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69章 还钱(二更!)
    现在秦宗阳儿孙美满,飞了半辈子的航班也积累了不少家财,就剩下心心念念的飞行部总经理位子了。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不错的苗子,徐显完全就是秦宗阳最后的指望了,谁敢动徐显,就是跟他秦宗阳有生死大仇。

    没错!最后这点儿念想,谁要是横加阻拦,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境地!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方瀛这种人品低劣的玩意身边的能有什么好东西?星游航空中不少名声不好的机长都会跟磁铁一样吸引在一起,方瀛就在那个圈子里。

    平常时候,反正这群人又不敢招惹自己,秦宗阳才懒得出手收拾,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借此杀鸡儆猴,让那群人在徐显面前注意收敛。

    他现在还是主要专注于行政方面的事务,航班飞得不多,徐显总会跟其他机长执行航班。所以,秦宗阳觉得有必要给某些群体的机长打一下预防针。

    “那个二副是你的徒弟?”此等变化,让得方瀛有些猝不及防。原来秦宗阳不是故意来找茬,而是给自己的徒弟找场子来了。

    原来如此,他跟秦宗阳无冤无仇,到刚才为止,他都想不明白为啥秦宗阳要这般对他。要是徐显是秦宗阳的徒弟的话,那一切都说得通了。

    只是,秦宗阳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自家的徒弟了。他不是应该从来不管自己徒弟死活的吗?

    秦宗阳阴森森道:“欺负别人我不管,欺负徐显?那就是欺负我秦宗阳!给我好好把话带回去!”

    某些人品咋不地的机长欺负副驾驶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秦宗阳又不是什么大善人,哪里有闲心管这么些破事。他关心的只是徐显,准备来说,是那个飞行部总经理的位子而已。

    不知为何,知道了秦宗阳发怒的原因之后,方瀛刚刚升起的一点儿血性就仿若潮水般褪去。说到底,方瀛骨子里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主,遇到像秦宗阳这样的横货,就是硬不起来骨头。

    看着方瀛一脸的怂样,秦宗阳只觉得很是碍眼,厌恶地将方瀛往一边一甩,喝道:“滚吧!”

    方瀛委屈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衫,虽然心有余悸,不过有些话他不得不说:“秦总,这是我的飞机啊!”

    秦宗阳脸上一闪而过的尴尬之色,旋即,牛眼一瞪:“那还不快滚去喊上客,万一误了时间怎么办?”

    方瀛嘴里小声嘀咕:“明明是你刚才不让上客的。”

    但是,给他十个胆子,现在也不敢跟秦宗阳犟嘴。只能依旧保持微笑:“那秦总你有事先忙,我就先回去工作了。”

    经过这一提醒,秦宗阳这才想起来自己的航班应该也快到上客时间了,哪里敢耽误,朝着机舱吼了一嗓子:“徐显,我有事先走了,后面联系!”

    秦宗阳的嗓门非常大,估计半个机舱的人都听见动静了,搞得徐显很是尴尬。

    倒是方瀛回去之后,瞧了眼还在头等舱的徐显,突然来了一句:“多少钱?”

    “什么多少钱?”徐显不解。

    “我说刚才花了多少钱。”

    徐显这才醒悟过来:“额......一百二十五,机长!”

    “不对!还有早餐!”方瀛一边打开微信,一边跟徐显说道。

    徐显看方瀛打开微信了,似乎想到了什么:“早上是一百二,机长,你这......啥意思?”

    “那就是两百四十五,收款码呢?我把钱扫给你!”果然如徐显所料,方瀛这是要退钱啊!

    虽然很诱人,但是徐显怎么收机长的钱,连忙摇头:“不用的,机长!”

    “怎么不用?怎么能不用?”不知为何,方瀛猛地脸色狰狞起来,逼近徐显:“你不收钱,是不是看不起我?”

    对于方瀛一惊一乍的神经病行为,在场的乘务员很识趣地蹑手蹑脚地圆润地离开。现在的方瀛似乎脑子有些不正常,谁知道,下一刻会做什么事?还是保持安全距离为妙!

    “没有啊!机长!你说什么呢?”现在的方瀛的表现也着实吓了徐显一跳,莫不是刚才被秦宗阳给坏了脑子了?

    方瀛抵近徐显,一脸恶狼模样,可是在下一秒,瞬间转变成了温顺的小绵羊,面露哀求之色:“徐显啊!你不知道刚才你师父差点儿把我骨头给拆了!我哪里还敢用你的钱啊,你就收了吧!不收的话,你师父不会放过我的!”

    从航前到落地,方瀛完全就没把徐显当成一个真正的飞行员。可是现在,豪横无理的方瀛在徐显面前也就只有摇尾乞怜的份。

    这就是有靠山的感觉吗?

    瞧着方瀛完全就是自己如果不收钱,当场就要自杀谢罪的样子,徐显嘴角抽搐几下。算了!还是收下吧。

    “那......那机长,我就先收下了。”徐显打开收款码,让方瀛扫了一下。没多久,就收到了收款提示,一共三百块钱。

    方瀛竟然还会把零头补足了!

    对于多出的几十块钱,徐显也没说什么。为了几十块钱,就推来推去,很是没意思。

    “机长,我师父脾气是暴躁了些,你别介意啊!”徐显说道。

    方瀛连忙摆手:“哪里暴躁了!秦总是正义感比较强而已,手段有那么一丢丢粗暴了些,出发点是好的。”

    说完,方瀛看了下时间,赶紧进去驾驶舱喊上客去了。

    “正义感比较强?”徐显冷笑一声:“所以专门治你这样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