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47章 流落街头的风险
    梦想,真是一个奢侈品啊!

    曾经徐显也曾拥有过,只是被那个刚愎自用的父亲无情击碎。到现在,徐显就是一个失去自我想法,对现实无比顺从的行尸走肉而已。

    跟连山雪在走廊处分开之后,徐显就窝在房间里美美地睡上了一觉。餐厅那边生意一般,短时间内,老板并没有请徐显这种兼职的想法了,倒是让他享受到了久违的闲暇。

    徐显没有立马去找新的兼职,而是开始在副驾驶的微信群里找适合自己的航班任务。

    连山雪临时加了活动,却是让徐显多出一个长达四天的假期。这段时间内不找个航班飞飞,积攒积攒经历时间都对不起自己。

    由于现在徐显只是学员,连一级副驾驶都算不上。小时费,落地费通通没有,只有一个月固定的七千多块钱。所以,飞哪里对徐显来说没有任何区别。反正是落地费高的机场,还是落地费低的机场,他的工资都不会变化。

    过夜航班肯定不能选,有可能导致休息期不够,那只能先当天来回的本站航班了。现在徐显需要积累一百小时的跟班时间,在时间足够之后,就可以申请转升一级副驾驶了。到了一级副驾驶就可以有小时费了,工资能到原本的三倍还多。所以,徐显的最优选是那些时间长的航班。当然了,有时间长的肯定更好,没有的话,也不会挑挑拣拣,现在可没有他选择的余地。

    像徐显这种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的人可不多,至少在一众第二副驾驶之间是这样的。徐显加的第二副驾驶微信群里到处都是甩班的信息,反倒接班的人很少。

    徐显将信息记录一直往上拉,拉到出班的日期。从这个日期的信息开始看,就不会漏任何一个甩班信息了。

    徐显一条信息一条信息地看,不越过任何一个信息。他发现别人甩的班普遍质量都不行。不是那种第一天加机组去过夜,第二天就一段回来的过分养生班。就是时刻非常差的航班,其中以晚班最为常见,其中多是落地时间在凌晨一点之后了。

    其实,徐显倒是不在乎熬夜的。不过就是如果太晚了,拼车基本就拼不到了,徐显还是要考虑一下成本的。

    有时候徐显想想,自己好歹是一个飞行员,还要纠结车费,也是没谁了。

    最后经过综合考虑,徐显选了一个后天早上九点飞天宁市的6533航班。虽然只有一个来回,但是时间也有五个小时左右,还算可以。而且早上九点起飞的话,过去公司应该可以拼得到车,回家的话,不赶时间可以坐到公交,车费支出也会少很多。

    决定好航班之后,徐显给甩班的人发了一个信息,对方很快就回复过来,表示可以甩,让徐显自己打电话给调度就行。

    只要私下商量好,双方都同意了,而且满足航班配置要求,那调度基本都会同意换班的。徐显找了调度的电话,沟通之后,很快就把班换好了。

    现在万事俱备,徐显还差了一些东西。

    在酒店餐厅吃了晚饭,徐显倒了几班公交回了宁樾小区。到了小区门口时,先去门卫室找他爸徐景扬。然而,徐景扬并不在门卫室,里面只有肥头大耳的保安队长王帅。

    王帅透过玻璃瞧见徐显在往门卫室里看,拉开窗户,阴阳怪气道:“这不是徐大少吗?找谁呢?徐总可不在这里!”

    徐显面对王帅的嘲讽,脸色都不带变化的,早就是习以为常。

    什么“徐大少”“徐少爷”全都是恶心徐显的。当初徐家发达的时候,也没见王帅喊过什么“徐大少”的话,反倒是徐家落魄了,小鬼都蹿出来了。

    至于什么“徐总”,可不就是徐显的父亲徐显扬吗?

    一看父亲不在岗,徐显也懒得跟王帅废话,径直往家里过去了。

    果不其然,徐景扬穿着保安制服,呆愣愣地坐在床铺上,仿佛失了魂魄一般。

    “爸,你今天是提早下班了?”徐显将包放在桌子上,自己倒了杯水润润嗓子。

    宁樾小区保安交接班的时间应该是早八点和晚八点才对,按着道理,徐景扬这个时间应该在岗才对。

    徐景扬一听到儿子回来的动静,眼睛中似乎恢复了些神采。

    “小显啊,这房子要卖了。”徐景扬机械般地将脑袋转向徐显,宛如宣布噩耗一般吐出了这个消息。

    徐显抓着水杯的右手猛地一颤,难以置信:“这个房子?”

    徐显说话的时候,指着地面,脸上的表情也逐渐灰败起来。

    徐景扬见到徐显脸上流露出来的绝望,顿时刚刚平复的心情都是低落起来:“刚才林光荣打电话给我,说这房子已经找到买家了。所有手续应该会在一个月之内完成,是连带着这个车库的!”

    徐显只觉得天旋地转,这对本就捉襟见肘的父子俩儿来说,绝对是晴天霹雳。

    即便徐显知道这房子出手是早晚的事,但是没想到这么快。

    “怎么会这么快?”徐显有些失神地喃喃自语。

    这房子是千万级别的价位,买家应该不多才对。他们父子原以为怎么也能再撑上许久,没想到,这么快就要被扫地出门了。

    林家跟他们父子还有那么一点点交情,几乎是白给了他们车库的租住权。但是,之后接手的人家可就没这么好心了。要是找不到合适的去处,他们父子就只能流落街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