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57章 现实的压力
    大部分人在初入职场的时候,或多或少都会出一些低级失误。有些失误即便是认真准备都会遇上,这就是新人啊!

    只是徐显的处子秀似乎处处透露着一些狼狈。

    有些手忙脚乱地翻出任务书,递给安检的工作人员,徐显装作如无其事,实际上身子已经僵硬得不行。

    方瀛不停地发出一些咂嘴的声音,在本就安静的安检道口格外刺耳,徐显也只能当做没听见而已。

    不过,回想起来,刚刚在后面提醒他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好像是夏情的声音。

    还好有夏情的提醒,不然徐显很可能从头到尾就想不到任务书的事情。虽然众目睽睽之下翻任务书很丢人,但是要是气得机长来翻任务书,那铁定要当成笑柄了。

    当然了,徐显也只不过是从极其丢人,微微挽尊了下,变成了比较丢人而已。这般心理安慰也就让徐显稍微好受一些。

    一路低头穿过安检道口,会有内场车过来接机组。

    内场车就比送机组从公司到安检道口的那辆车要宽敞很多了。方瀛还是坐在第一排,朱嘉则是被徐显拉到了第三排,他有事跟朱嘉说。

    “哥,一会儿上飞机,我来做驾驶舱准备可以吗?”徐显跟朱嘉商量道。

    虽说现在只是跟班,但是徐显并不像混着,还是想锻炼锻炼自己的。至少在勤奋度上,徐显是足够合格的。

    朱嘉笑道:“我还是很少见第一次跟班的学员就要求进行驾驶舱准备的。”

    朱嘉见过太多跟班学员了,自己也是从跟班学员走过来的,学员什么心理基本摸得八九不离十。

    大多数跟班学员都是非常不自信。因为害怕失误,被机长教员教训,索性就不主动提出上座练习的事情,一直混着。反正从学员转升到一级副驾驶的航线检查非常简单,要求也不高,通过的概率还是比较大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冒着被骂和丢人的风险去练习呢?混着就行呗。至于练习的事情,等转到一级或者二级副驾驶再说。

    朱嘉在跟班学员期间就是这个心态,只不过后面多了很多外界压力,迫使他转变而已。

    生活不是或者电视剧,什么主角光环是不存在的,当然就算存在,大概率也不会落到你身上。

    新人锻炼就是会出错,就是会被人教训。朱嘉见过不少起初斗志满满的学员在被机长教员狠狠教训之后,毫不犹豫地投入混子大军的事情,太多了。

    只要没有过重的现实压力,混着不好吗?不舒服吗?只不过转升速度慢些而已,那又有什么关系呢?早两年,晚两年又有什么关系呢?

    现在的年轻人的观念早就不是以往了。他们更注重自身的工作体验,如果工作得舒适些,升迁慢些也不是不能接受的。

    朱嘉基本只见过两类会主动要求上座练习的学员。一类是碰到机长是自己师父的,这种情况自不必说,跟师父飞都不练习,那混得就有点儿太过分了。还有一类就是领导或者教员的子女。

    领导子女后头有靠山,不存在做错事被骂的情况。当然关键问题有机长盯着,那些领导子女犯些小错误大多就是不了了之了。既然没有犯错成本,那为啥不练习呢?

    还有就是教员的子女。教员之间大多关系不错,连带着对同事的子女肯定也会多加照顾。

    而那些没背景,没关系的普通学员在提出上座锻炼的要求时,就要承担被机长教员教训的风险。

    遇到脾气好的,说上两句,还不算什么。要是遇上脾气差的,能直接把学员骂得失能。

    学员被骂得失能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别说学员了,有少部分机长都会被喷得怀疑人生过。

    飞行员就是等级高度森严的职业,等级高的人指责等级低的人就是天经地义,而且由于飞行员这个职业的束缚性太强,令得就算想要辞职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那些无权无势的飞行员就算不在乎了高薪酬,只想摆脱飞行这个圈子,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所以,为了将来考虑,就算是遭遇到了职场霸凌,很多飞行员还是忍气吞声。

    徐显:“我想早一些转升。”

    混着舒服是舒服,就是自身积累太慢,转升速度会受到很大影响。而徐显就是想尽早转升,以求更高的薪资水平。

    这就是现实的压力!

    “早一些转升?是的呢,还能是为了什么?”朱嘉喃喃自语,仿佛看到了曾经的自己。

    “我这边没什么问题。”朱嘉甚至鼓励这种积极进取的行为,只是这件事不是他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于是接着道:“一会儿下车你跟机长再说下,这件事必须经由机长同意。”

    “这也要机长同意?”徐显以为驾驶舱准备的事是一副的职责范围,只要当班一副同意就行,怎的还要机长同意。

    “驾驶舱内的所有事都要经过机长同意的。”朱嘉有些担忧,他隐隐觉得方瀛应该不会同意。

    徐显瞧了眼第一排的方瀛,无奈道:“我一会儿去问一下。”

    这次的停机位离道口倒是不远,内场车转了七八分钟就到了飞机下面,这次是有廊桥的停机位。

    整套机组下车之后,徐显特意等着方瀛,看他下车之后,立马迎上去,挤出一丝笑容道:“机长,我今天申请做一下驾驶舱的准备。”

    “你?”方瀛有些意外地看了眼徐显,再转到徐显身边的朱嘉身上。

    朱嘉连忙帮衬道:“瀛哥,我这边没问题。”

    方瀛撇了撇嘴:“跟班学员嘛,加好油就行了,我先上去了!”

    说完,根本不给徐显说话的机会,哼着不知名的调调,直接上飞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