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芳 > 第五十一章 荷露
    黎莹颜笙两人相互倾身偷偷接耳着:“终于碰上高手了!”

    这话自然也传入对峙中的两人耳里,颜娧被直视得分身乏术只得以肘撞了两人,两人急忙恢复正坐。

    颜笙突然拍了拍颜娧的肩膀感慨道:“我本来还想劝他等我儿媳生女儿的,现在应该不用了,抱歉!老人家虚长了这么多年岁,还没听过如此动听赤裸的表白,看着他不像十六岁,妳也不像八岁,很好,不错。”

    “您是祖母?”承昀倒抽了口冷气,没曾想裴家人居然也在内。

    “我去你的祖母!我去你的祖母!谁让你叫我祖母?”

    冲冠一怒为祖母!大约就是这样了。

    颜笙迅捷的莲指轻动仿若百花腕转,朝他发了两掌风,承昀分毫未动的以骨扇燕过无痕的化解了掌风。

    颜笙旋身又是两招落花纷飞,承昀亦是以骨扇婉转,回身看花化解了掌风,颜笙原想继续发招,想着这小子短期内肋伤两回,还是默默收了内力。

    “多谢妹妹手下留情!”承昀感受到明显善意连忙道谢。

    这称呼叫得颜笙心花怒放,叫得黎莹在颜娧身前忍不住竖起了拇指称赞,不光是为那声姊姊,更为了他小小年纪能有这番身法。

    而这叫得颜娧脸一沉,直觉这要被卖了......

    “这小子,这张嘴厉害!这声妹妹我也收下了。”黎莹本也准备了成堆想法想来劝退承昀,可如今这一见,方才的话一撂,手里扇功一旋,还说什么?

    “妳们俩不是来替我想办法的?不是说好两肋插刀?”颜娧觉着后背肋下被上了两把刀子。

    这是那门子闺蜜?

    不是说好会想办法?

    现在这是那门子办法?

    这两把刀插反了吧?

    黎莹被说得不好意思只得端出架子问道:“哀家再问你一次,凤鸾令可有解?”

    “外臣回秉太后,凤銮令无解。”承昀恭谨揖礼。

    “真不等我媳妇生女儿?”颜笙也跟着问了一句。

    “等不了了,八岁刚好。”承昀扬起了熟悉的温雅浅笑。

    颜笙黎莹给了颜娧无奈的耸肩。

    颜娧:“......”

    她这是遇人不淑还是交友不慎?

    看样子不分年龄层都容易被好看的男人所吸引。

    “这厮长得也还行,日后吵架什么的,看着好看的脸也不容易继续生气,这样甚好!”颜笙乐呵的在颜娧耳畔偷偷提醒着。

    “妳不是最爱骨节分明指缘修长的大手吗?这小子那双手很可以了!”黎莹也在她另一耳畔细语着。

    “反正得等妳长到及笄才能论婚嫁,订个婚约也没啥的,就这样吧!”颜笙又捕了最后一刀。

    承昀起身恭谨揖礼。“姊夫谢过两位妹妹大恩。”

    颜娧:“......”

    这还要不要脸了!!!姊夫都能自个儿喊上?

    真被卖了!卖得个彻彻底底!

    闺密因两声妹妹而开心得无以复加,她只有满满心累。

    这应该就是猪队友的最高境界了。

    ......

    大暑之日腐草为萤

    古时误传萤火乃腐草幻化而生,身为现代人当然知道萤火该是怎样。

    又休养了三个月的颜娧,手脚完全恢复麻利后,便带着白露与立秋前往苍蓝江各个流寻找水生萤火虫幼虫与虫甬,大量放养到初心湖畔,期望能将初心湖育为夏夜必访景点。

    加上既然也抛不下纨扇了,那何不来个轻罗小扇扑流萤呢!

    船坊在她休养的这段时日业已完成,除了她的画舫常驻于湖中,其余八艘画舫完工后也逐步下水启用,从各地闻风而来的人们,预约赏萤都排到明年八月底去了。

    自从这归武山来了来了两尊大佛,颜娧明显发现众人对出门的管束总算放松了,这每几步路就有人盯着哨,暗卫们不光裴家连黎家也来了,想混进山来也难了,还能有什么忧心?

    连一路追着妻子脚步随后而来的“祖父”裴巽,被颜笙以他尚在人世,不可刺激寡妇的名义,被限制住居在颜娧的宅子里。

    祖孙俩仨晨练后,天方露白趁着初日未起,人手一组等身长竹竿,便散打轻装上了初心湖,以独竹飘在湖面四处漂移,移经荷花便以竹施展轻功便轻取荷露,直至旭日东起。

    “我说丫头,妳要我们帮妳收露水都几个月了,要做什么还不肯说啊?”裴巽从山坳口捞起一瓶瓶的荷露,心里咕哝着。

    这都又好几次日没见着老太婆了到小院内露脸了,他想啊!

    颜娧不愿瓶身沾惹身体热能,让装满的荷露顺流而下慢慢拾回。

    “给平安寺两位用的,还没想好怎么做,也不知道怎么说,所以先收拾好需要的材料,再来慢慢想。”

    “祖父又想祖母了吧!”裴谚瞧着祖父时不时的瞟着寺顶的小院。“祖母这次也忒狠心了,真就住在寺里了。”

    “浑小子!谁准你对祖母不敬?”裴巽随手而来的掌风裴谚闪得没人影,吹得竹篓差点倒光了,颜娧赶忙冲过来抱紧拦下竹篓才松了口气。

    祖孙俩掌风横练打得一阵火热,没多久裴谚就落了下风,被裴巽逮住倚坐岩石,双脚挟着裴谚大腿摁着就是一顿屁股粗饱。

    顿时裴谚惨叫声嚎起,习以为然的颜娧在旁继续打捞荷露。

    酷刑结束裴谚抚着臀走来嘟囔着:“丫头!也忒狠心,都不帮着求情!”

    “瞧着你被打也不疼,天亮不来一回就皮痒。”颜娧长竿准确挑起载浮在湖里的瓶口结绳空抛反手接住。

    裴谚轻浅的覆在颜娧耳边道:“祖母不在,我还是受着点好,不然祖父怕是耐不住相思苦。”

    “我瞧你就是个皮痒的!”颜娧没好气的睨他。

    “祖母这次连妳都没喊上,都快三个月了,我觉着祖父已经濒临炸毁平安寺的范围了。”裴谚描述得生动写实,颜娧听着也跟着咯咯笑了。

    如获珍宝的数着一瓶瓶捡回来的磁瓶,全都收入做了遮光的篮子里,裴谚一股作气背上身后。

    “轻点!”颜娧深怕瓶子破光了,顺道瞟了一眼正在“观山”的祖父。“祖父可要回了?还是再坐会儿?”

    岩山闸门只能见着米粒大小的小院,还真是辛苦裴巽了。

    裴巽脸色凝重的对颜娧招手,她赶紧屁颠屁颠的过去。

    裴巽抓着她两臂,煞有其事的问道:“丫头!妳老实告诉祖父,妳祖母不是想陪着黎太后一同遁入空门吧?”

    这辈子还没跟颜笙分开那么久时间,真是糟心又心塞。

    颜娧实在忍不住唇在线扬,嘴角不住的抽了抽。

    不行!得忍着!颜笙说好给裴巽的惊喜不能坏在她这。

    “祖父,娧儿真不清楚。”颜娧也跟着凝起眉宇。“祖母现在连娧儿都不见,可愁死我了。”

    在休养期间,由她口述,颜笙黎莹操作,试着以酒粕萃取了精华,再从蚕桑人家买了整批蚕茧剪了斜口做面膜。

    倒出的蚕蛹再整批交给了先前规划农桑的两个庄子,重荏后就开始育苗买进了大批柞树移植,桑蚕室也已兴建完成,就等待蚕蛾孵育小蚕开始饲养。

    一切都循序渐进的进行,没意外下个冬季,她就能盖上暖暖的蚕丝被了。

    而那两人就带着她刚制作完成的蚕茧面膜与酒粕精萃躲起来,连她都不见了!!!

    说要妾别三月刮目相看。

    虽说,她很清楚这套保养下来是怎么回事,可也没必要连她都不见吧?

    天然的丝蛋白面膜搭配上以微生物发酵提取出来的玻尿酸,加上未见旭阳的透白荷露所释酒粕回颜露,用上三个皮肤周期能不换然新生?

    去他的年老色衰羞于见姊......

    根本是让她来拦着老公别碍事!

    “祖母理应不会抛夫弃子扔下孙,应该只是陪着太后持斋,没事的。”

    颜娧觉着演戏的功力在这三个月大幅长进,每天陪着失魂落魄的老朽说谎。

    这真是醉了!

    “妳祖母从没离开我身边那么久......”裴巽看着掌心吶吶问道:“妳说说,我若是一掌拍在我天灵盖上,妳祖母会不会来瞧瞧我?”

    颜娧:“......”

    搞自残?不是吧?

    “我的姥爷!妳可别啊!你要是怎么了,谁来打我屁股?”裴谚倏地跪到了裴程脚边,大义凛然的以他脸押着裴程手。

    颜娧扶额,这头真疼。

    “或者,拍在你头上?”裴巽无比认真的问裴谚。

    颜娧嘴角抽个不停,只能在心里盘算着日期,到底过了第三个二十八日没?

    裴谚倏地又跳离开了祖父手掌可及范围,哪里还有什么祖孙情深?

    “或者,我们上平安寺去参拜敬香?”颜娧算着日子差不多了。

    这裴谚说裴巽会炸了平安寺,难不成真的?

    “丫头这提议可以,祖母只说不能入院打扰,没说我们不能进庙,我们偷偷看一下好了。”裴谚摸着还冒着冷汗的天灵盖,“丫头!妳陪着祖父去敬香,我送荷露和我们的竹撑回去。”

    话毕,裴谚飞也似的逃离现场,留下心里泪汪汪的颜娧,扬着想哭的笑脸攀上裴巽的肩膀。

    “走啰!我们去看祖母。”明显心花怒放的裴巽迅速提气,宛若蜻蜓点水般点着水中荷叶往平安寺飞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