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107章 巨大的恐怖(求订阅!)
    发动机喘振顾名思义就是发动机压气机气流沿压气机轴线方向发生的低频率、高振幅的振荡现象。这种低频率高振幅的气流振荡是一种很大的激振力来源,它会导致发动机机件的强烈机械振动和热端超温,并在很短的时间内造成机件的严重损坏。所以,任何情况下,发动机进入喘振状态都是非常危险的。

    如果说陈麒在之前只是慌张与害怕,那在发现发动机喘振的那一刻,陈麒骨子中的恐惧被毫无死角地激发了出来。

    他视线下移,在上DU的发动机数据显示之中,N1指示和EGT数值在持续性地上下波动,起伏变化非常明显,这就是活生生的发动机喘振的证明。

    “真的喘振了!”陈麒的手心都出汗了,他晓得发动机喘振是有记忆项目的,但是他不敢做,在如此高空,他不敢收油门。

    陈麒立马松开自己的肩带,斜着身子,用力地推了几下老教员,嘴里还喊着:“喘振了,你TM倒是给我醒过来啊!”

    然而,推了好几次,老教员根本没有一点儿醒转过来的迹象。

    陈麒尝试数次,依旧唤不醒老教员,于是作罢,他的左手缓缓地搭上油门杆,犹豫着要不要做发动机喘振的记忆项目。

    发动机喘振如果不即使处理,将会对发动机造成严重的损坏。陈麒如何不知道这一点儿,可是他就是没有信心自己做。

    猛地,陈麒放开了握着油门杆的左手,临到最后,他都没有勇气和决心自己完成发动机喘振的记忆项目。

    陈麒放开油门杆之后,将手挪到了通讯面板,将发射端转换到旅客广播的位置。他也明白现在情况紧急,由不得通过乘务组再进行旅客广播了,他将自己进行旅客广播,寻求其他飞行员帮助。

    一切就绪之后,陈麒略微组织了下语言,就准备进行旅客广播,可就在这时,耳机里率先响起了一段其它的语音。

    “所有人!安静!别动!”

    ......

    客舱之中,徐显观察片刻圣艾尔摩之火,只觉得一股子寒意从天灵盖直冲上来,便是如徐显这般天生镇定之人都止不住地脊背生寒。

    忽地,徐显耳朵动了一下,如受牵引一般,他的心脏也在同时狠狠地收缩起来。他将视线从圣艾尔摩之火上移开,回到舱内,在客舱的每一个角落处巡回,试图找到声音的源头。

    由于此时客舱之内极为嘈杂,徐显很怀疑他是不是听错了,然而,仿佛魔音一般,他总觉着心头开始爬上了不安。

    “咚!”

    陡然间,一声沉闷的气爆声终于被盖过了客舱的杂音,清晰地传入了徐显耳中。这一刻,徐显确定了,他并没有出现幻听。

    周围的乘客或许没有听到,或者听到了,但意识不到这声气爆声意味着什么,竟是没有一个人起了不祥的念头。

    然而,徐显听到了声音,也知道这个声音......

    这是发动机喘振的声音!

    不过,客舱之中终究是过于嘈杂,徐显只听见了一次清楚的声音,之后便再无所闻。徐显屏住呼吸,始终无所得。

    众人还在被圣艾尔摩之火的奇观所吸引,所称奇,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已然降临。

    徐显暗骂一声,这种环境下,他根本无法做出准确的判断,目光闪烁之间,最后穿过走廊,落到了位于前舱的乘务长身上。

    不在此停留,徐显直接冲到前舱乘务间,一把抓住乘务长的手腕:“帮我调旅客广播,我有话要说。”

    徐显知道驾驶舱的通讯面板中怎么调旅客广播,但是不晓得客舱的语音面板怎么调,不得不求助于乘务长。

    乘务长见徐显如此焦急,心中不由一凛:“什么事?”

    徐显此时心脏都快跳到嗓子眼了,以极为凝重的口气道:“要命的事!”

    “好!我帮你调!”乘务长也不是婆婆妈妈之人,如果只是借用一下广播系统,倒不算是多大的事,尤其是在如今有些诡异的情况下。

    乘务长稍微操作了下语音面板,便将话筒递给了徐显:“已经设置成广播模式了,你现在说话,全客舱的人都听得见!”

    “谢谢!”徐显接过话筒,脑中盘桓数秒,接着便是对着话筒吼道:“所有人!安静!别动!”

    徐显几乎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感觉就算不借助广播的助力,照样可以传遍整个客舱。就算是隔着驾驶舱厚厚的门,陈麒依旧可以清晰地听到徐显的吼声,不仅仅是从耳机中。

    徐显的暴喝犹如凛冽的寒风吹过,冻结了原本沸腾的客舱气氛,大家真的在同一时刻闭上了嘴巴,虽然他们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听徐显的话,可能是被徐显的气势所摄。

    再无人说话,再无人走动!一瞬之间,整个客舱都是落针可闻,此时,一切都明朗起来。

    “咚!咚!咚!”犹如一颗强壮的心脏在粗猛跳动的声音,这声音瞬间回荡在客舱中的每个人的耳畔。

    徐显感觉自己所踏之处可以体会到极为明显的起伏,就似乎现在不是在飞机上,而是在怒海孤舟上。

    但是,细心的徐显敏锐的觉察到了一丝异样。这次飞机的起伏并非前后上下的波动,而更集中于左右的摆动。

    那沉闷的响动和起伏的状态,让得飞机仿佛被赋予了生命,活过来了一般。

    然而,只有徐显知道,这并非生命的悦音,而是死亡的召唤。

    徐显的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个不易察觉的小动作,然而,却是被不远处的乘务长捕捉到了。

    徐显怕了!

    只要发动机不出现问题,那么事情很可能还有极大的转机,毕竟有了动力,一切都有可能,没了动力,数十吨的铁疙瘩在天上可怎么也操作不起来。

    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发动机出问题了。

    徐显放回话筒,快步跑回经济舱,找了稍前处的位置,透着窗户往发动机那边看。

    客舱里的所有人都是静静地看着徐显,没有人说话,但是很多人的眼神都是像看疯子一样看徐显。

    之前看圣艾尔摩之火的时候,徐显是隔着人群,远远地瞧了几眼。这次,徐显直接扒开人员,挨着窗户往外面看,他必须要分辨到底是哪一台发动机出了问题。

    徐显先是选择左发动机,只是细细分辨之下,发现左侧发动机并没有什么异样。

    还好,至少还有一台发动机是没问题的!

    徐显擦了下额头的汗水,刚才一直一惊一乍的,确实有些劳神了,背上都是黏糊糊的。

    舍开左侧发动机,徐显换到了另一台发动机,只是还没有贴近窗口,徐显的步子就停下来了。

    右侧发动机的进气道道口在闪烁着别样于圣艾尔摩之火蓝色炫光的亮黄色辉光。徐显瞬间就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这是发动机回火,发动机喘振的表现之一。

    飞机上的乘客都是外行看热闹,只觉得圣艾尔摩之火很是好看,却是没有注意到进气道道口的危险之光。

    故障的发动机已经确定,然而,接下来的问题似乎更加严重,他低声而言:“为什么没有收油门?”

    徐显的耳朵非常灵敏,光从发动机的轰鸣声中就能听出来油门的大小。不过,正是从发动机的声音中听出油门并未减小,才让徐显更加急切。

    发动机喘振是有记忆项目的,而且并不算是复杂,只需要断开自动油门,然后对受影响的发动机进行收油门处置。

    对于故障发动机的油门要一直收,收到再没有喘振现象或者油门收光。这并非是什么有难度的操作啊!可是,从刚才听到发动机喘振的声音开始,已经维持了一段时间了,怎么油门一直未动?

    发动机喘振的诱发因素很复杂,但是,在转换为发动机严重损坏之前,一切都存在着可以转圜的余地,至少可以保持减推力运行。

    可要是错失了最佳的处置时间,导致发动机部件出现严重损坏,那发动机基本就报废了,再也指望不上了。

    不说其中金钱损失的不对等,就是对动力缺失的程度都不可同日而语。

    一台只能减推力运行的发动机怎么也比一台完全报废的发动机要更加有用吧!

    然而,就是这个争分夺秒的过程,驾驶舱却始终没有任何反应。从烟雾出现到现在发动机出现问题,这架飞机的驾驶舱都没有任何反应。徐显甚至一度怀疑这飞机莫不是无人驾驶的飞机。

    “难道说这烟把驾驶舱的人给呛晕了?”徐显脑子转动了一下:“不应该啊!不至于才对啊!”

    这烟虽然说是呛人,还决计不到能呛晕人的地步,总不至于驾驶舱里的两个人都齐齐中招了吧?其概率几乎可以忽略了!

    可现实就是驾驶舱放任着发动机喘振的故障,而并未有任何处置手段。要不是驾驶舱的人全失能了,要不是机长和副驾驶都眼瞎耳聋了,若是细品,似乎二者并没有什么区别啊!

    不管怎么样,为今之计都要去前舱问个明白。

    在一众乘客讶异的目光中,徐显再度奔向前舱。自始至终,徐显匆匆而来,匆匆而去,颇有些符合众人对他审视的眼光。

    徐显再度回到前舱乘务员,直接问向乘务长:“最近跟驾驶舱通过话吗?”

    “不久之前才通过话,怎么了?”乘务长说道。不知为何,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那为什么不收油门!”徐显听闻驾驶舱并没有失能,当先情绪异常激动,几乎是吼着跟乘务长说话的:“发动机都喘振了!”

    在持续性的发动机喘振情况下,驾驶舱依旧没有做出反应,这是人做的事?如果说之前烟雾的事情,徐显还能稍微镇定些。可是,现在发动机出了问题,那就是迫切关乎到飞机上所有人的生命安全,其中就包括到徐显自己,他再也坐不住了。

    “发动机怎么了?喘......喘振?”对于如此专业化的词汇,乘务长还是第一次听说,但是涉及到发动机的问题,就算平常人都知道不是小事。

    “喘振!发动机喘振,在这么不做事,发动机要熄......火的!”原本徐显极为激动,可熄火二字说到嘴边的时候,突然想起声音太大会被其他乘客听见引起骚乱。瞬间压低了声音,算是拉了回来。

    “熄火!”这下乘务长算是听明白了,一把将帘子拉起来,下面的谈话可不能让乘客们听见,听见了,那客舱可就是要翻了天了。

    徐显眼见乘务长算是知道了问题的严重性,极为严肃道:“我要跟驾驶舱说话!”

    这次乘务长没有迟疑,只是问道:“你是哪个公司,哪个机型?”

    乘务长这么问就是准备跟驾驶舱说明情况了,乘务长自己看来也在怀疑现在驾驶舱的能力了。

    “星游航空的,737机型,徐显!”徐显简明扼要地说明了自己的情况。

    其实这时候徐显也应该说明一下自己的级别或者经历时间的,但是徐显留了个心思没有说。他怕自己的学员级别会使得自己没有话语权。

    从刚才到现在的驾驶舱的行为已经让徐显对他们完全丧失信心,他宁可相信自己的操作,也不信前面驾驶舱里的人的操作。

    好在乘务长毕竟不是飞行人员,并没有意识到要追问徐显的级别和经历时间,得到这些信息之后,直接就准备联系驾驶舱。

    可在乘务长刚踏出一步的时候,徐显一把抓住乘务长的手臂:“跟驾驶舱说下发动机喘振的事情。还有......若是前面有什么操纵上的困难,我可以代劳!”

    这已经是赤裸裸的自荐行为。

    徐显已经是急不可耐,喘振当前,已经是片刻耽误不得。

    对于徐显如此急切的行为,乘务长只是点了点头,向着驾驶舱请求通话成功之后,乘务长便是说道:“驾驶舱,我们这边有一个自称星游航空,737机型的飞行员。他告知我们出现了发动机喘振的情况......”

    乘务长没有继续往下说,她感觉说到现在已经足够让驾驶舱做出判断了。

    果不其然,一听到乘务长提到发动机喘振的情况,陈麒只感觉肩膀上的担子瞬间就卸下了不少。仅在客舱,不依靠发动机数据提示就能发觉出发动机喘振的人定是飞行员无疑了,而且还是737的机型,完美契合。

    星游航空的话,那不就是长隆航空的下属公司,不就是自家人?

    一切似乎迎来了转机!

    “挡好口子,让他进来!”陈麒急切道。

    就算陈麒现在急得不行,还是知道让安全员挡住口子,防止有人冲击驾驶舱。

    乘务长提了一句:“他是私人出行,没有带证件的,没关系吗?”

    不是说没有证件就不能进入驾驶舱。在紧急情况下,机长认为对飞行有益的人都能进入驾驶舱。不过,乘务长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驾驶舱。

    “喘振都知道,还不是飞行员?快!别婆婆妈妈!”陈麒瞬间就恢复了趾高气昂的状态,对着乘务长就是一通吼。

    乘务长这时候也跟陈麒计较不得,放下电话通知徐显:“你可以进驾驶舱了!”

    徐显心脏狂跳,这时就听驾驶舱舱门松锁的清脆声音,驾驶舱舱门微微动了一下,门开了!

    徐显刚踏出一步,耳朵忽地一动,周遭的轰鸣声瞬间安静下来很多。徐显原本狂躁跳动的心脏猛地一窒,一股无法言喻的巨大恐怖缓缓袭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