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105章 圣艾尔摩之火(求订阅!)
    徐显缓缓伸出右手,平悬于半空。等待稍许,指尖之上若有若无地铺上了一层极细密的尘渍。

    “这是什么......”徐显喃喃自语,他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尤其是在万米高空的飞机上。不过,他的第六感告诉他,仿佛要有大事发生了!

    此时,有了起头之后,乘客的不满已经如那难以压制的沸腾蒸汽,开始喷薄而出。机组长时间的无作为让得乘客已经积聚许久的怒意终于爆发出来了。

    徐显没有跟着其他乘客那边发泄着自己的情绪,如此行事,如此逼迫机组人员,没有任何意义,除了给机组人员增加的无谓的压力。

    当然,徐显也不觉得其他乘客就是愚蠢的。这只是普通人的正常表现而已,也是基于机组行为的合理反应。

    现在飞机搞得跟云顶天宫一般烟雾缭绕,就连呼吸都困难。可是,没有一个机组人员人员能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或者处置的手段措施。就这么仿若无事地往前飞,换到谁身上,谁都会不满!这是对生命的不尊重。

    许是由于情绪过于激动,不少乘客吸入了更多的烟雾,便是响起了此起彼伏的有一阵咳嗽声。一瞬之间,整个客舱就好像变成了医院呼吸科的病房,都是不住的咳嗽声和喘气声。

    这时候的徐显脑中想起了一个极为可怕的念头,硫磺味这个信息实在是具有具有明显的标志性了。

    他缓缓在转头,看向窗外,外界是犹如是坠入墨海一般的漆黑。在那几乎吞噬一切的黑暗之中,有一点儿若隐若现的红点,就好像巨兽嗜血的眸子在窥伺着这架飞机,似乎随时都能将飞机一口吞下。

    这个隐隐而现的红点正是飞机的航行灯!

    航行灯是航行中供空中交通互相发现的判断飞行方向而装在飞机上的信号灯组。规定飞机应在其两翼尖上装有航行灯,并规定左翼尖为红色灯和右翼尖为绿色灯。当然,习惯上,在飞机的垂直尾翼的翼梢之上还有一个白色的灯光。

    飞行机组可以通过目视观察到的灯光组合来辨别对方飞机与自己的相对位置。

    飞机航行灯跟频闪灯不一样,航行灯是恒亮的,而非闪烁的。然而,徐显透过窗户向外看,不仅灯光非常暗,而且还有不规则的闪亮情况!

    这是飞机进云的表现之一!由于云雾的遮挡,使得灯光变暗,同时,又因为云雾的不均匀性,让得灯光出现不规则的明暗变化。

    不对!如果按照徐显的猜想,外面的应该不能算是云雾,而是另一个更加可怕的东西,一切的罪魁祸首。

    徐显猛地起身,他需要验证最后一个东西,以此来符合自己的猜想!

    他一路穿过头等舱和商务舱,直奔前舱乘务间。

    在前舱乘务间中,乘务长和二号乘务员正在打湿小毛巾,准备给乘客们分发下去。湿毛巾的过滤烟雾的功能比干的要好上不少。

    徐显来到乘务间,直接拉开与头等舱的帘子,将两个区域隔绝开来。

    乘务长被突如其来的徐显吓了一跳,可是她一时没有认出徐显,只当他是普通的乘客,于是说道:“先生,这里是工作区域,请你立刻回到自己的座位。”乘务长话音刚落,帘子被掀起,安全员尾随而来,一把就抓着徐显的手腕,以防他有冲击驾驶舱的危险行为。

    刚刚他在头等舱监控之前从盥洗室带过来的男乘客时,由于大部分精力都放在那个男乘客身上,加之外界呛人的空气,让他本就有些难以集中,竟是在徐显通过头等舱的时候,没有反应过来。

    他只觉得一个人影从身边一闪而过,带起一阵微弱的气浪。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徐显已经将帘子拉开了。

    安全员哪里还坐得住,赶紧掀开帘子,进了乘务间,去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

    徐显被安全员抓住手腕,并不慌张,而是死死盯住乘务长:“你知道现在我们的高度是多少?”

    “高度?”乘务长没想到徐显问的是这种问题:“你什么意思?不对,你不就是那个......”

    就在乘务长话还没有说完的时候,帘子再度被掀开,是一个普通乘客打扮的人。就是坐在43B的那个便装安全员。

    便装安全员原本一直在徐显后排安安静静地监视徐显。然而,时间长了,徐显都是没什么异动,而且看上去也很正常,长久之下,便装安全员稍稍有些放松了。

    哪里知道,他刚放松下没多久,徐显忽然起身,直接往前舱冲,吓得便装安全员一身冷汗,以为徐显是准备冲击驾驶舱。

    这时候哪里还能坐着,就准备立刻追上去。只是,中间座位出来的时候终究有些许不便,愣是耽误了一小会儿,使得他没有追上徐显。

    一时间,小小的乘务间挤下了整整五个人,气氛顿时有些微妙起来。

    便装安全员的出现,让得乘务长终于是确定了徐显的身份。不就是之前那个建议乘务员去检查盥洗室的40C的乘客吗?她还让便装安全员特别关注徐显的。

    按照之前那个乘务员的说法,这个乘客好像也是空勤人员。

    “你刚才问我飞机的高度?是有什么问题?”乘务长也是心思敏捷之人,徐显火急火燎地冲到前舱乘务间,绝对不是单纯地就想问问飞行高度,肯定是发现了什么问题。甚至说,这个乘客可能找到了不明缘由的烟雾的来源。

    徐显甩开安全员扣住自己手腕的抓握。而安全员看乘务长说话的架势,似乎这个人并不是什么危险人物,也就在徐显甩开他的手的时候,顺势松了手。

    徐显没有直接回答乘务长的问题,而是格外郑重道:“你到底知不知道?这个很重要!”

    乘务长凝视着徐显的眼睛,那是一双清澈无比的眸子,不带有哪怕一丝的污垢,给人一种愿意相信他的魔力。

    “我不知道!”乘务长叹了一口气:“驾驶舱并没有说起飞行高度的问题。”

    徐显眼中精光连闪,鼻间呼吸着愈加浓烈的烟雾,他忽然抬头,直视乘务长:“我要跟驾驶舱通话!”

    乘务长嘴唇微微抿起:“你是飞行的?”这时候已经没有隐瞒下去的必要,徐显当即点点头。

    乘务长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带证件了吗?”

    徐显:“没有!我是私人原因出行,并没有带证件。”

    乘务长皱起眉头,这种没有证件的情况,她也有些拿捏不准:“我请示下驾驶舱。”

    要是在平时情况,乘务长根本不会让没有身份证件的人跟驾驶舱通话。然而,现在这个乘客似乎知道些什么,她觉得有必要让他跟驾驶舱沟通一下。

    而且,之前她跟陈麒那次通话,让她觉得驾驶舱的两个人似乎并没有那么可靠。客舱之中,不少乘客在闹,她们乘务员都在尽力安抚。但是,不代表乘务员就不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到目前为止,就连她们乘务组也对状况的细节一无所知。仅有的几次与驾驶舱的通话,驾驶舱都没有给予她合理的解释。

    要不是职责所在,她真的想厉声质问质问驾驶舱的两个人。

    “我就是跟驾驶舱通下话都要请示?又不是进去!”徐显无语道。他现在没有证件,要是进入驾驶舱,需要请示的话,他还可以理解。如今,他就是想跟驾驶舱说几句话都要请示,也太过于小心了吧!

    难不成自己能通过电线杀人不成?

    “不好意思,公司规......”乘务长的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后面客舱猛地爆发出一阵刺耳的骚乱。

    乘务间所有人的注意力瞬间被吸引过去。安全员的的反应最快,掀了帘子,急速朝经济舱跑过去。他分辨出动静的源头就在经济舱。

    徐显的目光忽地扫到舱门处的窗户,隔着窗户,他看到一丝淡淡的蓝光。在万米高空之中,这点儿诡异的蓝光显得格外令人毛骨悚然。

    徐显如受指引般将目光转向客舱走廊。这时候,头等舱和商务舱之间的帘子都已经被拉开,视线畅通无阻,他可以直接看到经济舱的情景。

    原本徐显以为突然而起的动静是经济舱的乘客又开始闹事了,然而,事情跟他想得并不一样。大量的乘客分列两边,趴伏在机舱窗户之上,向着外面看去。

    隐隐约约的,徐显在嘈杂之中分辨出出现频率最高的字是......火!

    徐显全身汗毛瞬间根根直竖,暂且搁置与驾驶舱通话的事情,快步跑向经济舱,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驾驶舱内,陈麒在老教员昏迷之后瞬间慌了手脚,又是推了几下老教员,在没有得到回应之后,脑子嗡嗡作响,顿时失了方寸。

    他的眼中尽是慌乱,哪还有一点儿专业飞行员的镇定。他平时端着一个飞行员的名头,何时真做过飞行员的实事?全都是机长教员们的溜须拍马。

    现在临到问题出现之时,教员已经失去意识,他才开始发现自己真是什么都做不了。或者说,他仅有的一点儿知识在如此慌乱的心态下,根本施展不出来,他已经失去了一个飞行员该有的思维能力。

    现在不管如何,肯定是要备降了。就算没有烟雾的事情,单单是教员失去意识的情况,就不符合最低的机组搭配标准,定是要先行备降的。

    有了些许想法之后,陈麒才觉得心里稍定,联系商都区域管制:“MAYDAY,MAYDAY,MAYDAY,商都管制,长隆5677,机舱内出现不明原因的烟雾,机长失能,申请就近着陆。”

    现在的情况的飞机内充满了不明情况的烟雾,而且机长昏迷,情况未知,需要最优先级的着陆顺序,因而,陈麒直接宣布了紧急状态,以求最短时间内落地。

    这本是没什么问题,然而,回应陈麒的是滋滋滋的电流杂音。其中,隐隐约约,好像有点儿人的声音,但是,陈麒根本就听不见。

    陈麒以为商都管制没有听见,再度重复了一次:“商都管制,长隆5677,机舱内出现不明原因的烟雾,机长失能,申请就近着陆!”

    商都区域管制室,管制员打了个哈欠,七八点钟,刚吃完晚饭的时候,最是容易犯困。而且,他所管辖的区域现在就两架飞机,根本没啥要事,实在无聊得紧。

    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瞟见雷达屏幕上有一架飞机亮了一下,这是飞行机组在说话的标志。与此同时,他耳机中响起断断续续的呼叫声:“MAY......56.....原......着陆......”

    这段呼叫声不仅仅杂音极大,而且有非常明显的断续,根本听不清楚。

    管制员扫了眼雷达屏幕,上面有飞机的航班号,便是主动询问:“额,长隆5677,你再重复一下,干扰了。”

    管制和飞机之间的无线电通话经常会受到不同因素的干扰,导致信号出现不稳的情况。这个信号受到干扰的情况并不算少见,管制员倒是没有多在意。

    信号干扰了,再询问一下不就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事。

    然而,管制员询问长隆5677的话落到陈麒耳朵里,几乎就是毫无意义的电流杂音。

    陈麒当下又重复了一次,可传到管制员那边,又是断续的不稳定的信号。

    “长隆5677,信号还是有问题,你换一部发射机试试。”管制员说道。

    如果持续性的通讯信号有问题,管制员通常会让飞行机组试着换一下发射机。在飞机上,一共有三个不同的发射机,很少会有三部发射机信号都很差的情况。

    然而,管制员的话在陈麒听起来,就是持续的电流杂音。不过,这次稍微还一点儿了,听到了一两个似有似无的汉字。

    不过,就算如此,依旧是毫无意义。

    “什么玩意?”陈麒只觉得今天是不是出门没看黄历?机长指望不上,乘务长也是废物一个,现在联系商都管制申请优先着陆权都不行,似乎全世界都在跟他作对。

    这时候的陈麒就显露出他的专业技能的不扎实。乘务长有没有用暂且不说,机长失能,紧急情况下,联系不到管制都有相应的处置程序。陈麒现在自怨自艾,只能说明他自己底子太弱而已。

    而且这种不明缘由的烟雾到现在根本搞不清楚问题所在。不管是发动机火警,APU火警,货舱火警还是轮舱火警,都没有任何警告。然而,就是在没有火警警告的情况下,整个机舱充满了几乎肉眼可见的烟雾,他都不知道这些烟雾是从哪里钻出来的。

    最最搞笑的是,机长竟然被这烟雾给呛晕了,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商都管制,长隆5677,听我信号几个?”陈麒不死心,继续呼叫商都区域管制。

    再一次的长隆航班的低质量通讯引得管制员有些烦了:“长隆5677,这部发射机也不行,再换一个。”

    没过多久,长隆航空的通讯信号依旧是极差。这时候,管制员再也忍不住了,联系另一个航班的飞机,让其帮忙转达一下:“蓝天9883,你跟长隆5677说一下。他发射机有问题,让他赶紧换一部发射机。”

    遇到这种持续性的通讯信号不良的情况时,让其它飞机作为中继站的做法还算是相当常见的。

    蓝天9883的机组倒是非常配合,当即就听话地转达了商都管制的要求:“长隆5677,商都让你换部发射机,你现在这部发射机信号不好。”

    结果,蓝天9883的机组等了半天,硬是没有任何回应。

    “商都,你说长隆5677是不是通讯系统有问题了?”这时候,就算在迟钝也能察觉出长隆5677似乎出了些问题了。

    商都管制说话的时候是向全频道说话的,因而,前几次商都一直让长隆5677更换发射机的话,蓝天9883的机组也是听到的。管制说了这么多次,长隆的机组还是维持那个通讯质量,不是长隆的机组听不见管制的声音,就是长隆的飞机三部发射机全部不行了。不管是哪个原因,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

    而且,不仅是管制那边叫不到人,就连自己呼叫他,长隆那边也没有一点儿反应,实在是怪异得很。

    商都的管制员觉得好像真有些问题,不过,倒是没有过多在意。可能在某些电磁干扰非常强烈的区域,无线电通讯的信号就是不行,出了那片区域就好了。

    若是真的通讯有了问题,他这边应该可以看得见机组挂起的特殊代码的。

    “蓝天9883,联系长丰134.65。”商都管制说道。

    “长丰164.65,蓝天9883。”蓝天航空的机组回答道,忽然,他们又接了一句:“今天你们那边空气质量不行啊,我们低空飞行的时候,闻到机舱内有些异味。”

    这次蓝天9883的飞行高度并不高,只有六千米,相比于长距离巡航的高度来说,确实不算高了。

    然而,在六千米高度巡航的时候。不管是驾驶舱,还是客舱反应,都有比较淡的异味。机组猜测应该是外界空气的原因。发动机引气吸入外界空气,经过组件灌入驾驶舱和客舱,导致机舱之中出现了难以预计的异味。

    “还是你们附近有什么大火灾?我们闻上去有点儿像是烟味。”蓝天9883的机组补充道。

    说实话,蓝天航空的机组当时还吓了自己一跳,毕竟在飞机上闻到烟味是危险的。最后经过整套机组的严密检查才最终确定不是飞机本身的原因。那就只能是外界空气的原因了。

    “没有吧,我这边倒是没有相关信息。”商都管制说道。

    蓝天航空的机组也只是随口说两句,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

    “那个长隆的飞机也在这片区域,要是他们也能闻着烟味,别吓着备降了。”蓝天航空的机组笑道。

    意思也简单,自己身先士卒,搞明白了烟味是来源于外界。不过当时也确实吓得不轻,要是有个胆子小的机长估计得做出误备降的操作来。蓝天航空的机组就是将这个信息提供出来,以供其他机组参考。

    毕竟,飞行机组提供的信息也是非常具有参考价值的。

    商都管制员一下子就明白了蓝天航空机组话里的意思,当下说道:“要是能联系上长隆航空的那架飞机,我会将这个信息转达给长隆机组的。”

    “谢谢了!”商都管制员临最后还补了最后一句道谢的话。

    蓝天航空的机组转频之后,他所负责的区域就剩长隆航空那一架飞机了。长隆航空附近又没有其它飞机,倒是没什么影响的。而且,长隆航空的那架飞机既没有挂紧急代码,也能保持稳定的高度和速度,看上去似乎并没有什么大问题。

    再等一段时间联系长隆的机组试试,或许等出了某些电磁干扰强烈的区域,一切都能恢复正常了。

    管制员那边不急不缓,长隆5677的驾驶舱内却是洋溢着无限焦虑的情绪。

    现在情势紧迫,可又偏偏联系不到管制。没有管制许可,陈麒可不敢擅自下降,万一下面有飞机怎么办?造成交通冲突怎么办?那可是攸关性命的事情,不可不慎重啊!

    “直接挂紧急代码不知道再下降,会不会有问题。”陈麒只觉得烦闷无比,忽地,后面传出来一阵阵喧闹声。

    陈麒本来就狂躁得厉害,客舱响起的动静瞬间就让他濒临崩溃的内心越过了临界点。

    “TMD在搞什么玩意?”陈麒按下前舱乘务间的监控,看到此时前舱乘务间聚集了足足五个人。其中,还有两个便装的乘客样子的人。

    没多久,安全员率先冲出乘务间,看方向好像是往后舱跑过去了。而其中一个便装的年轻人紧随而出,跑了出去。

    “什么情况?”陈麒心里疑惑,似乎现在没有一件事能让他理解的。

    蓦地,陈麒心有所感,缓缓抬头,目光开始转移到风挡之外。与此同时,徐显也已经到了经济舱,同样顺着经济舱的窗户向外看去。

    一个客舱,一个驾驶舱。一个徐显,一个陈麒!

    他们的动作出奇的一致,表情出奇的一致,尽是惊恐与震撼。

    淡蓝色的火光折射到他们的瞳孔之中,映衬得如同梦幻之花的绽放!

    在他们的目光所及之处,犹如燃烧虚空而现的蓝色焰火在机体之上,跳跃着诡异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