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芳 > 第六十八章 糕點
    “小姊姊美的!我也原愿意为小姊姊摘星星捧月亮,别跟外地人计较。”颜娧不甘心又递点心。

    这话说得承昀无法反驳仅能心塞,立秋也跟着失笑。

    “瞧妳嘴甜的!我便收下了啊!”范雪兰真被这精雕细琢小女娃给气笑了,再不伸手,她攀得都快掉下船了。

    帷幔里走来只着一袭茜色轻纱,抹胸红绳若隐若现更显娇媚风姿,半掀轻幔探出白玉藕臂,宛如水葱雪嫩的长指接过莲子糕置于身旁小几上。

    分不清是扛不过帘外那双水灵瞳眸迫切期盼,抑是被透着雪白晶莹的莲子糕给吸引,范雪兰拿起四瓣梅花印记的莲子糕,团扇遮掩下轻轻咬。

    山药清甜,莲子清雅,入口即化,绵密香气在口内绽放,入腹后残存着微凉清新,又不似薄荷凉牙,甜而不腻。

    从未尝过能提显食材本身香气,又不抢食材风味,能使心口皆甜的糕点,吃遍京城大街小巷各色小点的她,眼眸宛若明媚秋光难掩惊喜。

    这一口便自知,入了套了!喜爱甜食的她沦陷了。

    她维持优雅淡然不着声色把手中糕点食用完,颜娧揣着慧黠可人浅笑,赶紧递上准备好的明前龙井。

    范雪兰轻咬着唇瓣,忍下再去碰触糕点的口欲,没再撩起轻幔,风姿绰约半坐半倚在船沿上,持着富贵芍药绣面团扇轻摇着。

    颜娧见势头好,又端上一盘,堆起笑脸说道:“小姊姊尝尝,这是藕粉桂花糕。”

    范雪兰又被晶莹剔透的藕粉桂花糕吸引了目光,桂花花瓣在朵朵盛开在剔透的藕粉糕上,隔着轻幔都能嗅到桂花清雅脱俗之香,她轻闭了双眼,握着团扇的手也不着痕迹的施力了三分。

    “小妹妹有这般好手艺,看样子是小郎君不懂吃了。”范雪兰佯装不经意的浅笑,迟迟没有接过糕点。

    “是呢!还是小姊姊识货。”颜娧睨了身后的承昀撇撇嘴道:“可不像有些人,被欺负似的!小姊姊您看看,您闻闻,不香吗?”

    这苍蓝江的花船,她范雪兰认第二又有谁敢说第一呢?

    这些糕点能入了她的口,还愁日后无人喜爱?偌大京城讨好范雪兰的富家公子与贵族子弟,何人不知她对甜品点心挑嘴程度?

    范雪兰撑起肘,下颌轻靠在两指上,秋水般眼眸隔着帷幔审视着笑语嫣然豆蔻初开的女孩,那眼里毫不保留有求于人的眸光,逗得帷幕后的她不停发笑。

    苍蓝江上不乏各家贵气精致画舫,也没见着那个正经人家敢如此拦下她的画舫不让走,哪家正经姑娘会对她们有兴趣?

    不都个个为了名节着想,看到她们花船靠近便有多远跑多远?

    两人互不相让,一个撑着,一个端着,气氛微妙得一时分不出究竟谁端谁撑?

    范雪兰揉了揉宿醉发疼的额际,桂花清雅幽香不停滋扰着,寻思着怎么吃又得撑着场面,天知道对甜点狂而言跟前的点心不吃有多挠心?

    大清早天都还没敞亮,小姑娘家家能变出桌上整桌点心也不是个简单苗子,这么殷勤请吃,这究竟谁落入谁的坑?

    若非这船是她自个儿停下来的,都想着这坑是特地挖给她跳的。

    思及此,她便不再抗拒,半掀纱幔取回糕点,团扇轻掩下进了一块藕粉桂花糕,藕粉入口极致淡雅甘醇细腻与桂花清雅幽香溶化在味蕾上,随后又是那份特殊的舒适凉感。

    范雪兰见了她船上还有最爱的莲子牛乳糕,柳眉轻挑眼神暗示着颜娧。

    “好嘞!”

    颜娧欣快应承,屁颠屁颠又端了莲子牛乳糕递上。

    范雪兰这会才发现颜娧右手被悬吊挂在胸前,吃了人家嘴软总不能不闻不问,接过糕点顺道在她脉上不着痕迹的探了下,便神色复杂拧起柳眉。

    这么重的内伤,仍能活跳跳的小姑娘,看样子也是个让人头疼的。

    不知怎么着,突然同情了她身后那两人。

    若无其事拿起莲子牛乳糕咬上一口,不知被浓缩了几次的牛乳就这么化在嘴里,奶香馥郁,不同一般以青豆研磨豆浆的豆香,而是醇厚牛乳!

    范雪兰再看向颜娧,戒备已全被揭过界,眼里点燃了甜点的疯狂热忱,又看向方才被承昀嫌弃的翠玉莲子糕。

    颜娧不可置信的偏头,一般人不会以被食用过的糕点待客,范雪兰神情全没玩笑意味的要求让她迟疑了半响后,吶吶问道:

    “小姊姊确定?”

    “确定。”虽然迫不及待想知道那嫩绿色糕点究竟为何,范雪兰仍维持着风雅闲逸。

    颜娧将桌上最后一盘糕点递上,见她这次比方才速度快了些把糕点放进嘴里,这种比较下的快速,让她不自主嘴角上扬。

    翠玉莲子糕刻印着玫瑰花瓣,不同坊间以豌豆泥口感,一入口新翠茶香便溢散与莲子软绵香甜一同化开在唇舌间。

    几道点心齐来,范雪兰已然完全臣服在糕点之下,颜娧又端上了银耳莲子汤来,而范雪兰也让下人给掀起一半帘幕固定上愉快接过。

    她舀起晶莹剔透的浅绛色晶莹剔透的胶体问道:“这是?”

    银耳莲子汤常见,加上这东西的汤却没见过。

    “这是桃花泪,小姊姊试试,养颜胜品呢!”颜娧全然期待的眸光,又折服了范雪兰便将调羹往嘴里送。

    又是一道让范雪兰痴迷汤饮啊!

    银耳几乎化在汤里入口即化,莲子却宛若新鲜现采,甘口尤存与软滑桃花泪同品,在口中滋味清甜甘美,令人忍不住想再舀一口。

    进了半盅后,范雪兰思及桌上还有最后一盅,便放下了汤品。

    颜娧连忙连断手都一起挥舞,慌张回应:“小姊姊该替我留口早膳吧!我只剩下莲子粥了。”

    范雪兰一听也噗哧笑道:“是呢!小妹妹早膳都在奴家桌上了。”她丝毫没在意颜面整了整纱衣,遮掩了原先裸露在外的白皙长腿与半露的粉嫩酥胸,虽仍是那红纱妖冶的范雪兰,再看向颜娧的眼神已不再轻挑散漫。

    “虽然这船是奴家自个儿停下来的,奴家仍怀疑这桌子点心,是小妹妹故意摆给我的。”

    颜娧又着急的两手皆摆,范雪兰无奈摇头,团扇便欺来压下她左手伤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道:“妳甭说!奴家当妳有,不然奴家便走了。”

    颜娧一听赶忙摀上嘴,这反应快得逗笑了她。

    范雪兰一改方才的娇媚柔弱,以淡定口吻说道:“奴家先说好,以后吃不到,奴家定一把火烧妳的船!”

    颜娧听得嘴角抽了抽,这是冲冠一怒为甜点?

    见了范雪兰目光瞟了承昀,她跟着视线回望,他正要吐出嘴里点心,被两个女一看又咬了咬吞回去。

    范雪兰靠了过来咬颜娧耳朵道:“下回,他不要的点心,奴家全要了,这小郎君没有吃点心的天赋,奴家有。”

    她深信吃点心需要天赋,这又几人能有这品尝的天赋?

    除了她范雪兰除了谈得一手好琴,苍蓝江上没人能出其右,品尝点心差异好坏她任左,谁敢来认右?

    颜娧听得掩嘴偷笑,还得好好问问这小郎君为何惧怕点心呢!

    这样,日后她找谁试点心?

    “过几日铺子开张,定给小姊姊送上帖子,只是小妹该往哪送呢?”

    范雪兰从怀中取出了一片鎏金云雀书笺递给颜娧,团扇轻轻摇曳着,展颜笑道:“这书笺便留给妹妹了,带着它不止画舫上的人不拦,即便日后上揽仙月也是能立即通关。”

    颜娧乐悠乐悠接过薄如蝉翼的书笺仔细端详着,上头还有范雪兰淡雅的体香,众人见她还凑近了鼻子,脸上布满尴尬。

    “小姊姊厉害啊!这鎏金书笺能仿效出来的,恐怕没几人了,光这书笺上的流霞香也没几人能有。”

    “瞧妳也是个见多识广的,说吧!再夸下去,奴家可没得休息了。”拆了妖冶面具的范雪兰可没打算再装回去。

    小姑娘整桌点心都在她船上了,还能装什么?

    “小妹能为妳提供四时小点一日三款,一个月不重样,但凡有客问起,烦请小姊姊不吝分享糕点出处。”

    “小丫头家家生意做到奴家头上来了啊!这么吃下去不用一年都能成中元祭品了。”这窈窕身段维持容易?

    再怎么爱点心,她也不敢日日品尝,虽然小姑娘提议无比心动无比。

    颜娧笑得如春雪初融,换她咬了范雪兰耳朵道:“小姊姊安心,食用妹妹的点心绝对不会让体态有损,只会肌肤越来越顺滑。”

    “当真?”范雪兰诧异回眸更心动了。

    “当然!如若相信妹妹,我还能让小郎君给小姊姊备上协阳名酒郁离醉与东市大街一瓶难求的回颜露,如何?”

    到处这样打自个儿广告也不知道人家买不满帐呢!

    “小郎君有这能耐?”范雪兰见承昀愁容满面好不容易咽下糕点,嘴角不停上扬。

    “有!当然!他这次来北雍便是来采买,与归武山的叶总管熟稔着呢!”

    承昀立秋为颜娧这话,嘴角明显牵了牵。

    最熟的,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