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96章 这便是天才啊!(求订阅!)
    起始点的高度限制是2700米,只要过这个点的时候,高度不小于2700米就行,下得快,下得慢没什么分别的。

    现在还处于直飞起始点的阶段,航路是直线。这个阶段操纵还相对简单些,在此期间,将高度下完,就不必在DME弧的阶段,一边下降,一边转弯了。

    DME弧这段的工作量太大,需要尽可能地将可以做的事提前完成,以求DME弧的操纵期间能够将所有精力放在其中。

    韩起维持了高度层改变的方式,同时趁着这段时间将补充简令做了一下。之前的简令都是按着19号盲降来做的。

    “3600米,过渡高度层,修正海压1022。”

    飞机通过过渡高度层的时候,徐显在操纵,韩起就扮演起了那个PM的角色,兢兢业业地将三处高度表地气压修正值调到1022,并且进行确认。

    “进近检查单!”徐显宣布道。之前还飞得有些散漫,真到了认真工作的时候,徐显顿时集中起来了精神。

    “进近检查单......”韩起拉长了自己的声音,他倒是期待起了徐显的表现来:“高度表核实1022,1,2,3,检查!航道,频率检查!咱们是VOR进近,航道190,频率117.7,两侧核实!”

    在MCP板左右两侧都有输入航道的旋钮,机组必须核实两侧双侧航道正确,否则,截错航道,那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了。

    同时中央控制台双侧的导航调谐面板也需要确认,必须保证VOR频率正确。要是出现VOR频率和航道不匹配的情况,那定是一次失败的进近。

    其实,在导航数据库中是存有各机场的导航数据库的。如果机组设置的航道和频率不匹配,在PFD上会有显示的。不过,这就是最后的提醒手段了,而不是依靠这个就万事无忧了。

    “机长,你先接个操纵可以吗?”徐显突然问道。

    “嗯?哦哦,好的!”韩起有些不明白,不过还是依着徐显的意思,暂时接过了操纵。

    徐显交了操纵,连做了几次深呼吸,拿起身侧的毛巾擦了擦掌心的汗渍。就算是有些信心,但是真要飞的时候,他不免还是颇有压力。

    韩起扫了眼明天透露出焦虑的徐显,心里暗暗一笑:“果然还是一个小孩子啊!”

    “机长,我这边没问题了,接操纵了!”徐显缓了一下,平复了下心境,重新接过操纵。

    韩起交出操纵,敲敲遮光板,引起徐显的注意:“小子别有压力,我给你兜着,不会出问题的。”

    “那你还说飞不了DME弧?”徐显嗤笑道。

    都到这个时候了,在他面前装好人?

    “万一我突然就爆种了呢?”韩起笑道:“一万英尺!”

    “开灯!”

    韩起打开固定着陆灯,收敛起脸上的笑意。这个小子真是越看越顺眼啊!

    此时,飞机已经非常接近起始进近定位点,也就是即将开始了DME弧的航路了。

    “鲲龙9543,继续下高度2100米,严格按照标准程序,禁止外偏。”进近管制指挥道。

    韩起:“下高度2100米,鲲龙9543。进近,我们飞机现在自动驾驶有问题,施行的是手动飞行。如果精确度无法保证,我们会中止进近。”

    韩起觉得有必要将飞机的情况告知进近管制。

    进近管制明显对韩起所说的情况始料未及,沉默了片刻,便是回答道:“收到了!如果无法手动进近的话,我们会联系五盘山机场,你们可以去那边备降。”

    五盘山机场是距离黔阳机场最近的民用机场。是一处跑道只有2600米的小型机场。就算是规模不大,但是五盘山机场使用的是常规的RNAV进场程序,接的是盲降进近。不会出现什么DME弧之类的奇怪航段。

    而且,五盘山机场是全省少有的净空环境极佳的机场了,而且离黔阳机场非常近,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航程。

    看得出来,进近管制的脑子非常快,瞬间就想到了备选方案。

    “没事,只是跟你通报一下,进近过程中是不会出现问题的。”韩起说话的时候透露出无与伦比的自信,就好像本该如此。

    进近管制在指挥室那边听到韩起的话,顿时撇撇嘴:“这人真是好大的口气!”

    他虽说只是管制员,但是也知道DME弧,手动可不好飞!

    “2100米,6900英尺!”韩起设置好下一个高度,叮嘱徐显道:“咱们高度余度很大,要是觉得操纵不过来,可以先不下高度,专心沿着DME弧飞。”

    2700米是DME弧的起始高度,而2100米是DME弧的结束高度,其中高度相距不多。而且DME弧的终点离FAF点还有一段距离。就算再DME弧期间不下高度,他依旧有充足的空间下降到合适的高度。

    韩起这么说,主要还是为了徐显着想。让他可以专心飞DME弧,不要被一些其它事情给分了精神。

    徐显瞄了眼航图,自己心算了下。高度确实相当充裕,便是决定采纳韩起的建议,先一心飞DME弧,下高度的事情,之后再说。

    “关闭指引!”徐显忽然说道。

    韩起:“你不用指引吗?”

    刚才为了接自动驾驶的时候,他们曾经接了指引,如今徐显竟然说不用了。就算没有自动驾驶,指引还是有的啊!

    “切入DME弧这一段飞指引,我感觉会出问题。”徐显说道:“整个DME弧,我都是按照无指引飞。之后截航道的时候,再打开指引。”

    指引并非完全万能的,有时候会出现抽风的情况,尤其是航路较为复杂的时候。

    徐显不想让自己被指引带坑里,他只相信自己!

    “没指引,难度会增加很多,有把握?”韩起其实还是建议徐显参考指引的,毕竟如此可以简化很多心算过程。

    徐显摇摇头:“把握不算很大,八九成吧!”

    韩起被徐显狂到没边的话语着实震惊了一把:“八......算了,当我没问!”

    通过IAF点之后,徐显开始先操纵飞机左转切入DME弧。从进场程序接入DME弧的拐点夹角超过了九十度。他必须以大坡度左转切入DME弧,再以小坡度右转沿着DME弧飞,这是相当具有挑战性的操作。

    因为只要左转的坡度和右转的坡度稍有错误,或者转换时机出现问题,那他就决计不可能严格保持在DME弧上。

    这就是难点所在,这就是开头即决生死!

    要命的是,转弯所需的坡度会根据空速的不同有所改变,根本就没有一个参照值,全凭飞行员感觉。

    而且转弯时机还要极为精确,转得早了,就会落到DME弧以内,转得晚了,就会在DME弧以外。

    整个过程绝对不会超过十秒,但是,十秒之内就能知晓需不需要中止进近了。

    徐显转动驾驶盘的时候,韩起握着驾驶盘的手也逐渐用力,要是徐显出现偏差,他就必须要接管飞机了。

    机会只有一次,只要有一步做错,就绝对修不回来了。

    然而,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韩起的预料。徐显就仿佛有过无数次预演一般,在进入左转的时候,徐显全身的肌肉逐渐绷紧,他已知晓自己有且只有一次机会。

    没有时间精确计算,徐显完完全全凭借自己的感觉摆出了一个足足有二十五度的坡度。三四秒之后,在飞机还没有完全切入DME弧的时候,徐显就改变坡度,从左坡度二十五度,转为右坡度五度。

    由于转换坡度需要时间,就在这个短暂的时间内,飞机继续左转了稍许,刚好切上DME弧。在此之后,飞机转入平缓的右转状态。严丝合缝地循着DME弧飞行。

    徐显竟是计算到了飞机转弯的延迟性,把握提前量,将飞机航迹完全地嵌入了DME弧。如此艺术化的操作,堪称是赏心悦目。

    进近管制室内,管制员注视着飞机的轨迹。他刚才收到鲲龙9543自动驾驶不工作的消息之后,对这架飞机更加关注。只要鲲龙9543偏离了轨迹过大,他会强制让这个航班中止进近的。

    可是,管制员看了一会儿,他发现飞机的轨迹明明就是一个圆润的DME弧嘛,哪里有点儿手动飞行的样子。

    “什么嘛?自动驾驶可以用了?怎么不说一声?”管制员随口嘟囔道。

    遵照韩起的建议,徐显在DME弧阶段并没有选择下高度。要受到保持这个DME弧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在分心注意高度的问题,他不确定是否能够完美循着弧线飞行。

    徐显并非神仙,这已经他能做到的极限了。

    “注意风!”随着飞机不断推进,韩起出言提醒道。

    飞机在沿DME弧的飞行过程中,由于航迹在不断变化,其侧风分量也在不断变化。总体而言,现在的风是将飞机往DME弧的外圈吹的。但是,在飞行过程中,侧风分量的改变会导致这股往外推的力也产生变化。

    根据通波上提供的风向,大体可以得到这么一个结论:进入DME弧之后,时间推移之下,侧风风量由于夹角问题,会逐渐增大。这个时候,就需要飞行员缓慢加大坡度,抵御这股向外推的力道,使得飞机能够持续性地保持正确的轨迹。

    至于加大多少坡度,以什么样的速度增加坡度,这又要看飞行员功底了。

    韩起无法细细地将坡度增大的量讲解给徐显,他只是出言提醒这么一个小细节,免得徐显没有注意。从刚才的切入DME弧的表现来看,只要告知了徐显关于侧风的影响,他应该就能解决这个问题。

    然而,对于韩起的好心建议,徐显只是冷硬地回了一句话:“不要说话!”

    现在徐显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修正飞机轨迹上,实在腾不出其它任何的精力去分析任何事。不管韩起说什么,不管徐显愿不愿意,这些话都会钻进他的耳朵里。他的大脑会不由自主地思考这些话,这是很难自我控制的。脑子里一旦有了杂念,就占用他的精力,影响他的操作。

    当然,他如何不知道韩起是出于好心。不过,现在没有时间细细解释,等落地之后再跟他道歉吧!

    侧风分量变化的事情他早就计算到了,根本就不需要韩起来提醒。

    飞机本就是乘风而起,要是身为飞行员都不能考虑到风的影响,那还飞个锤子的飞机。不过,对徐显理所当然的事,对普通飞行员就不一定是同样的道理的。韩起之所以出言提醒,因为他还是将徐显归于普通飞行员的范畴。从一开始,他对徐显的定位就错了,或者说低估了。

    世间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天才,他们生来的起点,就是别人一辈子为之奋斗的终点。

    面对徐显的冷喝,韩起哼了一声,转头不看徐显,自己生闷气去了。

    好心当成驴肝肺,自己琢磨去吧,我再也不提醒了!

    然而,心里骂开了,眼睛还是对着PFD和导航ND不离开。他发现徐显确实如他所希望的那样,随着时间的发展,开始逐步加大坡度的输入量,让得飞机可是始终保持在规定的轨迹上。

    他听进去了!不对,还是他一开始就知道?

    “难道这就是生而知之?”韩起心中已经是惊涛骇浪,这操纵的细腻度简直如同艺术一般!完全超出了副驾驶的能力范畴,实在是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

    这就是天赋吗?真是让人羡慕啊!

    不过,随着飞机坡度的增大,徐显又在刻意保持飞机的速度,同时没有加油门,这就导致飞机开始掉高度。

    徐显没有管掉高度的事情,反正他们是要下到高度2100米,让飞机自己往下掉,自己确认不要掉到2100米以下就行。

    “鲲龙9543,可以按程序下降,建立19号航道,五边向台报!”管制提醒道。

    一般来说,飞机截获航道之后,便就是五边向台了。这时候,进近管制便会指令飞机联系塔台管制了,所以才让机组注意报告。

    “可以按程序下降,建立19号航道,五边向台报,鲲龙9543!”韩起回复道。

    这时候,进近频率里插来另一个机组:“进近你好,鲲龙9446,高度5700米,通波E,听你指挥!”

    “通波E有效,高度继续下4200米,黔西11A进场,19号VORDME进近。”进近管制指挥道。

    “高度下4200米,黔西11A进场,19号VORDME进近,鲲龙9446。”

    管制员顿了一会儿,好奇心驱使之下,还是问了一句:“鲲龙9543,你们是自动驾驶好了吗?”

    “没有啊?怎么了?”韩起不解道。

    “你现在是手动飞行?我看轨迹符合得很好啊!不像是手动飞的!”管制员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可是,还等到韩起回答,倒是另外那架鲲龙的航班插了嘴:“是教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