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55章 第二副驾驶就是打杂的?
    方瀛接了早餐,转头对向乘务长:“没有什么事,就去外面等着吧,我们马上出来。”

    果然如此!

    方才乘务长已经提醒到那个份上了,方瀛还是转头就忘。要不他是故意羞辱徐显,要不就是完完全全就没有将徐显当成驾驶舱人员的一部分。

    或许,在方瀛眼里,徐显顶多算是跑腿的工具而已。

    徐显让乘务长不要再说了,不过就是想挽救仅存的一点儿面子罢了。在一众乘务员面前,第二副驾驶被机长赤裸裸地无视,实在算不得什么舒服的体验。徐显只想尽快翻过这一篇。

    乘务长看看徐显,终是没有再说什么,招呼剩余的乘务员出了飞行准备室。

    徐显刚刚心绪已乱,等乘务员准备离开飞行准备室的时候才想起了什么,立时抬头而视,正好撞上队伍后面转头看向自己的夏情。

    目光相对,徐显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乘务员脚步声渐弱,徐显才敢抬起头。此时,飞行准备室乘务们早已不见踪影,徐显这才如释重负。

    这就是职场吗?太tm真实了!

    方瀛稍微收拾了下自己的东西,拎着早餐,拉着飞行箱,慢慢悠悠地往外走。

    徐显一看机长准备进场了,连忙将桌子上的纸质资料都收好。而朱嘉则是拉着箱子跑到长条台子那边,好像是询问事情去了。

    徐显收拾完东西,跟上朱嘉的脚步,发现他在跟一个穿着似乎是制式外套的中年人说话,这个中年人刚刚明明还不在的。

    “天宁的话,上544吧。”中年人跟朱嘉说道。

    “544!”朱嘉略微记忆了下:“谢谢了!”

    发觉徐显已经跟上来,朱嘉跟徐显招招手,示意徐显跟上。两人走路的时候,徐显自觉地落后半个身位,朱嘉不说话,他就也不说话。

    “刚刚那个早餐多少钱?”朱嘉忽然放慢脚步,跟徐显并行而走。

    徐显没有多想,就是回答:“哥,那个早餐一百二。”

    “一百二!我真是......”朱嘉也是惊讶于那个什么早餐套餐这么贵,便是跟徐显说道:“你微信呢?我把钱扫给你,这钱不应该你出!”

    徐显连忙说道:“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收你的钱?”

    朱嘉看上去也有些烦躁:“你不懂,他就是这么对副驾驶的。你现在才是学员,一个月就那么点儿固定工资,怎么也轮不到你出钱。”

    徐显当然不能收这钱。虽说他很不爽方瀛的举动,但是怎么可能将损失转嫁到朱嘉身上。只要双商正常的人都不会这么干吧!

    朱嘉见徐显不肯,眼见离方瀛越来越近,就没有再纠结此事。

    这时候的方瀛正在跟门口的乘务长说话,还把早餐递给了乘务长。徐显靠得近了,才晓得原来是方瀛是让乘务长上飞机热一下。

    朱嘉到方瀛身边,整理下表情,说道:“哥,车是544。”

    方瀛点点头,走在当头,出了大门,朝着众多车辆的车牌一扫,马上就瞧见了后三位是544的车辆。

    瞧着方瀛所走向的车辆的车牌一看,徐显这才明白原来刚才中年说的数字是进场车的车牌号后三位。倒是增加了一个知识点!

    方瀛走向进场车的途中,突然偏过头问朱嘉:“天宁机场那边是不是鸭血粉丝汤挺好吃的。”

    朱嘉落在后面,脸色一下子就沉下来了,不过嘴上还是以正常语气回答:“对的,我之前跟几个教员飞天宁的时候,买过几次,还不错。”

    朱嘉其实很想说吃个鬼的鸭血粉丝汤,整天就知道白吃白喝。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着实无力!

    “我也听别人说天宁的鸭血粉丝汤不错。”方瀛笑道。

    这时朱嘉快步赶上方瀛,跟方瀛并肩而行:“瀛哥,那待会儿落地,我去买过来?”

    对于方瀛的心思,朱嘉算是摸得透透的了。方瀛是机长,使了劲地作妖,他们作为副驾驶也只能受着。不过,这事儿不能落到徐显一个学员肩上,都是学员过来的,几千块钱的工资还要请吃请喝,实在说不过去。

    况且还有他这个一副担在前头呢!当年他还是学员的时候,跟机长教员出去过夜,机长教员们想要出去吃饭,还不是一副的前辈们大包大揽,他几乎很少掏钱的。

    这也算是副驾驶之间的一个默契吧!在要掏腰包的时候,级别高的应该主动承担。正因为如此,朱嘉现在才主动提出自己去买,这样将徐显撇开了。

    哪里知道方瀛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笑呵呵地说道:“不是还有一个二副吗?让他去买就行。你在驾驶舱还要做准备工作呢!”

    “没事的,驾驶舱准备我很快就能弄好的,不会耽误事的。而且,徐显可能不知道去哪儿买。”朱嘉说道。

    “不就是34号登机口对面吗?”方瀛说道:“我都打听好了。跟他说下登机口,难不成他还找不到登机口的位置?”

    朱嘉一时语塞,好家伙,合着已经将店铺地址都摸清楚了,这是有备而来啊!有这份心思,就不知道反思下自己的人品吗?

    看出朱嘉还想说话,方瀛打断了朱嘉的话:“又不是什么大事,二副不就是干这些杂活了?不然还能指望他们干嘛?”

    说完,直接上了车,根本没有给朱嘉继续说下去的机会。

    “二副就是干杂活的?”这番话真是刷新了朱嘉对方瀛认知的下限。

    现在所有的机长教员,哪个不是从什么都不懂的二副走过来的?

    就因为现在自己是机长了,就否定自己曾经走过的道路?

    真是低级的表现呢!

    朱嘉想起昨晚他收到徐显的短信,好像这次是徐显的首次航班。昨晚,他看到短信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就没有回复。只是现在看来,徐显的首次航班就碰到这么一个人品低劣的机长,他该对未来的职业生涯有何想法呢?

    至少......应该不是什么美好的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