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74章 总裁在玩我们?
    星游航空,飞行部副总经理办公室。

    “你确定邀请函发出去了?”陆心宇望着自己的助理,一脸的狐疑。

    助理有些无奈:“陆总,这个我可以确定。”

    “是以星游航空的名义发出去的?”陆心宇再度确认道。

    助理苦笑:“是以星游航空的名义发出去的,这个我也可以确定!”

    原本这个邀请是陆心宇的个人行为,但是,陆心宇自知他可没那么大的脸,最终只能以星游航空的名义向徐清发出邀请。

    结果这份以星游航空的名义发出的邀请函直接石沉大海了,到现在连个回信都没有。

    “那现在是什么意思?”陆心宇脑门上的青筋都起来了:“就算拒绝了,至少给个音信啊!现在接受不是,不接受也不是,几个意思?”

    陆心宇最是烦这种没回信的情况,就跟被吊着一样,最是难受。

    回信什么的不存在的,邀请函现在估计都不知道在哪个垃圾堆里了。

    陆心宇发飙,助理站在一边也不敢说话,不过心里却是有些发笑。回不回有什么区别吗?反正肯定是请不来的。以星游航空的名义发的邀请函对徐清来说,有份量吗?陆心宇自己心里不愿意承认而已。

    陆心宇现在脸都被气红了,他如何不知道此路不通?要是徐清这么容易被邀请,那他之前还愁个鬼。如今,他还在纠结于邀请函的事情,不过是接受不了现实罢了。

    不知道总裁是怎么想的,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任务嘛!能有什么意义?做无用功很好玩?

    “看来你也是满头包啊!”就在整个副总经理办公室都弥漫着怒火燎原的气息时,门外倒是传来一道揶揄的声音。

    身影一闪,进来的竟是秦宗阳!此时的秦宗阳还穿着制服,刚刚飞完航班,路过陆心宇的办公室就听见里面满是抱怨和隐怒的声音,临时起意,过来撩拨一下陆心宇。

    陆心宇本就是被邀请函的事情弄得火冒三丈,再是看一脸幸灾乐祸的秦宗阳,差点儿背过气去。这老头纯粹是过来恶心自己的啊!

    助理看秦宗阳过来,恭敬地打了声招呼,然后让开位置,让得秦宗阳可以直接面对面地坐在陆心宇之间。

    “不知道秦总过来有何贵干?”陆心宇强压怒火,现在还不是跟秦宗阳翻脸的时候,忍耐,忍耐。

    对比焦躁不安的陆心宇,秦宗阳的心态就好太多了。他从一开始就觉得此事不可行,根本就没有在上面花过什么心思,自然也就是清闲无比。

    都说新来的总裁是什么总公司的大人物,结果就职以来,脸都不敢露。还给他跟陆心宇出了这么一道竞赛题,一道根本不可能做成的竞赛题。

    种种行径,简直可笑!还大人物,莫不是什么装腔作势的小丑吧!

    秦宗阳笑嘻嘻地说道:“也没什么事,就是路过而已。突然就想你了,进来说说话。”

    “我跟你好像没什么好说的吧。”陆心宇揉了揉太阳穴,他光是看秦宗阳那张阳光灿烂的脸就肝火大动。要是秦宗阳待得久了,他真说不好能不能忍耐得住。

    说实话,秦宗阳比陆心宇多活的二十年还是很有作用的。至少秦宗阳对待邀请徐清这件事上,显得非常沉得住气。那些明知道无法奏效的方法,连用都不会用一下。因为那些方法除了收获失望和扰乱心智,没有一点儿其它作用。

    比如发什么邀请函......

    当然,什么是可以奏效的方法?秦宗阳到现在也没琢磨出来。

    虽说他现在跟陆心宇进度一样,但至少没有被气到,轻松快乐。反观陆心宇,因为一个必然无用的法子,把自己气了个好歹。

    这就是心境修行上的差别!

    秦宗阳笑道:“原本是没什么好说的,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我有一个问题,真的非常好奇,必须要跟陆总交流交流。”

    “哦?还非我不可了?”陆心宇喝了一口茶,浇一浇内心的火气:“说说看。”

    秦宗阳蓦地收起笑容,以一种极为郑重的语气问道:“你说总裁是不是在玩我们?”

    此言一出,原本准备好要迎接秦宗阳嘲讽的陆心宇端起的茶杯都悬停在半空之中。陆心宇愣了半天,在秦宗阳的脸上扫视片刻,确定秦宗阳是真心发问,默然稍许,最终叹了一句:“好像是的!”

    啪!

    秦宗阳奋力一拍桌面,揭竿而起:“当初,老子被告知要请徐清,我差点儿给传话的人一巴掌。你说这是人话吗?这是人话吗?”

    秦宗阳边说还边拍着自己的脸,同时指着陆心宇:“你说咱们的面子值几个钱,人家徐清凭什么要给我们面子?别说让我单独请,就算咱们捆一块,在徐清那儿也就是当成一个屁给放了。搞这个什么劳什子竞赛,除了搞我们心态,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作用。你说,你不是经常说我老古董吗?我脑子不中用,你就给我分析一下。咱们大总裁到底是真的觉得咱们能请得动徐清,还是纯粹逗我们玩?”

    虽然在陆心宇的感官里,秦宗阳古板顽固,迂腐不化,但是在这个问题上,陆心宇头一次觉得秦宗阳是如此的睿智。

    刚刚秦宗阳说的话,真是一字一句说到陆心宇心坎里了。就算之前飞行部总经理林波给他分析了很多。但是,依旧改变不了,这个所谓的竞赛是荒唐无理的本质。

    陆心宇深吸一口气,幽幽地吐出一个字:“也有可能是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