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97章 全频道喷人(求订阅!)
    在鲲龙航空,不带任何姓氏地喊教员的情况有且只有一个,那就是称呼韩起的。

    韩起就是鲲龙航空的牌面人物,而且他的声音还是非常有辨识度的,只要听过几次,基本都能记住。结果,在无线电通话里,一开口就被同公司的机组认出来了。

    被自家人给认出来了,尽管心里非常不乐意搭腔,但是想着摆谱着实不怎么好,怎么说也是自家人。

    “嗯!”韩起也不想多说什么,就是嗯了一声,算是打过招呼了。

    “进近,我们现在还是处于手动飞行状态,若是轨迹出现偏差,我们随时可以中止进近。”韩起说道。

    此时飞机已经处于DME弧的末端,即将可以建立19号航道了。在DME弧连接五边的最后拐弯处就不一定需要完全顺着航路飞行了。可以视情况摆个三十度的夹角,截获航道。

    进近管制:“手动飞行吗?机长的很稳啊!我这雷达上看上去轨迹符合得很好,还以为自动驾驶好了。”

    韩起只是顿了一会儿,接着说道:“不是我飞的。”

    进近管制还没有说话,倒是另外的鲲龙航空机组插了嘴:“教员,你这是手动飞DME弧吗?好厉害!”

    听得这恶臭的拍马屁,韩起只觉得自家的副驾驶真是没一个中用的。一个心理素质一碰就碎,一个光天化日之下捧领导臭脚,毫无疑义的丢人,

    此时的徐显根本就对外界管制和鲲龙机组的言语没有一点儿关心,他的所有注意力都在操纵飞机上。

    在DME弧的最后一段,已经进入了实质性的截获航道的阶段。徐显终于不用再纠结于完全循着DME弧了,可以直接直飞五边航道。

    当然,这个过程只能发生在非常接近五边航道的时候。如果过早地自主摆切入角,会导致飞机提前偏离轨迹,这是不被允许的。

    在徐显觉得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又开始指挥:“飞行指引开,帮我摆一个三十度的切入角。核实航道,频率,预位VORLOC!”

    飞机现在的位置,他觉着应该可以进入截获航道的时机了,便是让韩起重新打开指引,摆出三十度的切入角,进行五边航道的切入。

    韩起发现徐显竟是没有收到无线电通话的一丝影响,还是在全身心投入飞行之中,顿时异常满意,便开始顺着徐显的指挥,进行截获航道的准备。

    只是韩起这边正忙的时候,无线电里又响起了另一组鲲龙航班的机组人员的声音。

    “教员,你今天不是飞洛水的吗?怎么到了黔阳?”

    韩起这边配合得好好的,自家人却是在公开场合没完没了地扯淡,立时引得韩起火气就上来了。

    在预位好VORLOC之后,韩起有些歉意地跟徐显说道:“不好意思!”

    对于这个没头没脑的道歉,徐显还没有弄清楚啥情况,就听韩起在进近频率里发难了。

    “9446机组?进近阶段很闲是吗?在管制频率里开茶话会?今天飞完去机队自领三个月的停飞处罚。”韩起骂完还没有尽心,还补了一句:“丢人的玩意!”

    相熟的飞行员在管制频率里打招呼虽说不算特别常见,但都是见怪不怪了,只要不在繁忙时段,不长时间占用频道,管制一般也都不会管的。

    可是,这个鲲龙的机组认出韩起之后,打个招呼也就算可以了。后面竟然三番两次地在管制频率里呼叫韩起。

    现在进近频率里是不忙,但也不能当聊天的地方吧!

    若放在平时,韩起遇到这种不上道的行为,顶多让他们不要再废话了。可是今天先是遇到一个心理素质极差的副驾驶,再有了徐显的衬托,让他更觉得自家人不中用。最后这个鲲龙机组的行为,用事实证明,他们确实是废物。连拍马屁都能拍到马蹄子上!

    韩起在进近管制频率里直接开火自家机组,让得整个频率里的其他机组噤若寒蝉,就连管制员都吓了一跳。

    其实,不管是其他机组,还是管制员除了觉得这个鲲龙航空的机组有点儿话多之外,倒是没觉着他们有占用频道的嫌疑。毕竟,现在频率里确实相当清闲,就连管制员都跟韩起他们聊了两句自动驾驶的事情。

    至少远远没到在频率里,当街骂人的地步!

    由于知道韩起的身份,被骂的鲲龙机组,自知似乎拉近乎的姿势好像出了问题,拉的是炸弹的拉环。就算是被韩起在频率里指名道姓地痛骂,愣是一句话不敢反驳。

    眼瞅着没了下文,有些频率里的其他机组纷纷感叹鲲龙航空的家教是真的严啊!当众骂人,结果被骂的机组屁都不敢放一个的。

    他们还想着当个吃瓜群众的,结果愿望落空,顿时有些失望起来。

    韩起一通喷完,脸上颇有些挂不住,对着徐显说道:“见笑了!”

    对于这种情境,徐显实在不知道怎么接,只是干笑两声敷衍过去。

    韩起只觉得现在烦得不行,越是有了对比,越是觉得自家人都是庸才。他只是可惜徐显怎么就不是鲲龙航空的人?窝在一个小小的星游航空能有什么前途?

    一旦有了这个念头,韩起的脑筋就开始活络起来了。

    “航道截获!”韩起起了某些不可告人的念头之后,竟是失神了片刻,让得航道截获的时候,还是徐显提醒的。

    “哦哦!”韩起回过神来:“进近,星......鲲龙9543,航道了!”

    韩起一直在琢磨着挖星游航空墙脚的事情,最后再一次瓢了一下。

    “鲲龙9543,联系塔台129.35,再见了!”

    “129.35,再见了,鲲龙9543。”

    在韩起还没有联系塔台的时候,徐显率先插了一嘴:“后面要不你来飞吧!”

    “嗯?不想飞了?”韩起奇怪道。

    这DME弧都飞下来了,后面的VOR进近就算是手动飞,也不会很难才对。在特定决断高度之后,将操纵交给自己落地,不是有始有终的做法?

    “嗯。”徐显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回了一个嗯字。

    刚刚他飞DME弧的时候,还是太紧张了,整个期间都是肌肉紧绷,身子僵硬。这种状态持续一段时间会带来强烈的疲累感。徐显握着驾驶盘的右手手腕都是酸疼的。

    徐显还是稚嫩了些,压力巨大之下,身体不免放松不下来。以他现状的状态,他不愿意再飞下去了。他是来帮忙的,不是来卖命的!

    韩起发现了徐显在转他的右手,明显是放松的行为。韩起一下子就明白了了徐显的状态,没有再坚持的意思。后面的VOR进近是没有什么值得参考的意义了。

    手动飞DME弧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但是相比较而言,VOR进近的手动飞行的难度就低上很多了,确实看不出很多东西。

    “你再控制一下,我联系完塔台就接过操纵。”韩起立时联系塔台:“塔台,鲲龙9543......”

    ......

    星游航空运控中心!

    秦宗阳打着哈欠地窝在椅子上,眼睛半眯着,似睡非睡,看起来极是疲累。

    昨晚他飞了个晚班,落地时间都是一点半了,再等退场,回去出勤楼洗漱,等真正睡觉的时候都快三点了。

    结果为了值班,早上八点多又起来了。

    原本他年纪大了,给他排的值班日程并不多。但是,为了争取树立一个工作积极的形象,他特意交代不要给他特殊照顾。然而,公司就很不客气地给他安排了一个大晚班接早值班的日程。

    秦宗阳感觉这么搞,他能不能捞到飞行部总经理的位子另说,自己这把老骨头估计要交待在值班岗位上。

    在运控中心,那么多人看着,他又不方便直接睡觉,最多只能维持半梦半醒的状态,已经是顶天了。

    忽然,他隐约听见旁边运控席的工作人员接了一个电话。

    当时的秦宗阳脑子不是很清楚,听得工作人员讲电话都是听不清楚。只是说着说着,工作人员提及了两个字,让秦宗阳思维瞬间清醒。

    徐显!?

    “哦哦,这个情况我会跟调度那边讲清楚的。后续如果有什么问题,我们会积极配合的。”运控的工作人员说道。

    工作人员挂了电话,猛地感觉周身有一丝异样,一转头,正好对上秦宗阳满是血丝,瞪得滚圆的眼睛。

    “什么情况?”

    工作人员被秦宗阳突如其来的凌厉架势唬得一愣一愣的,心里还有点儿小怕怕:“刚刚鲲龙航空那边给来消息,说是他们的9543航班的副驾驶失能,恰好咱们一个叫徐显的学员在飞机上,帮忙替换了副驾驶。徐显后面在洛水有航班任务,鲲龙航空让我们提前调整一下航班。说是落地之后,管理局要问话,徐显很有可能也要参加,今天可能去不了洛水了。”

    “副驾驶失能?鲲龙的?徐显去帮忙了?”秦宗阳刚刚脑子还是浑浑噩噩的,一时真没有捋顺这几个关键词。

    徐显怎么跟鲲龙扯上关系了?

    “秦总,是徐显加机组坐的鲲龙航空的飞机。”工作人员看秦宗阳没有反应过来,稍微提了一嘴。

    秦宗阳顿时恍然,这刚从迷糊中醒过来,确实脑袋还有点儿秀逗,这么简单的问题都没转过来。

    “现在那个鲲龙的航班没问题吧!”秦宗阳急忙问道:“意图是什么?备降去哪里?还是按原计划去洛水?”

    他的宝贝徒弟可还是在飞机上的,可不能出问题的!

    “鲲龙那边说备降去了黔阳。航班有没有问题没说,不过,我觉得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工作人员说道。

    “你觉得?”秦宗阳有一丝不悦:“你这什么话?”

    有问题就是有问题,没问题就是没问题,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什么叫我觉得?

    工作人员笑道:“这次鲲龙9543的当班机长是......韩起!”

    “韩起!”秦宗阳震惊不小:“那个韩起?”

    “对的,就是那个韩起!”工作人员确认道。

    “韩起......韩起......”秦宗阳来回踱了几步,嘴角逐渐开始上扬,猛地停住之后:“徐显后面是有航班是吧,立刻联系调度调整后续航班,再通知机队,局方可能会过来了解徐显的信息,积极配合。另外......帮我看一下咱们公司最近去黔阳的航班!我现在要赶去黔阳!”

    工作人员着实跟不上秦宗阳的脑回路:“秦总,你是说现在去黔阳?”

    “对啊!有问题吗?咱们公司去黔阳的航班很多啊!”秦宗阳奇怪道。

    “秦总,你还要再值班一会儿呢!这么走了,运控中心就没人看着了。”工作人员为难道。

    秦宗阳马上变脸了:“小同志,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们公司的飞行员配合了别家公司处置了机组失能的特情,难道我作为值班人员,不应该亲去现场了解情况?还是说在这里傻坐着?”

    工作人员被秦宗阳一通大义凛然地训斥,顿时气势上就输了,赶紧给秦宗阳安排加机组的事务去了。

    而站于原地的秦宗阳则是眉毛都快飞起来了!

    失能机组的当班机长竟然是韩起,那徐显过去帮忙不就是纯粹的白捡功劳吗?这等好事,他不去黔阳长长脸?

    反正黔阳离滇云也就是一个小时出头的航程,来回很方便。

    这次,他一定要给徐显好好请功!帮助处置了副驾驶失能,大小也算是功劳一件,可不能放过!而且他还要去韩起面前刷刷脸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