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芳 > 第八十章 谛听
    颜娧一出宫禁,第二脚还没来得即沾道青石地板,便又被拦腰带上马扬长而去,自从承昀来到雍朝,这几日都是这副光景,已经习惯的立秋,仅能蒙了眼,径自回到画舫上。

    昨晚几瓶酒下来,他清晨起来还有点恍惚,昨晚不是在黎家老宅屋顶上?怎么一早醒来会在画舫上?

    问了船上厨子才知,小媳妇一早又进宫了,立即赶马到此,没等上正好一手捞走人。

    “说了陪我,还偷溜入宫?”承昀抱怨着。

    “你睡着,也得陪?”颜娧对于被捞上马也习惯了,努力在他身前蹭着舒适的位置。

    “都让我好找了。”他不服气!

    “昨天都醉得出丑了,还吵醒你陪入宫?我又不傻。”她天还没亮就近宫了,那时他才刚闹完睡下,让她捞个醉汉入宫?

    “我不管!”

    “你还在醉?”颜娧睨了眼那副傲娇眼神,是清醒了!没好气问道:“你几岁啊!”

    路经东街尾,承昀扯了缰绳,放慢了速度,停在宾客盈门的君子笑前,低下头,在她耳畔轻声说道:“小男子不才,小了姑娘几岁。”

    颜娧:“......”

    真醒了!还不忘调侃她!

    店内叶修一看主子来,赶忙将身旁小东西抱了出来,颜娧一眼认出,那是她不能穿的衣服正包覆着什么东西,待叶修走近,两只毛茸茸尚未睁眼的小奶狗,正嗅着她的衣服四处钻着。

    颜娧掩饰不了眼里惊喜问道:“叶叔上那弄来的?”

    “贵人请人从楚北高原带下来的。”叶修见主子开心也跟着开心,如实说着,“去年贵人便让我们准备了,拿了些姑娘不能穿的衣物,让商队稍上楚北高原,一找到适合的苍猊犬,便让人快马送来了。”

    他还想着衣服有何用,居然是为了小奶狗先熟悉主子气息,没睁眼的小奶狗窝在主子怀里,半点认生都没有,承昀做事也是细心了。

    楚北高原,大抵是藏北高原了,那怀中这两只岂不是藏獒?

    颜娧摸了摸忐忑的心口,还好她这辈子目前养得起!

    承昀没漏掉她忧喜参半的神色,打趣问道:“怎么了?”

    “开心,但是怕养不起。”颜娧老实着。

    藏獒这类大型犬运动量不够,拆起家来还能有完好的地儿?光想到便能抖三下了!

    “没有比妳难养。”承昀更老实。

    叶修失笑,连忙躬身应退,回店铺里。

    颜娧:“......”

    她家叶叔居然笑她?这是赞同承昀了?她是多难养了?

    “驾!”承昀轻轻夹了马肚徐徐前行,小媳妇没空注意安全,他径自将人又揽紧了些,也顺道掩去众人目光,见她注意力全被小奶狗吸引,不自觉扬起得意浅笑。

    两人各自抱得非常欢快!

    出了城,便往城北曲燕山脚下的赛马场,还没进场远远便见有小厮拖着公马要为飞烟配种,飞烟吓得满场逃窜,场内小厮正设法抓补。

    承昀连人带狗抱下马,拍抚摸了几下马背,在陌上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便见陌上鼻尖喷气,蹬着马蹄,头也不回往马场奔去,看得颜娧一愣一愣。

    “你同他说了什么了?牠能这么生气?”挑拨离间也能用在马身上啊?

    承昀溢出轻笑,似真似假说道:“有马欺负你老婆。”

    颜娧:“......”

    这也能行啊?

    “西尧战马都是成对的,何况飞烟是陌上费了许多心思才追到的。”承昀捞上颜娧轻点地面,跃上一旁百年老树枝枒上等看戏。

    小厮们见了陌上气势惊人直奔过来,慌张放开刚套牢的飞烟,原本对飞烟跃跃欲试的公马,立即拉耸扯着小厮返回马厩,方才套牢飞烟小厮正被陌上追着满场跑,得到自由的飞烟也愤怒踹了为首的小厮几下,才踩着轻松马步回到陌上身边,两马耳鬓厮磨着。

    “这对马根本成精了!”

    看着被追着满场跑的小厮,颜娧咯咯笑个不停,差点把怀中小奶狗给笑掉了,拧起秀眉问道:“你便这样静静看坐骑被欺负?”

    远远看着小厮们已拿起木棍皮鞭打算整治马儿了,这主子还悠哉游哉的看着,没任何表示。

    “风尧军的战马那么容易被欺负?”承昀话虽这么说,骨扇倒是准备好随时动作了。

    颜娧嘴角抽了抽,装!让你装!

    果真,第三个人拿出马鞭时,骨扇已悄然运转,马鞭刚扬起便应声断裂,陌上飞烟也适时察觉有人靠近,陌上立即蹬起前腿,往来人胸前招呼,飞烟蹬起后腿推倒了另一人,陌上接着踩上,配合得天衣无缝。

    颜娧吓得摀嘴,差点将怀中小奶狗给吓掉了,还好承昀接手得适时,他微微扬起唇线说道:“陌上不是骟马。”

    颜娧倒抽了口冷气问道:“你驯的马?”

    承昀傲娇的颔首,想成为风尧军都得最基本,得自行驯一对马。

    虽对马匹虽了解得不透彻,也还是知道军营用马大多都是骟马,没被阉割的公马,风尧军敢用啊?都不怕还没上场便被自家马儿摔下马啊?

    颜娧再看看飞烟,难怪啊!难怪军马是一对对的啊!这样那还会怕发情期长的公马捣乱?看看飞烟温驯偎在陌上身边,她不信陌上不着急回家。

    “风尧男儿,风尧马儿,理念相同,照顾不了女人,便不招惹女人。”承昀看了怀中小媳妇说道:“我既招惹了妳,这辈子都会照应妳。”

    颜娧因话锋突变而楞了楞,偏头看了了他半晌,借着马儿也能来场土味情话啊!至今为止她都想着怎么让生活更美好,遇上他,究竟谁招惹了谁呢?

    思及此,颜娧眉眼也弯成了温柔弧度,作不作答又何妨?

    承昀轻靠在她头上,嘴角抿出一抹笑意,郑重其事说道:“如若有人敢招惹妳,我可没像陌上这么好讲话。”

    那头笨马居然忘了追究方才追在飞烟身后的公马了!

    颜娧噗哧笑了出来,这是吃得哪门子无名醋?忍不住好奇道:“你是忘了,我才几岁?”

    承昀轻蹙眉宇,没好气说道:“不小了,不看着容易招桃花的年纪了。”

    “所以你借着马儿来敲打我?”颜娧唇边掩不住笑靥,小男人吃醋也要预防万一啊?

    “不是敲打,西尧擅自培育军马都得处以死刑!”这便是他没出手相救的原因,敢动他的军马当然得付出代价。

    “所以你想告诉我,不可随意接受别的男人追求,即使备恐吓要挟?也要像飞烟抵死不从?”她方才看的是贞节烈马没错!

    承昀:“......”

    他就知道,从她脑袋再转出来,全走味了......

    走味得令人跳脚......

    他以长指为梳,为她整理因风凌乱的长发,不到一盏茶时间,随云髻已绽在她头顶,从怀中取出以银雕刻画风痕绕白梅,梅心镶着剔透鲛珠的银钗,为她稳妥簪上。

    “金钗之喜,我势必得错过了,第一次绾成年髻,第一次簪金钗,一定得是我。”承昀语调里有数不清的不情愿。

    捧着小奶狗真不方便看他究竟给了什么,严重质疑他故意的!

    他就是要她不能拒绝!

    这傲娇小男人,又在她头上玩了什么新花样?连绾发都行吶!

    不过也听得出,小男人在为赶不上她生辰而郁闷。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我也不曾给你备上生辰......”

    承昀以拇指掩去她接下来的话,压低嗓音略带警告,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不受伤便是最好的生辰礼物,这个礼物最实际,我也收得欢喜。”

    她半倾了身子,看着小男人傲娇脸色里的浓浓无奈,还得担心好不容易成熟的白菜,被别人给拱了?

    好吧!她再次承认她的浪漫基因天生比人少一些,正常人都该感动得响应个生死盟约吧?可也不忍心泼他冷水,于是轻轻在他冷俊脸颊上落下一吻。

    一个为她殚精竭力的傲娇小男人,赏他一吻应该不为过吧?

    明显染了几分快意的承昀,冷毅唇线再也掩不去笑意,难以自抑不停上扬,不自主摸了摸被轻吻的脸庞,满脸堆笑道:“为小家伙取个名字吧!”

    好吧!她又再次撩得小男人心花怒放了。

    “便叫谛谛听听吧!”颜娧嘻笑道。

    “谛听?”承昀满意得勾起唇线,原来她真懂为何要送上两只熟悉她味道的苍猊犬。

    颜娧颔首说道:“不就希望我能避邪、消灾、降福、护身?谛听正好。”

    “明日专门饲养这四只宠物的人,便会到达京都。”承昀也忍不住逗弄她怀中的小奶狗。

    “宠物?”颜娧嘴角抽了抽,若是这四只宠物听了,不知道会不会想哭?

    他眼里全成她宠物了?

    “这两只大了,再塞在画舫里,我担心总有一天,妳会翻船。”承昀当然见识过这一对苍猊犬的威力。

    颜娧又噗哧笑了。“既然知道他们会拆家,怎么还送?”

    大型犬能不拆家?要他们命啊!

    “妳需要。”承昀想都没想便有答案了,“记得赏他们骨醉,牠们会成为妳的助力,平日带着牠们来这发**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