乱中,将黎祈与伯夷半扶半抬的往偏殿,黎祈被安置到偏殿床榻上疼得不停翻滚,伯夷被安置到罗汉床上扶着榻上小几急促喘息着。

    颜娧坐在堂内太师椅上,绞着绣帕,不停落泪自责着:“都是我的错!不该惹那位贵人生气,究竟给两个哥哥下了什么了?”

    虽说是演戏,也得演个全,演得好,伯夷蛊毒有可能能解,演不好殿内所有人都得交待在此地了!

    还好黎祈深受蛊毒并非秘密,喝了这酒也假不了症状,还真是天生讨皮疼!

    “谚儿不哭!无事!”伯夷喘得连服贴的脸皮都泌出了冷汗,朝着颜娧招手,从怀中取出回颜露交在她手上:“不哭,帮哥哥擦擦,别让脸丑了。”

    伯夷早知会有这一遭,恭顺帝多疑,眼波流转间,两人都相互臆测着彼此心思,命大监送上趋蛊酿便以证实,恭顺帝确实怀疑他的身份。

    体内有蛊毒,情况便会如同黎祈目前,让人疼到打滚的腹痛如绞,蛊毒一旦驱动,只能等恭顺帝愿意赏他们解蛊酒。

    伯夷入宫前,已请承昀早了周身大穴,压制体内痛觉,即便饮了趋蛊酿,也能缓解大多痛楚,只须做出未中蛊毒的无法顺利呼吸的模样。

    原以为他来挡下这两盏酒即可,没想到黎祈会上前来抢饮。

    北雍五皇子受缘生所苦,世人不知何人所为,他会不知?

    缘生本为南楚王室禁忌之蛊,南楚皇室仅剩一只蛊母,不再培育,早年昭贵妃与东越梁王妃交好,入宫来访后,大内蛊室遭窃,缘生蛊母便不翼而飞。

    为此昭贵妃也承受了责罚,虽不可能依然抄佛经一抄就是五年,直到辗转得知蛊毒被用在北雍国母身上,昭贵妃才洗脱欲陷害皇后之嫌而免了责罚。

    颜娧接过回颜露,一面落着泪一面为伯夷擦拭,看得承昀心中忍不住烦闷了来,得顾全大局也只能隐忍不发。

    “哥哥真是的,都快不能呼吸了,还顾着脸面。”颜娧噙着泪埋怨着。

    “君子正其衣冠,尊其瞻视。”伯夷回答得凛然。

    “都快疼死了还正衣冠,颜兄真只顾颜面啊?”在床上蜷曲的黎祈看着两人动作,气得不行,还以为离了北雍皇宫便能随意吃食,想不到随便抢个酒来喝都能喝出个好歹,酒不能喝就不能暗示一下?

    疼得他这没娘的孩子都想喊爹了!

    “都让你南楚的东西别乱碰,谁让你抢!”黎祈带来的内监,再急也没辄,仅能看他打滚。

    “祈哥哥!谁让你贪嘴。”颜娧也没想到黎祈会上前抢酒,本来她也做好心理准备要像伯夷这样来一遭了。

    “呜!谚儿!我可是替妳喝的!妳这小没良心的!”黎祈捧着腰腹欲哭无泪,痛苦哀号道:“快给我上太医啊!”

    “你当上菜啊!”颜娧没好气回应。

    承昀无奈扶着发疼的额际,也没想到黎祈来横插这一脚,正偷偷庆幸不是小媳妇受这遭,看了黎祈身边的两个内监,也开始担心黎祈这一遭会不会添加了什么变数。

    毕竟入了宫禁,他们都在恭顺帝的揣测之下。

    ......

    已结束宫宴的恭顺帝与许后伫立在武英殿楼台上,观察偏殿内的动静。

    “圣上此举何意?”许后交握在华丽宫装底下的双手汗湿着。

    恭顺帝拧起剑眉,拇指擦过唇线,耿耿于怀道:“皇后不觉得像伯夷?”

    许后清冷眸光望了殿内正上香露的男人,冷笑道:“伯夷已死,伯夷不会用女人的东西。”

    恭顺帝忽地抓起许后下颌,张狂眼眸里充斥着怒火,咬牙切齿道:“妳倒是透彻!”

    许后如朝露般清澈的眼眸里,如今充斥着悲凉,嗤笑着恭顺帝:“奴才与伯夷透不透彻,圣上不知?或者眼神稍稍与伯夷相同之人都该死?”

    可笑至极!

    他亲手将伯夷被大火烧伤的头颅,送到她手上作为赏赐,书案上的头颅还在,现在又怀疑偏殿内是伯夷?

    伯夷已死,恭顺帝依然立她为后,立她的儿子为太子,即便她的心从来不在他身上,明知曹太后不喜一切与昭贵妃有关的人事物,他依然不顾母命,立了昭贵妃侄女为后。

    她不相信,恭顺帝是情深至此,他只是为了要将最隔应的人摆在面前时刻警惕,只因昭贵妃曾有意将她许给伯夷,而他习惯掠夺伯夷的一切。

    这个男人的阴狠,她虽惧怕已久,仍能自持着冷静淡然与他对望,说出他内心渴望。

    “不管偏殿内的人是否是伯夷,圣上都会赐酒,因为圣上要的是那位小姑娘,多看会儿无法求得的人,安慰安慰圣上空寂的内心吧!”

    不是因为喜爱。

    争!漫无目的的争,这就是恭顺帝!

    即便已经拥有目空一切的权力,依然觉得内心空虚。

    恭顺帝放开了许后,他不否认喜欢这个能将他看透彻的女人,也是为此才想进办法从伯夷手里夺来,如同此刻,她依然知道他的意图。

    “她只要在南楚多待一日,我便有机会抢得。”恭顺帝负手看着偏殿。

    “圣上多思了,那位摄政王世子可不是省油的灯,圣上初登皇位,便想与风尧军一战?”许后丝毫不客气又当头浇了冷水。

    恭顺帝倾身靠在许后耳畔,嗫咬她雪白颈项,如愿得到一个轻颤,喃喃道:“我就喜欢今日武英殿上她那侃侃而谈的模样,像不像年少的妳?这样的女孩,我都想留在身边。”

    许后轻蹙柳眉,有些不快道:“后宫只能一个许倾霏。”

    不知为何,她竟不自主想保下那灵动的女孩。

    他挑起许后下颌,惩罚般如火延烧肆虐许后玫瑰色唇瓣,顷刻便放了她,邪笑道:“如妳所愿。”

    许后鲜少提出想法,这是第一回,他愿意也乐意让她达成。

    恭顺帝拍拍许后纤弱臂膀,便转身离开楼台前,下楼前抛下了话:“让许太医都解了吧!”

    “遵旨。”许后淡然的福身恭送。

    ......

    许后领着太医进入偏殿,挥手免去了众人请安,屏退了左右只留下太医,环视了室内或坐或卧的几人,紫檀圆桌上已落坐了承昀与颜娧,她选择落坐在罗汉床另侧。

    许后清冷嗓音淡淡说道:“圣上金口谕令,请为诸位贵客,许太医都解了。”

    许太医不可置信抬眼眼神再询问,只见许后轻轻颔首。“下官领命。”

    他拎着药箱先为床上仍翻来覆去的黎祈搭脉,抬眼一望黎祈身旁小监,胸口忽地一窒,瞬时明白许后屏退左右的用意,颤颤的从药箱取出解趋蛊酒的丹药,再抬眼已是眼眶泛红,连话语都说得不顺畅了。

    “缘生无法可解,五皇子辛苦了!”许太医清楚黎祈这身病骨从何而来。

    原以为昭贵妃殉葬无子送终,未曾想伯逍会扮成黎祈内监回来偷偷祭拜,还大胆的跟着进宫参与夜宴,他忍下内心澎派,仅能红着眼无语相望,停驻半晌便起身离去。

    接着来到喘息不已的伯夷身旁,脉一搭更是难掩哽咽,叫他如何能相信,这几人聚于此地纯属巧合?这些年又有谁甘心为了胞弟饮下蚀灵蛊?

    蚀灵蛊向来被皇室掌控,只为控制某些有异心之人,这十几年来四国无动荡,唯安定公府男丁曾被赐药也已抄家灭绝,仅剩被贬去荒山村落的伯夷了......

    许太医看着药箱里的空瓶叹道:“唉啊!”

    许后也发现了堂兄异样,翦水双瞳正好探进伯夷眼里,虽面目大有不同,那眼神里熟悉的温暖,让她不自主挽紧了云袖下的双手。

    “怎么了?”许后起身来到许太医身侧,借着宽大隆重的宫装衣摆,遮去大多目光。

    许太医动作迅速避开许后指上护甲,以银针刺进了尾指甲缝一吋,带落一滴鲜血落在趋蛊酒丹药上,原本青碧色丹药瞬间血色妖红,期间许后眉头始终没皱一下。

    “无事!是微臣失察,丹药尚有。”许太医面色自若将丹药亲自送进伯夷口中,躬身应道,“颜公子无碍,服下此丹即可。”

    伯夷怔愣的看着方才发生在面前的一幕幕,心里六分宽慰,两分惆怅,一分恨意,许倾霏终究成为南楚真正的国母,历代皇后传承千年的百烈蛊母在她手里了。

    南楚只有皇后饲育百烈蛊母,大内蛊室想培育什么特殊蛊毒,都得皇后尾指一滴百烈血,想解任何大内蛊室蛊虫亦然。

    原以为颜娧劝说他入宫碰运气,说不定能解了蚀灵蛊,还真就被他碰上了好运气,黎祈这横插一脚,让恭顺帝莫可奈何,仅能尽速解除两人身上蛊毒。

    昭国公府殉葬了一个昭贵妃,换来了一个许皇后,也能算上划算买卖,恭顺帝打着也不让曹皇后好过的心思,帮了他一个大忙。

    殉葬有子嫔妃本就与礼不合,先顺了母亲殉了昭贵妃,后立了昭贵妃侄女为后,看似玩笑也是明摆告诉曹太后,有所为,有所不为,皇帝不是太后能够摆弄。

    只是他还是赔上了许倾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