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芳 > 第六十章 祭天
    再看看颜娧尽收我手的从容应对,雍德帝吶吶问道:

    “我罚岳妃究竟是对是错?”

    “那丫头得先问问,圣上对人命如何看待?视若草芥抑是敝帚自珍?”颜娧当然知道男人的心软。

    或许,他心里正气闷着,她恶整了他疼惜多年的贵妃。

    “为何有此一问?”雍德帝觉着又要堵心的错觉。

    颜娧抿了唇,责怪的睨了黎莹一眼道:“我本不想污了你们母子的耳,既然还想问,我便说了。”

    她抬眼看了雍德帝,问进他心坎里:“圣上觉得为何我要摆局,偏挑岳贵妃?或者觉着我是喜欢殃及无辜之人?”

    雍德帝一时答不上话,只见黎莹幽幽道来:“这事儿是我的错,后宫的事情从没向皇帝揭明,圣上是否喜欢瑶池殿艳丽夺目花期长久的芍药?”

    颜娧在雍德帝点头后才微微叹息道:“人命是养花最好的食饲。”

    “什么?”雍德帝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瑶光殿的花园底下有数不尽的宫女尸骨。”黎莹光想也是一阵恶寒。

    雍德帝震惊的退了两步,重新审视了母亲的话,难道只有他不知道?

    自小,母亲教给他的是人生而平等,只是他机运好投身皇家,可以不愁吃穿。

    成为皇帝后,又告诉他,生而为人,又投身于皇家就更该尊重生命,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在成长过程中,他从未看过母亲苛待宫人抑是动辄摔砸她殿阁内的对象,这点岳贵妃的确与母亲迥异。

    “圣上以为,为何南楚三皇子能轻易得知司天监一家处所?”颜娧可掬的姣好面容继续问着,“圣上,您是否知道司天监处所在何处?”。

    雍德帝没有马上回答。

    “我想圣上知道的是,皇城军权在魏国公手上,对岳贵妃不能差了,黎承两兄弟还有一口气在,便得暂时把黎后的死因放下,是不?”

    雍德帝吶吶的回应:“是。可我不清楚岳贵妃心性如此。”

    “是圣上的懦弱害死了黎后,是圣上给了他们机会对黎承兄弟下手。”颜娧直言不讳。

    “大胆!”雍德帝为这字字诛心染上薄怒。

    颜娧莞尔笑道:“圣上的大胆喊了人,丫头只是个看清脉络的过客,敢问圣上,在这战事未兴时期,魏国公此举算通敌不?”

    她只是个过客,若非黎莹牵扯在其中,她早就包袱款款走人了。

    雍德帝又被问得堵心了,这丫头真没一件事不烦他心。

    黎莹抬眼问道:“皇帝可知孙公公来处?”

    虽说颜娧是自愿上门找虐受,不过胆敢伤她闺蜜就得付出代价!

    “倒是从未见他上前伺候。”雍德帝怎么可能注意这种细节。

    “他来自魏国公府,圣上可有发现他是成年后净身?”

    “妳从何得知?”雍德帝震惊回视颜娧,这丫头究竟还有什么查不出来?

    “他的阴柔嗓音是装出来的,在出手伤人见血后,不由自主的兴奋,泄漏了原来低哑的男性嗓音。”

    颜娧见雍德帝还在思虑便开口再问:“圣上可有注意,孙公公有象征男性的喉结?这便是不能御前伺候的原因。”

    这些也是今日交手后才发现的细节,也能解释为何孙公公会有如此阴狠凶残的一面。

    从小净身的小公公们,没有青春期男性激素影响,不会有变声也不会有喉结。

    成年后一身武学,被选为净身公公,心里能不灰暗?

    没在入宫对岳贵妃不轨便是大幸了!

    可惜了!瑶光殿里数不清的花下亡魂。

    蓄意宽容也是谋杀,更别说这种残忍的慈悲。

    “圣上也别急着想怎么惩罚,且看祭天之后吧!”颜娧制止了雍德帝的欲言又止,继续说道,“今日发生之事不得外传,祭天之事完成前,绝不能走漏消息。”

    这一切,都只是开始。

    在方才已经彻底封锁了瑶光殿进出,连只蚊子都没给放出去,对外则宣称岳贵妃潜心斋戒谢绝门户。

    连安置孙公公都在天没亮之前便妥善完成。

    颜娧只觉着,趁天还没亮之前闹事......真好!

    ......

    雍朝国都城郊

    雍德帝选了在位于京城郊外作为祭祀地点,在平地上搭建了数丈高的祭台,由于在紧离祭天的时辰越来越近,却迟迟未见皇帝驾临,朝臣们逐渐耸动。

    “宇儿!”魏国公在黑压压的人群里找到了身穿冕服的大皇子黎宇走去,满意自个孙儿如苍松挺拔,气宇轩昂的优越,让他不自主绽出倨傲的笑容。

    “祖父!”黎宇恭敬的揖礼。

    魏国公撸着山羊胡欣慰的拍搭着黎宇肩膀道:“好孩子!好好替圣上办事,别辜负了母妃期望。”

    “祖父!宇儿都记得!”黎宇担忧的看着城门方向,迟迟未见御驾前来,难掩担心问道,“不知为何至今都未见父皇座驾?”

    魏国公冷哼了声,不以为然道:“大约知道皇后被废迟早之事,赌气不愿来了。”

    黎宇暗忖,心里清楚父皇不是这等脾气。

    “祖父这两天可有母后消息?”黎宇今日为着祭天直接到近郊,也没先入宫向母妃请安。

    “昨日才来报,圣上虽然斋戒还是前往你母妃宫里住下。”魏国公还在为昨夜暗探回报而兴奋。

    女儿身为贵妃,孙儿又是皇长子,就盼得皇后之位来正了孙儿的嫡系血统了。

    这凭空出现的皇后也隔应了一整年了,总算来了个机会能除去。

    光想着,魏国公就出奇的愉悦,走起路都有风。

    黎宇拧了眉宇,再一刻钟就要祭天了,要敬献上天的玉帛、进熟、祝文都已经备上祭台,就等着圣上到来。

    可是,却偏偏等不到圣上御驾......

    在众人开始窃窃私语,姚相与其他皇子也在这时靠了过来。

    “宇郡王,圣上可有将祭天之事交付于您?”姚相不相信圣上会将祭天之事交付给从没经验,为弱冠的孩子身上。

    可再回头看看一年前的荒唐,他又心塞了下。

    整整六个月没上朝,他被奏折淹没的日子.....

    不会真的不来了吧?

    “姚相,父皇没有交办于我。”黎宇恳切请辞。

    怎么会这样?!?每个人脸上都满脸问号。

    圣上人呢?这也不是第一回祭天,从没发生过圣上没到啊!

    就在众人不知所措时,熟悉的俪人身影的一袭素缟散发,草履覆足,正由皇城卫队护送刚出了城门外,皇后正三步一拜,九步一叩首,缓缓往祭台前来。

    许多百姓含泪哭泣劝阻皇后再继续叩拜,追随跟着皇后叩首而来,越近百姓们的哭声越是震天。

    朝臣们眼中的妖后领着百姓跪地祈天,这一幕看愣了所有人。

    皇后素白缟衣已染了片片红梅,草履更是步步血渍染红街道,走在近郊的黄土上,更是血渍混上土灰。

    伤口在这拉扯间逐步扩大,留下更多血渍在黄土上,额际上叩首的血痕,染红了眉眼素衣也不见停下脚步。

    遂地,明媚的阳光突然逐渐受到遮掩,灰暗逐渐笼罩了大地。

    黎莹知道日蚀来了,更为虔诚的往祭台叩首前进。

    哭喊的百姓中,有人不畏天狗食日,继续哭喊着请皇后爱惜自己。

    当朝国母为百姓祈雨,又遇天狗蚀日,百姓已然忘却日蚀的恐惧,只记得陪同着皇后叩首到祭台前。

    即便之前流传多少对于国母的诋毁与抨击,在见到国母愿意为了黎民百姓行大礼跪拜祈雨,所有的龃龉也放下了。

    黎莹来到祭台前,由随侍协助净面换束,叩首而来的伤痛并未成为沈痾,优雅的仪态依然宛若惊鸿流徙百媚千姿。

    那是天生而来的贵气与雍容,即便没有宫装点缀,素缟披发也能衬起国母风华。

    这一幕看愣了朝臣们,有谁能即便自家女儿含辛茹苦教养至今也换不来的娴雅。

    是谁说了皇后是妖后?

    黎莹从容回首顾盼,对着跟随的百姓握手安慰道:“不慌!待本宫上了祭台,这天便能重见光明,期盼的雨水也能来了。”

    那能够安抚人心的温暖细语,又成功收服了身边的百姓。

    对于被百姓包围的妖后,更被金吾卫隔绝在外的朝臣们,如同来看戏而无法介入,只能哑然的看着皇后又继续叩首缓缓登上祭台。

    果真,只跪到祭台一半,天色便逐渐恢复晴空舒朗,在代替皇帝敬献奠玉帛、进熟。

    反复敬献礼仪半个时辰后后,天色已逐渐晦暗,乌云蔽日,凉风四起。

    百姓们开始欢呼闹腾这下雨的前兆,朝臣们也沉了脸。

    祝文都还没念祷雨丝已经缓缓飘落,黎莹在祭台上双手敬奉祝文,又一个深深跪拜久久没有起身。

    雨势渐渐由丝雨到豆大雨滴,浸湿了黎莹手上的祭文,墨渍韵染已看不清内容。

    这时的黎莹已经分不清是脸上的泪还是雨,对于颜娧又一次的算计老天成功,感动得无以复加。

    从宫廷叩拜到祭台的疼痛与煎熬,在此时全然放下。

    黎莹捧着祭文,看着台下欢欣鼓舞的百姓,露出了威仪的笑容。

    她的百姓啊!

    来到这世代,第一次有为百姓谋福的感动与快意。

    不再委屈!不再煎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