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88章 挺身而出
    旅客广播连续重复了三次,徐显抹了抹脸,醒了醒神。微微起了身子,观察了下客舱有没有人举手之类的。

    结果前后看了一圈,愣是没一个人呼叫了乘务员的样子。

    徐显犹豫了很久,他并不是很愿意多管闲事。不过,万一真出了什么危险情况,需要飞行人员帮忙,他这般明哲保身不也是对自己安全的不负责?

    “还是先问一下啥情况吧,要是没什么大事,自己还是别掺和了。”徐显心里打定了主意,按了乘务呼叫铃。

    没多久,一个乘务员匆匆而来,到了徐显身边:“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们刚才找有飞行资质的人是有什么事吗?”徐显问道:“是飞机还是机组出了什么问题?”

    “先生,我们飞机是绝对安全的,请您放心。”乘务员总不能说现在副驾驶失能了吧,肯定要说飞机没事啊。不然,造成乘客恐慌怎么办?

    作为业内人士,徐显知道乘务员这是场面话,做不得真。

    徐显:“我是有执照的,我就是想听实话。”

    徐显旁边是没有人的,他压低了些音量的话,是可以将声音局限在他和乘务员之间的。

    “你是哪个公司的?”乘务员眼睛一亮:“飞什么机型的?”

    “不是......我就是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而已。”徐显感觉乘务员根本没有领会自己置身事外的言外之意啊。

    乘务员维持了一贯不管不顾的态度,完全没有接徐显的话,而是自说自话:“先生,你带证件了吗?”

    好嘛!完全无视自己的问话,直愣愣地沉浸在自己的节奏中。

    对着乘务员有些亮晶晶的眼睛,徐显无奈地叹口气:“证件倒是带了,就是......”

    徐显原本的想说的是,我证件是带了,但是我不想掺和事啊!

    可是徐显置身事外的念想根本实现不了,乘务员竟是直接催促:“那先生......你拿一下证件,我们去前舱确认一下可以吗?”

    “我......算了,我去拿一下我的箱子,证件都在箱子里。”乘务员真是把话都替他说了,容不得他选择的余地。徐显只能被裹挟着过去了。

    徐显起来去行李架上翻了一下自己的飞行箱,这次由于是去过夜飞行的。他把一些换洗衣服和证件之类的东西,都塞到了飞行箱里。

    乘务员看到徐显拿下来的飞行箱眼睛顿时就亮起来了。各个航空公司的飞行箱有些许差别,但是样式大抵是差不多的。乘务员飞得多了,一眼就能瞧明白这个箱子是飞行员的箱子。

    运气真是有些好,还能碰到一个飞行员。

    在飞行箱的内衬小包之中塞了他的登机牌,飞行执照和体检合格证。徐显探出去的手忽然停在半空,转头问乘务员:“要执照还是登机牌?”

    乘务员愣了一下:“要不......都拿过来吧。”

    徐显叹了一口气,早知道问就不该问,真是上了贼船了。从见面到现在,以徐显的观察来看,乘务员似乎并没有什么慌张的表现。

    不是那种装出来的镇定,而是自然而然地,发自内心地觉着没什么问题。

    到底是什么事需要另找飞行员,却偏偏乘务员看起来不慌不忙,似乎有些矛盾啊!还是鲲龙航空的乘务员素质已经高到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地步?

    不管是哪个原因,倒是让徐显起了丝丝好奇!

    拿好登机牌和飞行执照,徐显收拢好箱子,归位好,便是跟着乘务员一直走往前舱。

    穿过商务舱,拉开头等舱的帘子的时候,顿时有种变换天地的感觉。

    不是头等舱的设施或者空间比商务舱高出多少,而是在徐显进入头等舱的一刻,足足三个乘务员加一个安全员,四双眼睛的目光瞬间聚拢到徐显身上。让得徐显有种被三堂会审的错觉。

    尤其是看起来年纪大些,似乎是乘务长的人瞧得徐显心肝脾肺肾都要透出来了。

    徐显一下子被这么多人盯着,着实有些不舒服,脚步都放慢了一些。只是,忽然在身边传来一声有些虚弱的呻吟声,他顺着声音偏头一看,身子猛地一紧。一个副驾驶打扮的人看起来有些病态地窝在座椅之上,头微微地偏向另一边。

    身边突然发现一个半死不活的人实在有点儿吓人。不过在片刻之后,徐显就冷静下来,蹙眉而言:“机组?”

    “没错!”乘务长越众而前,解答了徐显的疑惑。

    刚刚去接待徐显的乘务员悄悄在乘务长耳边说了几句,乘务长点点头,以尽量和善的语气说道:“先生,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你的证件给我看一下。”

    徐显犹豫了下,还是将登机牌和飞行执照都交给了乘务长。

    乘务长接过徐显的证件,仔细翻开了下,有些疑问道:“星游的?”

    在登机牌的个人编码前面是有所属公司的二字代码的。乘务长是识得星游航空的二字码的,所以才猜到徐显是星游航空的人。

    “嗯!”徐显点点头。

    “波音?”乘务长继续问道。

    徐显再是点点头。

    乘务长笑道:“那还是真是巧啊!能遇上同机型的飞行员。”说完,将证件交还给徐显。

    “如你所见,我们这次航班的副驾驶身体出现了一点儿问题,需要先生你进驾驶舱替补一下,不知道先生你愿不愿意。”乘务长最终说出了目的所在。

    徐显苦笑一声:“都到这里了,好像不是很适合再回头吧!”

    乘务长会心一笑,朝着刚刚的乘务员瞪了一眼,旋即走近徐显身边:“先生,我们这次航班的机长脾气有些古怪。到时候,请你多担待担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