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94章 手动飞DME弧?
    对于局方办事的效率,韩起从来不抱有过高的希望。既然徐显免不了要被拉去问话,那大概率是走不了了。

    人家好心过来帮忙,韩起自然是要帮徐显把后面的事情料理清楚的。当然,韩起肯定也不会让徐显白出力的,适当的物质上的感谢还是必需的。只是现在还不是到明说的时候。

    “这个没问题!”鲲龙运控很识相地将此事包揽在了身上,便是继续说道:“还有一件事!黔阳机场的盲降不可用,只能使用19号跑道的VOR/DME进近。”

    “两边盲降都不能用?”韩起不解:“我刚看通告并没有关于19号盲降不可用的通告啊?”

    由于黔阳机场是航路备降场,在航行通告的资料中配有关于黔阳机场的相关内容。

    韩起每次的航前准备都是异常精细,很少会漏看什么重要内容的。他基本可以肯定,黔阳机场的航行通告里是没有19号跑道盲降不可用的内容的。

    黔阳01号盲降已经维护有一段时间了,这个01号盲降不可用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只是连着19号盲降都用不了,倒是让韩起都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黔阳机场不算什么枢纽机场,但是,好歹也是省会机场,流量还是不错的。就这么个流量还算可以的机场竟然双边盲降都不工作,真是心大。

    “刚才有机组报告19号盲降下滑道信号不稳定,机场就紧急关闭了19号的盲降系统。”鲲龙运控解释了下情况。

    “原来是紧急关闭的,我说呢!”韩起恍然大悟,他的记忆力果然是没出问题。

    可是,说起来,黔阳机场也太不走心了。01号盲降就是因为盲降信号不稳定,动不动就维护。不过,还在黔阳机场的风向相对稳定,19号跑道是主用跑道,平时01号跑道不可用,问题倒是不算很大。结果盲降信号不稳定的问题直接蔓延到了主用跑道,也是不得不赞叹一句,黔阳机场牛逼!

    鲲龙运控:“黔阳机场有限制,必须要严格按照程序进近。”

    黔阳机场附近有一小片限制区域,所以导致黔阳机场虽然是雷达管制的机场,但是现实运行中基本都是按照程序管制走的。这点儿韩起早就知道了,倒是没有多少惊讶。

    如果只是飞VOR进近倒是没什么影响,都是一样的。

    “还有什么要注意的?”韩起问道。

    鲲龙运控:“暂时没有了。”

    在通话尾声,黔阳管制再度联系他们了:“鲲龙9543,高度下6000米,联系进近125.85,再见了!”

    “没事了,那落地后联系!”韩起临了跟自家运控交代了一句,转而切换发射机,回复黔阳管制:“高度下6000米,联系进近125.85,鲲龙9543!”

    “6000,19700英尺啊!核实了啊!”韩起说道。由于徐显在操纵,MCP板是由韩起在设置的。

    “19700英尺,核实!”徐显回复。

    韩起:“高度层改变,N1,MCPSPD!方式核实!”

    进行完高度的改变,韩起开始联系黔阳进近:“黔阳进近,鲲龙9543,高度下6000米,通波D。”

    在决定备降黔阳的时候,韩起就要了黔阳机场的通波。在通波上并未提及19号跑道盲降不可用的情况。所以,当自家运控说双边盲降不可用的时候,韩起才会这么讶异。

    一来他明明记得机场的航行通告中并没有相关内容,二来通波中也未说明此事。正常这么重要的信息都会在通波上有所体现的。

    “鲲龙9543,现在通波是E!继续下高度4200米!本场使用19号跑道,黔西11A进场,VOR/DME进近。现在直飞20海里起始点。”黔阳进近指挥道。

    果然,19号跑道盲降不工作之后,通波进行了更改。而且跟之前运控说的那样,现在本场只能进行VOR/DME进近。

    这时候,CDU上的进近方式还没有更改,韩起只是对着进场图琢磨了一下:“进近,20海里起始点是那个本场330径向线,20海里处的IAF点?”

    说实话,现在国内已经很少使用VOR进近了。韩起之所以有此一问,全是想确认一下。免得出了麻烦。

    “没错,本场20海里,330径向线。机场周围有限制区,请严格按照标准进场程序。”进近管制嘱咐起来。

    “收到了,直飞二十海里起始点。19号跑道,黔西11A进场,VOR/DME进近,下标准气压4200米!”韩起再度复诵了下进近管制的指令。

    旋即,韩起开始在CDU上更改进场程序和进近方式。之前他预打的是19号跑道的盲降进近,RNAV进场,需要全部更改。

    在此期间,韩起还跟徐显说了话:“一会儿就自动驾驶飞了,这个VOR/DME进近有一段DME弧,手动飞不好飞。”

    所谓的DME弧,其意义跟普通圆弧没什么特别大的区别。在这个VOR进近程序中,是以本场为圆心,半径二十海里的圆弧。其起点就是刚才所提到的IAF点,一直转到五边航道的位置。

    这种圆弧状的航线正常就是水平导航的自动驾驶来飞,这样的话偏差会小很多。要是手动来飞,就会要求飞行员不停地修正航向,工作量大很多,同时难以保证准确性。

    而且,黔阳机场三番五次地要求严格保证在进场程序上。综合考虑而言,还是不要自找麻烦算了。

    当然,如果硬让韩起手动飞DME,并且严格保持进场航路,行不行?

    可以!但是,没必要!

    韩起早就过了争强好胜,一心炫技的年纪。他也不需要通过一些无意义的高难度动作来证明自己。

    “自动驾驶飞吗?”徐显瞄了眼导航页面,发现韩起已经输入好新的进场程序了,并且直飞起始点的航路已经生成。徐显就打算先接上自动驾驶了,省得费心操纵。

    确认飞机已经处于稳定状态之后,徐显按了下自动驾驶的接通按钮。可是,按了一下,PFD上并没有出现CMD显示。

    又试了几次,徐显的脸色越来越尴尬。

    自动驾驶怎么好像接不上了?

    若是自动驾驶用不了,那难不成手动飞DME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