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谪芳 > 第十八章 莲子
    “姑娘是想在宅子里也有小作坊?”莫绍完全相信她不是一个愿意闲下来的。

    “知己!”颜娧给莫绍竖起大拇指。“如果作坊能成,以水利而动,这个宅子能做的不比莫叔山上的作坊少。”

    “这只怕姑娘冬日里太冷了。”莫绍被夸得臊。

    “水榭楼台怎么会呢!”颜娧拍拍莫绍肩膀。“冷些脑袋也清醒些,再冷些也能抱个汤婆子或起个地龙,而且秋姑姑盯着我学武呢!身子骨包准差不了。”

    这点苦修算什么想当初探勘三峡的日子可多数在水里生活的,指不定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在立秋的武学教导下能够有更强健的身躯。

    她要一个能够真能调节水量的强力辅助作为宅子,没有现代社会的机动装备,只能靠物理来。

    “那么西跨院就作为机关室吧!”莫绍核实着设计图逐一修整。

    宅子不过就目前姑娘住再不然也就多了几个下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五进的宅子只要不逾越规制,能做的事可就多了。

    “莫叔瞧着办,最好屋里淹了一层也无损所有廊道的可动性就成了,虽然还不知道我们庄子能种出多少粮食,将来肯定会用上我们宅子囤积各类酒、粮,可不能让水漫了,也不能让火烧了。”

    这就是为何要大量从岩山取材的原因,木质入水易朽,岩壁则需岁月更迭缓慢侵蚀,取材虽难,克服后却能有长达至少五十年可用。

    莫绍消化完颜娧的话,快速的在图纸上着墨机关连动,半饷才抬头问。“颜氏族人在工事造诣都如此精湛?”

    颜老夫人也是如此,颜娧也是如此,这绝顶的天赋与工艺绝非一朝一夕能养成,到底是积荫了多少年的世家才能养出这般的技巧?

    颜娧哭笑不得,只不过把管道间加进来往的机关管道里,确保活动性也方便检修,至于吗?

    “莫叔忘了我是捡来的?”

    莫绍搔搔头,是呢!还真忘了颜娧是敬安伯府的姑娘。

    “真希望我也能捡到这么厉害的闺女。”

    “莫叔没成亲就想见闺女啊?”白露打小就认识莫绍了,都没听他有想婚的冲动。

    “寄乐山看看谁生出女儿了?还不是靠捡,捡就行了还成婚做啥?”莫绍搓搓八字胡,对白露抛了个眼。“给莫叔捡吗?”

    白露笑得灿烂问:“莫叔打赢我爹了?”

    莫绍啧啧连连抱起颜娧。“我还是姑娘需要我的时候抱上姑娘到处走走就好。”

    颜娧咯咯笑了,能让莫叔直接认败,可不简单。“这样看来白露姊姊功夫也了得!”

    白露自负撇头。“当然!爹爹手把手教的呢!”

    她可是少有的女娃呢!有多么受宠可想而知。

    颜娧从莫绍肩上看进月牙泉的每一层栈道,发现与岩山内大同小异,没有借助水利与内力绝对移动不了。?

    “月牙泉每个分层都完成后,光是泉水流入带动这十步一盏的小水车,就能让宅子里所以廊道水源活水不绝。”

    这基本的水利工事虽然各朝各代都有,只是看能人发挥到什么程度。

    “莫叔,我还想要一条动力线路到我房里能行吗?”

    “房里不正经睡觉要动力线做啥子?”也不是办不到,莫绍就见不得她一个人忙。

    早先就按着颜娧的设计图连前院加高了半层楼,水道又往下加深了半层楼,以岩板隔层整个宅子已是渠风荷院。

    下两层为成为粮仓隔绝水汽也做了特殊处理,届时为干燥粮仓也能帮助水道冬日不易冻结,只待水源充足颜娧要的满园荷香就能实现。

    “想做些小姑娘的玩意,莫叔看不上的。”颜娧还没想好什么能打发长夜漫漫,只想着先备着。

    “行!需要备上水线不?”莫绍直觉又是不小的把戏。

    “能行最好!安置在小楼隔间里,玩累了还能看看满园的荷花。”

    莫绍安置好颜娧后揖礼道别,回仍没有泉水的月牙泉继续工作。

    颜娧坐在半成的廊道上,悠哉的晃着小脚,哼着不知名的小曲,手里挑着黝黑干硬的莲子,为每一颗莲子细细破去硬皮丢进水桶里。

    白露看着替她手都疼,不是她不帮而是帮不了,她试了几次种子都碎散了。

    “说好的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呢?”看着这几日她培育出来的清水粉荷,都怀疑人生了。

    如果连代表志节到名言都可以被颜娧改变,还有什么不能改变?

    “没事背什么书?”颜娧偏了头看她。

    “这没了淤泥要是荷花还能生长,不就妥妥的打了圣人脸?”白露心里相信颜娧定能栽植无淤泥荷花。

    “真不难!”颜娧利落的又扒了一颗。“圣人种不出干净的荷花是他功夫不到家,几个读书人愿意耕犁农事?种成了一把荷花遥祭行了,谢谢他多年教养我们诗词。”

    她完全能理解离不开土壤的想法,可在见识过六个庄子施了肥仍长不出粮食后,她有了深深的感触。

    她宅子里的水循环够,又规划了一个跨院准备做水耕种植,荷花只是其中一小点儿。

    “好像什么事在姑娘眼里都不难了。”白露又抓起莲子去硬壳,果真稍用力莲子又碎开了,惹了颜娧又是一阵笑。

    “没关系!我来就好!本来力道就不好抓。”颜娧见白露一脸茫然,偏了头想了想。“白露姊姊帮我去找些青蛙可好?”

    白露一听活计来了立马振奋了。“姑娘要青蛙做甚?”

    “宅子里水路多,多来些青蛙让他们住在廊下水道与花圃的,一来省去蚊虫麻烦,二来对荷花鲤鱼而言是好邻居,三来听蛙鸣趣也是好主意。”

    她的宅子已初俱规模,立秋可真真上了心,在主院与门房还特意寻来了金丝楠木配合岩壁作隔断,整个院落用色大气不奢华,内蕴深厚。

    归武山上带下来的奇石嶙峋遍布与水路廊道、造景竹林互映轻慢悠闲,还没入住都已经舍不得离开了。

    数片白竹帘幔在屋前廊下遮荫,调节屋内明亮,屋内特意挑选了能凝神安定的柏木家饰,在廊外都还能感受那片祥和安宁的气息。

    “宅子里真养青蛙?”

    颜娧觉着白露的神情是想到癞蛤蟆了。“别找身上有疙瘩的,也别找颜色鲜艳的!”

    有疙瘩没美感,颜色鲜艳八成有毒。

    “我记得有种树蛙被称为狗蛙,就因为他叫声像狗,来的路上听过一次,可有趣了!”颜娧开始思考着怎么开始生态农耕,这些可都得先行培育,否则六个庄子都要用上还真不够。

    “原来老是在田间叫的是蛙不是狗啊!”白露挑了眉也有了兴趣,她听过没见过,还以为是哪里的野狗往田里钻呢!

    颜娧对白路招招手,意示她附耳过来,小小声的说。“今晚再帮我到城东那些生长得不错的庄稼田里捞一些田螺回来。”

    白露诧异的嘴角抽了抽,看不出来姑娘爱这味啊!“姑娘爱吃田螺?”

    颜娧放下手中的莲子看她。“谁说要吃我要吃来了?我要养。”

    “养青蛙还要养田螺?”白露没办法把两个关联起来。

    “嗯!”颜娧肯定不过的点头,唇边的梨窝都出现了。

    “怎就非城东的庄稼呢?让人误会了我可会被往死里打的。”白露光想就打了寒颤。

    深更半夜跑去别人庄稼抓田螺能信嘛?

    “越丰硕的庄稼田螺越聪明。”颜娧眸子闪烁着光彩,依着白露的脚底功夫能轻易被抓到吗?

    “田螺还能有笨的?”白露尾音都高了八度。

    “要是被妳发现抓回来的不就是笨的?”颜娧咯咯笑。“可别小瞧了田螺,牠在田里功用可大了!”

    白露不可置信的瞇眼,虽然姑娘还没有坑人的前例,可让她偷田螺也太......

    颜娧耐着性子解释。“水不好田螺活不了,田螺还可以帮忙照顾秧苗,若是繁殖量多了,还能是庄稼人的盘中飧,水生庄稼要长势好,可少不了这哥俩好。”

    “可我怎么知道田螺聪不聪明?”白露被她的诚恳说服了,深怕找不到回来会碍事。

    颜娧深觉着白露单纯可爱,脑子里已经脑补白露窝在田埂间问田螺聪不聪明,这让她忍俊不住的笑了。“看看他们身上的青苔,青苔越多代表越聪明。”

    “......”还真有聪明的?

    “啊!”颜娧突然惊呼提醒道。“白露姊姊记得戴上一些磷粉。”

    “为啥?”白露一脸蒙。

    “一般人见着农田里有青森森的磷火会选择跑,不会选择找。”

    白露嘴角抽了抽,姑娘这是让她扮......

    ......

    黎承与黎祈在婉谢用膳后拜别了太后与雍德帝,黎承拎着整日作死的黎祈回到黎家在京城城南偏远的宅子。

    黎家是少数婉拒帝王为皇后家族恩封的家族,百年家业传承都是科举考试封官。

    到了这两代出了两位皇后依然婉拒分封荫爵,只为保有世代纯臣的家训,在察觉黎后死因不单纯后,家族才首次动用太祖遗训把孩子带离皇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