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70章 似有隐情(三更!)
    不得不说,像方瀛这种无赖就得靠秦宗阳那样的狠人去治。

    自从被秦宗阳教训过之后,方瀛对徐显那真是嘘寒问暖,引得朱嘉怪异非常。

    朱嘉加完油之后,自始至终都是待在驾驶舱,驾驶舱的舱门保持着关闭,外界的动静一点儿没有传进来。所以对方瀛的改变实在是摸不着头脑。

    现在的方瀛跟上一段的方瀛简直就是天与地的差别,要不是现在是科技时代,没有古时候那些志怪传说。朱嘉甚至怀疑方瀛是不是被夺舍了!

    说实话,徐显对这种过度关心也非常不适,生理上的不适。因为徐显几乎可以断定,方瀛心里估计早就是把他和秦宗阳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了。但是情势所迫,还是要装成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这种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的情况,徐显也没啥办法,只求尽快结束今天的航班,早点儿脱离苦海,方为上策。

    他连最后一点想要练习的想法都熄灭了,遇到这样的机长,还是算了吧。总结来说,这次首秀航班在飞行上没学到什么,倒是在流程上斩获不少。

    徐显安慰自己,至少没亏钱!

    ......

    宁樾小区门口,门口转进来一辆黑色轿车,从中下来两人。一人徐显还认识,就是小区保安队长的儿子,王子墨。另一人徐显更熟悉,就是苏雅琳的哥哥,苏祁烨。

    王队长口中光鲜亮丽的律师行业,在面对自己老板时,王子墨不是照样恭恭敬敬?

    “那个案子就交给你了,最近费点儿心思。”苏祁烨轻声吩咐了几句,便没有了跟王子墨继续说下去的兴趣。

    尽管苏祁烨对自己态度很是不亲近,不过王子墨却没有一点儿生气的念头。

    眼前的苏祁烨是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的老板。当然,肯定不是苏祁烨一手创建的,苏祁烨的年纪跟他其实差不了几岁。之所以,年纪轻轻就拥有一家律师事务所还不是靠得精准投胎?

    尽管苏祁烨家世显赫,但是拥有现在的成就并非全靠父辈的余泽,很大一部分是自己的实力支撑。

    苏祁烨和王子墨相差不过两岁,然而王子墨还是首次承担官司的新人律师,苏祁烨已经是闻名全国的大律师了,就算不以家世论,二人的差距依旧极大。

    王子墨对这个比自己只大了两岁的老板还是相当敬畏和感激的。因为他的这个第一次单独负责的案子就是苏祁烨力排众议给他的。

    “苏总,这次案子我肯定会竭尽所能......”王子墨适时表了一下中心。

    “哦哦,好事,好事......”苏祁烨非常敷衍地回了一句,后面又想起了什么:“你去忙吧!我后面还有事,就只能送到这边了,后面你自己走吧。”

    “哦哦!”王子墨心中起疑,原本苏祁烨说送他回去的时候,他还以为受到了苏祁烨的重用,故意跟他释放善意呢!现在看来,似乎并非如此啊!

    他父亲虽然是宁樾小区的保安队长,可是王家并没有资本住在宁樾小区,王子墨的家是在宁樾小区五分钟车程的另外一个中档小区。

    如果苏祁烨真的是想把他送到家,怎么也不会停在宁樾小区门口吧。

    “苏总,你这是在等人?”王子墨试着问了一下。他问话的时候,心里还有点儿忐忑。跟苏祁烨说话,对王子墨来说还是很有压力的,就连声音都是压低轻轻的。

    苏祁烨点了点头:“嗯......嗯?”

    苏祁烨刚应了一声,西服后领就被一只手猛地拽了一下,连带着整个人都被拖动了。

    苏祁烨一个转身,正好跟徐显撞了个对眼。

    “别扯我衣服啊,很贵的。”苏祁烨甩开徐显的手,有些抱怨道。

    徐显推着苏祁烨往车里钻:“赶紧的!”

    在王子墨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徐显连拉带拽地将苏祁烨塞到了车里。临了,苏祁烨看王子墨还在那里站着,见缝插针地跟他招呼一声:“我等到人了,你回去吧!”

    这么一句话后,下一道声音就是车门关闭的声音。

    王子墨见到此情此景,心里顿时怒火勃发。为什么自己跟苏祁烨说话就要唯唯诺诺,而徐显就能跟苏祁烨如此放肆?

    车里,徐显瞧着外面有些失神的王子墨,对苏祁烨问道:“他啥情况?看起来深受打击似的,你刚才骂他了?”

    “我骂他干嘛?刚才还鼓励了几句,谁知道他在想什么。”苏祁烨无奈道。

    “算了,不说他了。”徐显整理了思绪,忽然看到了前排的司机。

    苏祁烨会意,敲了下司机的座椅后背:“你先出去吧!”

    待到司机离开,徐显急不可耐地问道:“找到没有?”

    对于快要怼到自己脸上的徐显,苏祁烨嫌恶地推开,正色道:“说正事之前,我要申明一点!我是律师,不是侦探!以后找人的活,能不能不要往我身上推?”

    “废话!我现在有钱找侦探?律师,侦探不都一样吗?这么介意干嘛?”徐显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非常不介意用苏祁烨这个免费劳动力。

    苏祁烨差点儿被气得当场昏厥,徐显白用他,用得完全没有心理负担啊!

    算了,跟徐显这个混不吝还是少些口舌了。

    “你让我查的那个特种钢公司,查到了已经。”苏祁烨说起正事的时候,就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状态:“在违约之后,没多久那家公司就宣告破产了。”

    “然后呢?”如果仅仅是公司破产的消息,那将是毫无意义的。

    苏祁烨脸色更为郑重:“然而,我查到那家公司的老板,前段时间在国外赌博,一晚上输了两百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