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100章 徐清的私生子?
    “嗯啊!我知道啊!你刚才不是说了吗?秦宗阳嘛,我记得!”韩起奇怪道。

    星游航空飞行部副总经理是什么唬人的名头吗?需要这般重复提起?

    秦宗阳只感觉头顶生烟,怒火燎原。从来都是他无视别人,哪里有被别人无视的时候。当然了,如果对象是韩起的话,另当别论。

    徐显摆摆手:“谢谢你的好意,我确实没有转投其它公司的想法。”

    说完,徐显拉着秦宗阳便是离开了一楼大厅,只余下韩起面带些许笑意地站在原地。

    等到徐显和秦宗阳走远,韩起拨了一通电话:“航司交流大会的行程帮我确定下来吧!”

    之前他有意参加星游航空举办的航司交流会,但是并没有完全确定。这次,韩起似乎多了一个确定要去的理由。

    徐显和秦宗阳离开了监管局大楼,出了大门之后,并没有立即打车回机场,而是沿着马路溜达了一会儿。

    后期加机组回滇云的事情已经被秦宗阳搞定了,时间还很早,急着去机场倒是没什么必要。

    “话说,你为啥这么干脆地拒绝韩机长啊?你就没有一点儿心动?”秦宗阳非常好奇地问道。

    说实话,应该很少人能够拒绝韩起的邀请吧!还是韩起本人亲自开口的。

    徐显不以为意:“为啥不拒绝?这人难道不是神经病?”

    “神经病?你在说什么胡话!”秦宗阳皱着眉头:“你不知道韩起吗?”

    徐显:“知道啊!不就是刚才那个机长吗?怎么了?”

    “那你还拒绝得这么干脆?换做是我都不一定如此坚决,毕竟是民航第一人的邀请啊!”秦宗阳不由感叹道。

    徐显的脚步猛地顿住:“什么民航第一人?韩起?”

    “对啊,不然还有谁呢!客机螺旋事件的处置人啊!别说你不知道。”秦宗阳说道:“不过,你这定力是真的厉害,连韩起邀请......不对!你哭什么?”

    “啊?我哭了吗?”徐显摸了下自己的眼角,的的确确是有些许湿润:“可能是有些感慨吧!”

    秦宗阳:“什么感慨?”

    徐显仰天长叹,眼角的泪水顺着脸颊滑落下来,整个侧脸充满了悲伤:“是我啊!我才是要去第四人民医院的那个人!”

    怪不得,他初听韩起这个名字的时候,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到过,可就是想不起来。

    徐显从出生到徐家破产,除了有一小段学飞的时候关心过飞行的事,其余时间根本没有了解民航的欲望。就连在学飞期间,也只是一心扑在学飞上,对于圈子里的八卦从来不打听。

    韩起虽然在民航圈子里风头五两,但是终归没有破圈,跟民航不沾边的人还是多数人不晓得韩起的。要不是秦宗阳提起的客机螺旋事件,徐显还就想不起来韩起是谁!

    他似乎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不对,似乎错过了一个亿!

    ......

    滇云市,洛霜大厦顶层餐厅!

    洛霜大厦的顶层餐厅算是整个滇云市餐厅中视野首屈一指的了,而且洛霜大厦属于徐清的私人产业,并未划入清源集团,连山雪就选择了此处作为聚会地点。

    所有聚会人员集合起来也就十人,除了连山雪,叶灵,王诗文,其余人员都是女生。

    一众十人先是叙了会儿旧,接着话题不可避免地就转到了连山雪准备的惊喜上。

    聚会之前,连山雪早就放下话来,要在聚会当天给众人一个大大的惊喜,甚至连昨晚住在一起的叶灵和王诗文都不让看的。

    连山雪笑嘻嘻地拿出一个盒子,缓缓打开之后,露出了其中的金锁。

    她小心翼翼地拿出金锁,展示在众人面前。

    “这是在徐子衿的那篇采访里出现的金锁,做得也太精细了吧!”其中一个女生看到做工如此漂亮的金锁情不自禁地想要触摸一下,却是被连山雪打落下来。

    连山雪拿出一副手套:“戴上手套,手上有油脂。”

    虽然徐显是贴身戴着的,看上去也没有什么特殊保护,不过连山雪还是要小心些。她听说人分泌的油脂会使得金饰光泽暗淡,所以特别准备了手套。

    “这么专业?”女生笑嘻嘻地接过手套,戴好之后,才拿起金锁细细端详一番。

    剩下的女生不由自主地围拢过来,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甚至有两个女生就曾经仿照过这个金锁的样式。但是跟连山雪带过来的这个比起来,颜值上的确相去甚远。

    由于当时徐子衿的那片采访中,关于这个金锁的图片并不清晰,所以缺乏细节。因而,她们在仿照样式的时候,加入了一些自创的元素。但是,有了连山雪的这个金锁对比,总是觉得她们仿的,怎么看怎么不伦不类。似乎连山雪的金锁才是正宗一般。

    众人首次见到样式如此精致的金锁,纷纷赞不绝口,还有一些人询问连山雪是在那边做的,她们也准备做一个。

    在场的女生们家境都算不错,再打个金饰倒不算什么大事。

    连山雪哪里知道这金锁是何处所制,当下就说是某个朋友的,后面还是要还人的。至于出自何人之手,她也无从知晓。

    一听连山雪也不知道门道,众人不免有些失落。就在这时,同样凑了热闹的叶灵也戴了手套将金锁要过来。

    将金锁翻面之后,叶灵以一个特定的角度看向金锁反面,顿时脸色微微一变。

    在金锁反面刻有一个徐字,但是在徐字上面竟还是一片小小的梅花纹!

    聚会结束之后,人走了七七八八,就剩下叶灵,王诗文和连山雪还在。

    连山雪这次心情很好,小嘴巴从头说到尾,几乎没有进食。等人散了之后,反倒觉得有些饿了,便是又加了几道小菜,稍稍果腹。

    叶灵,王诗文跟连山雪的关系很好,就留下来说说女孩子家的私话。而且,叶灵也确实有些东西要问连山雪。

    在连山雪吃东西的时候,叶灵开口问道:“你那个金锁真是朋友那边拿过来的?”

    连山雪只是嗯了一声,还是在专注地吃东西。

    “你那个朋友叫什么?”叶灵追问道。

    连山雪停住了吃东西的动作,有些狐疑地看向叶灵:“有什么问题?”

    叶灵:“如果我说这个金锁是真品,算不算问题?”

    如此爆炸性的发言使得在场的连山雪和王诗文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尤其是连山雪满脸的不信:“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是真品?”

    “怎么不可能?你过来看!”叶灵拿起金锁,翻到反面:“你斜视三十度看徐字上面,是不是有一片梅花纹?”

    连山雪哪里还顾得上吃东西,连忙起身查看,顺着叶灵的指导,只是瞧了一眼,俏脸就变了颜色。

    王诗文同样好奇心作祟,也凑过来看。果不其然,一眼就分辨出了那片梅花纹。

    “这片梅花纹只有在特定角度才看得见。我妈跟徐清有些私交,才知道这等隐秘的事情。而且,我是亲眼看过徐子衿的那块金锁的。样式跟你手里的这块一模一样。”叶灵解释道。

    之所以徐字上面有一片梅花纹,纯粹就是徐清夹带私货的想法。梅花纹就是寓意梅婷婷,就算是在给儿女的金锁上,徐清都要塞进去狗粮。

    连山雪听得叶灵的话,脑子一时有些发懵。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是真的!”连山雪喃喃自语。

    然而,叶灵既然说亲眼看过徐子衿的金锁,而且还知道梅花纹的隐秘之事,那十有八九,叶灵说的是真的。

    不过,即便如此,连山雪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金锁明显就是长辈给小辈的吉祥物,据她所知,徐清只给了他儿子徐子衿一块金锁,怎么现在又冒出来一块?

    难道......是私生子?连山雪的脸色开始变得古怪起来......

    见得连山雪失魂落魄的样子,叶灵问道:“你那个朋友叫什么?”

    “徐显啊!”连山雪随口就回答道。

    “徐显......徐......”不知怎的,叶灵和连山雪就仿佛心有灵犀一般,目光缓缓交织在一起,她们互相读出了对方眼中的意思。

    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呢!

    “该不会我们挖到了一些大事了?”王诗文脑筋转得也快,瞬间就跟上了连山雪和叶灵的节奏。

    明明只是赠予子女的金锁,偏偏那人还姓徐,这实在不能阻止某些思维的发散。王诗文从来不相信什么巧合。那如果不是巧合,那结论是相当容易推断的。

    连山雪轻轻咳了一声,止住了王诗文和叶灵的疯狂脑补。

    “我有事先走了,你们就自己回去吧。”说完,拿回金锁,放进盒子里,急匆匆地离开了。

    等连山雪的身影消失之后,王诗文一瞬间也有些迷茫:“灵姐,咱们现在怎么说?”

    叶灵眼光连动,一把抄起自己的包包:“当然是回去!收拾东西回汉京!”

    ......

    翔羽训练中心酒店,徐显的房间!

    连山雪出了洛霜大厦之后,打了个电话给徐显,问明徐显的位置之后,一路直奔翔羽训练中心。

    徐显则是由于白天的事情,有些疲累。刚到酒店房间,就收到连山雪的电话,被一通追问自己的位置之后,就匆匆挂了电话。

    对于这种没头没脑的电话,徐显的想法就是连山雪怕是亲戚来了,神志有些不清楚。

    哪里知道,徐显刚洗了澡,换了一身睡衣之后,连山雪直接找上门了。

    虽说徐显的重要部位都被遮挡住了,但是穿着件睡衣,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着实有些别扭。

    连山雪一进门就开始打量起来徐显,尤其是徐显的脸。

    “这也不是很像啊!”连山雪对着徐显一顿分析之后,着实找不到徐显和徐清模样上的共同点。

    都说男孩的模样随母亲,但是徐显也没见看着跟梅婷婷有多少相似度高的部位啊!

    徐显对于连山雪的评头论足相当不满:“你嘀咕什么呢?”

    连山雪嗞了下嘴:“你认识徐清吗?”

    徐显心里一咯噔:“你什么意思?”

    “就是好奇而已!今天你那个金锁给我的朋友看了,她们都说好看。有一个看过真品的朋友说这个金锁仿跟真的一样!”连山雪在“真的”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一双美目死死盯着徐显的脸。

    果不其然,徐显脸上藏不住事。听了连山雪的话,他脸上明显显露出一丝异样,咽了咽口水,说道:“是吗?那是好事啊!你多长脸啊!没白借给你。那现在能还我了?”

    徐显的表情变化全部被连山雪捕捉到了,连山雪心脏不禁猛地跳动起来,

    不会是真的吧?

    “哦哦,我就是过来还你的。我一向说话算数的!”

    连山雪拿出盒子递给徐显,徐显接过来,打开盒子检查了一下金锁,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将盒子合上,笑道:“没问题!”

    “那.....那我先走了!”连山雪挤出一丝笑容,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房间。

    等出来走廊之后,连山雪依旧心神摇曳......她发现,刚才徐显检查金锁的时候,是特意翻了面,然后斜着看金锁的。

    也就是说,徐显是知道梅花纹的!

    ......

    滇云北市区的一处小区之内,徐显和徐景扬正在兴致勃勃地看房子。

    这间屋子就是徐景扬近来货比三家之后的选择结果。其位置离宁樾小区不远,坐几站公交车就到了,徐景扬上班倒是没什么大问题。

    附近公共交通确实不错,而且房子还是比较新的,甚至看上去都没有住过的痕迹。似乎房东完全就是买过来投资用的。

    这是一处新小区,交通还可以,就是附近配套设施不怎么样,周遭看起来有些荒凉。房东应该是看重这片地区的发展潜力,先囤了一套房,等以后涨价了再转手卖出去。而等房价上涨的期间,总也不能把房子白放着,顺手租出去是相对不错的做法。

    由于这小区附近的生活设施实在不怎么样,这间屋子的租金是一个月一千五,已经是相当便宜了。甚至徐显一度怀疑是不是房东便宜租给他们是让他们过来人肉除甲醛的。

    不过,徐显转了一圈后发现,他所在的那栋楼已经有不少人入住了,又问了下保安,这小区完工已经有段时间了。那被忽悠过来吸甲醛的概率确实比较小了。

    徐景扬陪着徐显将附近稍微转了下。这边最近的有些规模的菜市场,需要走大约二十分钟,有些远,不过还可以接受。

    小区外面零零散散还有些便利店,一些常用物品可以买到,至于大一些的超市或者商场,那就要四五十分钟的脚程了。

    爷俩儿一合计,这些问题还好,不算很大,为了廉价的房租,这些是可以忍受的。

    房子新些,总归少些水电管道老化的头疼事。综合来看,徐显对徐景扬的选择还算是比较满意的。

    将附近转过一圈之后,父子俩找了个小区里的花台边坐下,稍微休息休息。

    徐显看起来还好,徐景扬则是不停地在喘气,看起来有些受不住这运动量。

    徐显坐下没多久,就闲不下来,又是起身在附近转悠了起来。原本徐景扬也准备跟着的,却是被徐显喊住了:“你一个装了支架的人,就别动了。我就是瞎转转,你坐着休息就行。”

    徐景扬一直有冠心病,冠状动脉狭窄,在他的心脏里植入了三根支架。不过,好在这病发现得早,要是现在发现,非得把他家底掏空了。

    装了心脏支架,就不能做体力活了。徐景扬前些年那是养尊处优,自然没啥问题。最近,做宁樾小区的门卫也就是开开门,倒不算是什么需要卖力气的工作,所以,很少出现胸痛的症状。

    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稍微走了几步,徐景扬看上去就不是很舒服,以前决计不会如此。

    不过,徐显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徐景扬装支架已经很多年了,一直没什么问题。可能今天太阳有些火,大太阳下走路更消耗体力。

    徐景扬摆摆手:“那你去吧,我坐会儿,是有些累。”

    等到徐显走开,徐景扬一把捂住自己的胸口,最近以来,胸口疼痛的频率越来越高了。他的思绪逐渐回到了不久前的一次冠脉造影检查中。

    他开始察觉到胸口疼痛的次数愈加频繁之后,已然感觉事情不简单,再是联想到自己曾经植入心脏支架的情况,徐景扬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于是,徐景扬瞒着徐显偷偷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让徐景扬差点儿昏厥过去。他的心脏支架出现了再狭窄的情况。

    按照道理来说,徐景扬选的心脏支架应该不会出现支架内再狭窄的情况才对,毕竟他当初选的可是四五万一个的进口支架,质量是相当不错的。

    然而,本该不会出现的再狭窄情况偏偏就出现了。

    医生询问之下,初步觉得跟徐景扬有段时间没有按时服药有一定关系。

    不是说安装了心脏支架就万事大吉的。之后是需要定期服用药物,改善生活方式,控制血压,血糖,血脂的。如若不然,是可能产生新的病变,致使出现支架内再狭窄的。

    原本徐景扬是非常注意养生的,倒是没什么问题。可是在徐家破产的那段时间,徐景扬的精神遭受重大打击,很长一段时间根本没有按照要求服药。

    或许就是那段时间种下的恶果,终于在现在生根发芽了。

    然而,现在以家里的那点儿钱如何够支撑再更换新的心脏支架?而且就算做了手术,他下半辈子基本只能当个一碰就碎的瓷器了。就连相对清闲的门卫估计都干不了了,到那时,全家的担子可都要压在徐显身上了。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真就是徐家崛起的时候用光了一辈子的气运。如今,被打回原形,报应都来了。

    唯一的庆幸的是,他的再狭窄情况还不算很严重。应该还能再稍稍撑一段时间,但是这也只是理论上的。就算是下一秒徐景扬撑不住,也是存在这个概率的。

    休息一段时间后,徐景扬才算是有所缓解。这时候,徐显正好溜达回来了,看见徐景扬脸色好些了,于是笑道:“爸,这边就是绿化少些!”

    “现在的小区能起房子的地方,哪里还会好心多绿化?要不是有国家标准要求,估计恨不得一棵树,一株草都没有。”徐景扬吐槽道。

    以前的老小区绿化做得是相当好的,到现在,开发商就是用三树两草打发一下国家标准。要是没有国家规定,开发商能建个完全的水泥钢筋小区。

    徐显笑道:“要不等债还清了,我们回老家农村种田去?”

    现在农村很多人不愿意种地,有些田地其实是荒着的,要是关系好些要过去种种田还是可以的。

    “等你先把债还了再说吧!”徐景扬说道:“还有,你这个工作可不是辞了,要钱的!”

    就连徐景扬都知道飞行员辞职要花很多钱!

    “终归要有个念想不是?”徐显笑道:“万一以后咱们家又有钱了呢?我出生的时候,你应该也没想到生意能做那么大吧?”

    徐景扬哈哈大笑,徐显刚出生的时候他就是一个毫无社会经验的“秀才”。要是那时候有人跟他说之后他会发家,他一定是嗤之以鼻。

    结果,世道就是这么梦幻!

    然而,之前的成功是遇到了徐清这么个贵人。如今,有谁能让他借势呢?徐景扬对自己的底子一清二楚,完全靠自己白手起家,他感觉自己没这个能力。

    徐显坐在徐景扬旁边,阳光照射在他的脸庞上,反射出蓬勃的活力。突然,徐显的笑容敛去,说道:“徐笙要回来了!”

    徐景扬身子微微一颤,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道:“那你妈怎么说?也回来吗?”

    徐显摇摇头:“这个没说!她让我去青湖找她。”

    听到这个消息,徐景扬略有些黯然:“去呗!正好跟你妹妹叙叙旧,有段时间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