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56章 尴尬的首秀
    落于队伍后头的徐显哪里知道,在他不知不觉地时候,方瀛已经又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

    进场车里,方瀛还是坐在第一排。徐显和朱嘉坐在第二排,后面就是乘务员和安全员。

    也不知道进场车里氛围是不是就该是这样,从进场车出发以来,整个车子里的气氛极为沉闷,没有一个人说话。

    方瀛坐在第一排,不知道在干嘛。朱嘉则是在闭目养神。徐显又不好意思转头看乘务们在干什么。

    一车子九个人,连同司机师傅,却是落针可闻,实在是怪异得紧。

    徐显只是在起初觉得氛围有些不适应,没过多久,注意力就转移到外面了。

    之前在海陵机场飞本场的时候,他记得进去机坪好像不是从候机楼,而是从一个专门的安检道口,不知道滇云机场是不是也是这样。

    不过,讲道理来说,海陵那种级别的小机场都是走的专门的安检道口。滇云机场好歹也是西南枢纽机场,怎么也应该有吧。

    正如徐显所料,车辆只开了五六分钟,就到了一处安检道口停下。

    车是停下来了,但是徐显看方瀛没动,一时也不知道咋办,索性也先静观其变。

    这时,旁边的朱嘉起身了,拍了拍徐显的肩膀:“走吧!”

    徐显愣了下,指了指前面的依旧是岿然不动的方瀛。朱嘉笑着又推了下徐显,嘴唇动了下,但是没有发出声音,同时还打了个手势。

    徐显很快明白朱嘉的意思,那是让徐显跟着他!

    原本徐显是坐在靠着走廊的座位的,出来的话,也应该是徐显第一个下车。但是,朱嘉为了给徐显打样,抓着徐显的胳膊,让徐显先不要走,让他走在前面。

    徐显看出来朱嘉的用意,就乖乖落在后面,看朱嘉行动。

    朱嘉走在最前面,在下车之前,拎下去两个箱子,但是徐显很快发觉,朱嘉拎的不是飞行箱,好像是乘务员的箱子。

    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依样画葫芦,徐显还是知道的。照着朱嘉的样子,也随便拎了两个箱子下去。

    下车之后,他发现朱嘉将两个乘务员的箱子放在一边,朝他招了招手。徐显将两个箱子放在脚下,走近朱嘉。

    朱嘉透过车窗看方瀛还在车上,跟徐显讲解道:“有的机长停车了第一个下车,有的机长喜欢最后一个下车,所以这不用管机长。还有下车拎箱子的时候,不用特意找自己的箱子。乘务员一般都是后上车,她们的箱子通常都是摞在上面,要是想拿我们自己的飞行箱,需要先扒开乘务员的箱子堆,这要耗费很多时间。有些急脾气的机长教员可能等不及就要骂人了。所以,不用管谁的箱子,先拿下去再说。另外,下去的时候,尽量不要只拎一个箱子。多拎一个箱子,别人看上去就觉得你勤快些,印象也会好些。虽然拎一个箱子,还是拎两个都没有定数,但是举手之劳,表现得勤快些,总归是好事。我知道这样看起来很假,我也不喜欢,但是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徐显记在心头,这些都是手册上没有的东西,看似细微,却是在航空公司这个特殊的职场中生存的基础。

    光是一个下车就有这么多道道,徐显也是有些心累。

    原本徐显还以为,飞行员就是对着飞机就行,比正常职场与人打交道的频率要小很多。只是如此看来,飞行员所要面对的和人的相处之道也没那么简单啊!

    徐显正自感慨之际,一个高挑的身影踩着哒哒的高跟鞋的声音朝着徐显这边小跑过来,手上还拎着一个飞行箱。

    徐显一看,不就是夏情吗?

    夏情一路直奔徐显,过来到近前,笑嘻嘻地将手里的飞行箱递给徐显。徐显低头一瞧,不就是他的飞行箱吗?

    “谢谢!”徐显赶紧接过来,还不停地道谢。

    夏情只是轻轻笑了一下,弯下腰,拉起徐显身边一个乘务员箱子的拉杆,还是说着:“也谢谢你帮我拿箱子。”

    “这是你的?”徐显看了眼夏情的箱子,上面并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啊。

    飞行员的飞行箱在提手下面有一个地方可以插一张小卡片,很多飞行员就在卡片上写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插进去,作为识别的标志。不过,徐显看乘务员的箱子好像没有这个。徐显一眼望去,感觉乘务员的箱子都一样啊,她们是怎么辨别的呢?

    徐显疑惑的时候,一偏头,看见方瀛和朱嘉都已经往安检口过去了,赶紧追了上去。

    方瀛一马当先,朱嘉紧随其后。徐显到安检口的时候发现方瀛正在从自己胸口挂着的卡套里掏登机牌。

    徐显照着他们的样子,也开始拿登机牌,只是等再次抬头望向前方的时候,发现方瀛和朱嘉都在看着自己。不对!不仅仅是方瀛和朱嘉,就连安检的工作人员也在望向徐显。

    徐显顿时有些纳闷起来,啥情况,莫不是脸上有什么东西?

    徐显下意识地就准备摸自己的脸,却见方瀛不耐烦地扬起声音:“你跟木头似的愣在那里干什么?”

    这下尴尬了,徐显不知道方瀛到底在说什么。

    这时候,徐显左手被人轻轻推了一下,他刚欲转头,就听见从后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拿任务书,过安检!”

    “我去!”徐显如梦初醒,他怎么把这茬事情给忘了。

    其实也不能说徐显把这事儿给忘了,他就不知道这件事应该是他做。新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分不清什么事是他的职责范围,找不到自己的定位。

    由于徐显根本就不晓得是他准备任务书,因而,刚刚收拾东西的时候,他将两张任务书全都放进文件袋中,塞进了资料包里。这时候要的话,就需要现翻。

    “你是不知道过安检要任务书吗?”方瀛有些嫌恶地说道。

    整个安检道口所有的人,乘务员,安检工作人员,还有飞行员全都在看徐显翻包,翻文件袋,就像看一个小丑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