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98章 大师般的空中操纵 学徒般的落地技术(求订阅!)

第98章 大师般的空中操纵 学徒般的落地技术(求订阅!)

    徐显再将操纵交给韩起之后,专心做起了PM的活。人稍微松懈之后,刚刚肌肉紧绷的后遗症开始逐渐显现,不仅手腕酸痛,就连后背,腰部都很是不舒服。

    就飞了一个DME弧就飞成这模样,要是真遇到什么严重的特情,自己莫不是要当场瘫下去?虽说过程和结果都还不错,不过,自己这容易紧张的毛病也是需要改一改的。

    徐显从小就容易紧张,今天都算是表现不错的了,仅仅是身子僵硬了些。他还记得小时候重要考试前,雷打不动地要去五六趟厕所。

    不过,好在徐显紧张是容易紧张,但是不会妨事。该紧张就紧张,不过,事儿一样给办好了。

    韩起飞个手动VOR自然是轻松写意,还有余力瞧瞧徐显。只是看见徐显坐立不安,浑身不自在的模样,不由会心一笑。

    原来这小子也知道什么叫紧张啊!

    “对了,你联系一下客舱。落地之后,安全员守住头等舱和商务舱的口子,先让医务人员上来把副驾驶弄下去。”韩起说道。

    刚才就顾着跟徐显这边了,忘了跟客舱那边沟通好落地后事宜了,不过,好在现在还不算晚。

    “我......我吗?”徐显对操纵飞机不算很害怕,但是对通讯方面的问题,有些拿捏不住。

    主要他脸皮有些薄,怕说得有问题,让别人笑话了。

    韩起:“那你操纵,我来说?”

    “算了,算了!”徐显现在手很是不舒服,对于操纵这件事还是非常拒绝的,硬着头皮,按下了呼叫铃。

    “你好,前舱赵晶晶!”赵晶晶是本次航班乘务长的名字。

    “额......”徐显上来先停顿了三秒:“那个......机长说......落地之后,让安全员守着头等舱的入口。等医务人员将副驾驶弄下去之后,再开始下客。是这个意思吧?”

    徐显自己说得都没有信心,还问了韩起一句。关键是他紧张所致,问韩起的时候,通话按钮并没有松开,也就是说,最后的问句也被所有乘务组听见了。

    接了电话的乘务员皆是抿嘴偷笑,这个过来帮忙的星游航空的副驾驶也太好玩的,看起来呆呆萌萌的,最主要的模样还不错。

    韩起一听就知道徐显把问话也发出去了。因为他听到了两个音源,一个直接是从徐显嘴里说出来的,一个是从耳机里传出来的。

    “都听见了!”韩起敲了敲耳机,示意徐显误按了通话按钮。

    “啊!”徐显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一直没有松开通话按钮。如同烫手一般地将按钮松开,有些羞愧地说道:“不好意思!”

    这着实有些丢人了!

    “没事!”韩起笑道。

    徐显轻轻咳了两声,转换一下心态:“三海里,2650英尺,高度好!”

    在VOR进近的最后阶段,每个距离会有对应的标准高度。机组必须核实实际高度与标准高度不能相差太多。若有偏差,必须尽快调整下降率,以免造成高度偏差过大,后期无法落地的尴尬情境。

    “一千尺,着陆形态完成,稳定进近!”徐显核实襟翼已经放在了三十的位置,起落架放下,三个绿灯显示正常,着陆构型正确。

    “一百到DDA!”

    “检查,继续!”

    “DDA,跑道正前方!”

    “检查,继续!”

    “高度五百尺!”

    “重置指引!”

    VOR进近的指引是无法引导到跑道的,所以飞行员要是跟着指引飞的话,就会产生偏差。这时候,重置指引就可以消除飞行指引,让飞行员可以专注目视飞行。

    “鲲龙9543,地面风260/3米,跑道19号,可以落地。”在临近落地的时候,塔台给出了落地许可。

    徐显:“跑道19号,可以落地!鲲龙9543!”

    “鲲龙9543,医务人员已经就位,同时黔阳监管局的人员马上到,落地后,机组请不要先退场。”塔台管制特意提醒了一句。

    医务人员就位这个可以理解,让得徐显没有想到的是黔阳监管局已经快到了机场了,这速度也太快了!

    塔台估计是收到了监管局的指示,特别提醒机组的。防止机组过快退场,到时候,监管局还需要去另外的地方找人。而且,监管局的人也不想当事机组有时间串供。

    当然,机组人员不是罪犯,串供可能说得重了些,不过,也有这么些意思。毕竟如今的驾驶舱监控力度已经远远不如之前。

    国内二十多年以来虽然发生过多次重大特情,但是从未有空难发生。而且,飞行员对于航空公司以及局方的高强度监控极为不满。最终经过协商,局方和航空公司同意只保留最基本的最后三十分钟录音。所以对于某些持续时间超过三十分钟的特情,很多细节需要机组人员口述,这就存在一些灰色地带了。

    “收到了!”徐显回道。

    徐显倒不是很担心局方问话的事情,反正他就是帮忙的,怎么也不会扯到他身上,再度一心一意地喊话道:“两红两白,下降率八百,右侧风两米!”

    两红两白,下降率八百,这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进近姿态。

    徐显打了个哈欠,今天本来就是早起,没有睡多久,又遇到这件事,整得他极为疲累,眼看要落地,即将结束的时候,不知道为何,突然有点儿犯困了。

    “你要不要试着落个地?”就在徐显打哈欠眼泪都快流出来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嗯?”

    见着徐显还是一副走神的模样,韩起重复了一遍:“我说......要不要试着落个地?差不多手腕也休息够了吧!”

    “如果觉得身体没啥问题,那就尝试一下呗!”韩起说道。

    徐显发现韩起对于操纵飞机相当游刃有余,操纵飞机的同时,还有余力和徐显交谈,然而,飞机的状态非常稳定,并没有出现大的波动。

    他觉得韩起不是在开飞机,而是在耍玩具,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徐显右手休息够了,确实没啥问题了。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机长,我在航班上还没有落过地呢!”

    之前在本场落地的时候,公司是不管落地载荷的,所以徐显没啥心理压力,接地重些也没啥问题。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重着陆是要出大事的。

    在本场训练中,他感觉自己的落地技术着实不怎么样,能不能落得好,全凭运气。至少,他在本场训练时,落过一个1.9G的重着陆,当时徐显都害怕起落架散架了。

    就是有了一段相当难堪的经历,导致徐显对自己的落地技术极为不自信。

    若是告诉韩起,他落过1.9G载荷的“光荣”历史,不晓得这位机长还敢不敢让他落地。

    徐显在接地期间,望着跑道道面朝着他过来的时候,他就老觉着飞机要撞地,自己给自己心理压力。在重压之下,他对拉杆的时机,力度,以及收油门的快慢,并不能有效地把握。这就是他落地结果不稳定的重要原因。

    这种情况一时半会儿克服不了,只能通过大量带飞,做到心中有数之后,才能减轻这种畏惧心态。

    这点儿是急不来的!

    “那今天就开个张呗!放心吧,我兜着呢,不会出问题。”韩起说话的时候,手并没有离开驾驶盘,意思是让徐显操纵的时候,他也会随时保持对飞机的接管。

    “这个......那机长你可要盯着了。”自己操纵落地的机会对徐显来说,还是相当具有吸引力的。

    韩起:“那交操纵了!”

    徐显甩了下膀子,右手握住驾驶盘,左手开始搭上油门杆:“接操纵!”

    韩起的右手并没有完全离开油门杆,而是抓在油门的下方,左手同样握住驾驶盘,这是教员带飞的常用姿势。

    只要在空中,徐显的操纵水平熟练得完全不像一个学员。韩起一度觉得徐显是不是过于谦虚了?手上功夫这么醇厚,落地技术能差到哪里?

    可是,韩起失算了!

    在无线电高度表报出一百英尺的高度时,从驾驶舱的角度,已经可以非常清晰地看到跑道的道面了,而徐显抓着驾驶盘的右手又是紧了几分。

    在五十英尺高度的时候,飞机恰如其分地进入了跑道上空,这其实是相当漂亮的轨迹。

    然而,就在下一刻,韩起感觉到徐显开始拉杆了。

    这原本没什么,接地区拉杆,减小下沉,卸去一些飞机的多余的能量。然而,徐显在拉杆的时候,并没有配套地收起油门。同时,徐显拉杆动作偏于粗猛,瞬息之间,飞机不但没有下沉,竟然开始平飘起来。只是一会儿,直接越过了标准接地区。

    徐显瞬间就感到自己带飘了,然而,他不敢顶杆强迫让飞机下沉。这个动作对初学者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动作,一个把握不好,直接前轮先接地,那便是灾难性的后果。

    可是徐显拉杆的输入量太猛了,油门又没收,积聚的能量太多。要是想让飞机慢慢散去,然后平稳地接地,那估计要飘到跑道中段了。

    面对如此尴尬的境地,韩起不得不出手了。要是飞机真的在跑道中端接地,那着实有些丢人了。

    徐显没把握做的事,韩起做起来就没什么心理压力。

    直接一个顶杆,恰如其分地飞机平飘的姿态压下去。这个顶杆的力道把握非常讲究,顶得少了,屁用没有。顶得多了,机头前轮先接地,一个重着陆就跑不了了。而很多初学者并不能掌握好这个输入量,又是鉴于飞机平飘状态下的压力,脑子更是不能清醒思考,所以初学者的平飘顶杆动作是非常危险的。

    然而,韩起的顶杆力道拿捏得极为精准。在扼住飞机平飘状态的瞬间,收光油门,同时再微微拉杆,摆出接地姿态,让得飞机主轮先接地。

    一收油门,同时带杆,可以快速卸去飞机的能量。然而,之前积聚的能量还是太多了。导致飞机刚出一点儿姿态,主起落架就接地的。没有散去的额外能量,让得接地感觉微微有些重。不过,好在是在接受范围之内。

    徐显在接地之后,拉起发动机反喷,脸上却是有些尴尬。刚刚的落地,实在有些上不得台面了。

    “接操纵吧!”韩起说道:“你拉平时机也太早了,而且力道这么大,难不成你怕飞机撞了不成?”

    徐显刚才的动作分明就是在超低空环境下,随着与地面的距离越来越近,由于恐惧的原因,偏早地拉平,而且拉平力道过重,又不敢收油门,几乎是铁定会引起平飘的。

    其实这个问题在副驾驶阶段非常常见,不过对比起徐显在空中漂亮的操纵集锦。韩起还是不敢相信,这种低级副驾驶的毛病竟然会出现在徐显身上。

    至少在韩起的印象里,徐显已经不能单纯地分到学员那个类别了。

    “没办法,太过于惜命了!”徐显轻轻叹了一口气。早知道就不操纵了,还在别家公司的机长面前丢了大脸。

    “鲲龙9543,A7脱离,脱离报!”塔台说道。

    “那接通讯了!”徐显交出操纵,接过通讯任务,回复塔台:“A7脱离,脱离报!”

    “减速板升起,反喷开锁!”徐显一边进行标准喊话,一边辨别机场的滑行图。

    等到飞机减速到六十节的时候,徐显提醒道:“六十!”

    随着飞机已经减速到足够小的速度,韩起收回反喷,人工踩下刹车,断开自动刹车。他的目光注视前方,脸色确实极为古怪!

    这也差太多了!

    在空中的时候,徐显表现得就像一名游刃有余的大师。怎么一到着陆的时候,就瞬间回归学徒的水平了?

    不应该啊!

    差距也太明显了!

    “自动刹车解除!”徐显瞧完机场图,回过头看见自动刹车解除预位灯亮起,依旧是兢兢业业地进行标准喊话。接着,他有些恼怒地指着机场图,说道:“这个A7都快到跑道头了,塔台至于指挥得这么远?他觉得我们A6之前停不下来?”

    “呵呵!”韩起冷笑道:“要是随着你飞,我们能在跑道头脱离!跑道中端接地,跑道头脱离,丢人啊!”

    虽说原则上没有规定必须在哪个脱离道脱离,但是平飘太长的话,那可是相当难看的。

    要是被滑行道上的其他机组撞见,不被笑掉大牙?

    “都说是手生了!”徐显无语道。

    话都说明白了,硬是让他操纵落地。到最后还嫌弃自己落得难看,真的难伺候。

    “可是这也差太多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一个人!”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是韩起接受不了啊!

    徐显不悦道:“我看到道面迎过来,手脚就放不开。应该不是技术问题,是心里那关过不去,等飞得多了,大概率就能解决。”

    对于自己捉急的着陆技巧,徐显从来没有放在心上。他始终觉得自己不存在技术上的问题。

    没错,徐显就是这么狂!

    由于着陆次数不多,在临近接地的时候,总归产生一些畏惧心理。不管是畏惧重着陆,还是其它什么。有了畏惧心理,总是束手束脚,如此一来,怎么可能落得好?

    不过,等到飞得多了,克服了心理障碍,一切都不是问题。

    “应该不是技术问题!”韩起哭笑不得。这个徐显真是嚣张到没边了,一个学员当着他的面说“应该不是技术问题”。他不晓得应该说徐显是自信呢,还是狂妄呢!

    韩起:“早知道你也别在空中显摆啊!搞得我期望越大,失望越大!”

    这下徐显就不乐意了,反唇相讥:“韩机长,要不我回去也不要申请转升一级副驾驶了,直接申请转机长吧!”

    “此话怎讲?”韩起不解:“你不是学员吗?后面应该转升一级副驾驶啊!”

    “哦!你也知道我是学员啊!学员落地差些不行啊?”徐显怨气大得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要转机长呢,要求这么多,哼......”

    韩起被徐显一通嘲讽,一股子邪火有起来了。这小子的落地技术不怎么样,嘴皮子倒是利索得很。

    刚准备反击几句,哪里知道徐显根本不正眼瞧他,而是眼见脱离跑道了,直接联系塔台:“鲲龙9543,脱离了!”

    “鲲龙9543,左转B,B6前等,联系地面121.15,再见!”

    “左转B,B6前等,地面121.15,再见了!”徐显实在没有跟这个神经病机长再度唠叨的想法,只想早点了结束。

    被气得不轻的韩起眼看徐显根本不鸟他,天灵盖都快气飞了。然而,没处发泄,只能强忍着!

    ......

    与此同时,滇云机场之中刚刚起飞了一架星游航空的飞机,目的地就是黔阳,秦宗阳就在飞机之上。

    他觉得自己的翻身仗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