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46章 我是嫉妒啊!
    火警的警告不同于其它警告,是伴随急促刺耳的火警警铃声,是非常容易辨认的。

    不管是发动机火警,APU火警,还是其它种类的火警,都不需要仔细分辨,反正只要是出现了火警警告,速度又没有大于V1,就是中断起飞一途。

    所以,这个决断是显而易见的,几乎不用思考。

    事实也确实如此,连山雪只在短暂的迟疑之后就做出了中断起飞的决定。这个决定没有错,但是她的程序错了。

    连山雪在火警警铃出现之后,大约只有不到半秒的反应时间,便是喊出:“中断起飞!”

    话音还没有落下,连山雪的左手就准备搭上油门杆。

    在她左手还没有抓住油门杆的时候,于半空中,左手被徐显直接扣住,动弹不得。

    “这是该你碰的地方?”徐显一把将连山雪的左手推开,有条不紊地宣布中断起飞,同时手头上的动作不停,收光油门杆,断开自动油门,升起减速板,拉出双发反喷。

    “接操纵了!”在飞机滑跑方向稳定之后,徐显接过了操纵,并且一直使用人工刹车,逐渐减速。

    在九十节以前,RTO是不工作的,也就是说自动刹车并没有工作。这个时候就需要飞行员改换人工刹车。

    没多久,飞机的速度就减到六十节以下之后,徐显收回减速板和发动机反喷,靠人工刹车进行减速。

    飞机完全停下之后,徐显忍着怒气质问连山雪:“什么时候中断起飞的口令是副驾驶来下了,动作也是副驾驶来做了?一旦飞机开始移动,谁对飞机有处置权?副驾驶能做完全套的中断起飞程序吗?”

    徐显一通质问下,跟连珠炮似的抛向连山雪。连山雪有些委屈地不说话,在她左手被徐显推开之后,她就发现了自己的错误所在。

    中断起飞的口令是由机长下的,并由左座执行中断起飞的动作。不然,如果是右座施行中断起飞的动作的话,会很不方便拉起位于左侧的减速板手柄。

    在高速中断中,有没有减速板,减速效果差别还是非常明显的。这就是为什么中断起飞的程序是由左座飞行员进行的。因为只有左座才能迅速,顺畅地完成整个操作流程。

    而且,刚才她直接越过徐显,自己宣布了中断起飞的口令,这是越俎代庖的行为。

    “反应慢一点没关系,不是自己的活儿凭什么要做?你监控飞机状态了吗?你报出是哪里出火警了吗?你核实我的动作都做完了吗?你通知塔台我们中断起飞了吗?九十节以前RTO是不工作的,不知道?不会提醒我人工刹车?万一我就忘记了怎么办,飞机一直没有刹车,就这么冲出跑道?”这次徐显的质问更加猛烈,几乎是一波接一波,排山倒海而来,连山雪颇有些招架不住。

    徐显一直觉得连山雪不同于其他学员,更不是起初认为的花瓶。可是,刚才连山雪在中断起飞上的低级错误使得徐显颇有些恼怒。

    这不是技术问题,这是思想上出了问题。

    “对不起嘛!”连山雪小声咕哝两句,也没有再往后说。刚才她的错误确实太低级了,抢着机长的活做,而自己应该做的事却是一件没有做好。

    许是连后面的教员都看不下去了,开口劝解:“嗓子这么大干嘛?耳朵都震聋了。好了,好了,时间到了,今天的训练就接受了。走吧!”

    教员收拾了下东西,一转头发现徐显和连山雪都没有动,再是说道:“干嘛呢?占着茅坑,后面的人不要上厕所的啊?”

    说完,瞧瞧徐显和连山雪,直接先走了,嘴里还嘟囔着:“现在的小孩子真是......”

    座位上,徐显不动,连山雪也不敢动,即便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怕徐显生气。

    “你为什么选择当一个飞行员?”徐显忽然问向连山雪。

    连山雪几乎没有思考:“喜欢,因为喜欢飞行!我的梦想就是当飞行员!”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当一个飞行员?”徐显看向连山雪的眼睛。起初连山雪还有些慌乱,不过片刻之后,她感觉到徐显不是在责备她,而是真正地在问她问题。

    连山雪思索片刻:“也是......也是因为喜欢?”

    “喜欢吗?”徐显蓦然之间笑了起来,只是笑容之中掩不住的苦涩:“喜欢?谈不上!顶多算是曾经有些兴趣而已。只是现在它成为了我生存的手段,我强迫自己看了一遍又一遍的手册,这是何等的枯燥和无趣,因为我现在不喜欢这个职业。”

    “飞行?”徐显冷笑道:“一个从进去的那一天就可以看到退休的工作?有什么好喜欢的?可是怎么办呢?我要活着!就算是再不喜欢这个工作,还是要忍着。可是,你不一样,这就是你的梦想。为什么对待你的梦想都不能尽十二分的努力呢?为什么都比不上我这个靠着忍耐艰难度日的人呢?”

    “徐显......你......怎么了?”连山雪察觉到徐显的状态很不对,似乎刚才的事情触动了他某些痛处。

    徐显脑中思绪繁杂,不愿再多说什么,就让连山雪复位一下电门,便是一言不发地出去了。

    后面的讲评中,徐显也是显得情绪低落。教员看气氛有些沉闷,一到时间就匆匆宣布了下课,溜之大吉了。

    这一下,学习室里就剩下徐显和连山雪了。

    连山雪没有收拾桌上的东西,而是可怜兮兮地跟徐显道歉:“你不要生气嘛,以后我不会这样了。”

    徐显叹气道:“你不用跟我道歉。”

    “那你还在生气!”

    “我没生气。”徐显纠正道。

    连山雪不信:“你这还没有生气,都写脸上了,刚才更吓人。”

    说实话,如果只是从连山雪的失误来说,徐显刚才的反应似乎有些过激了。而且,徐显气着气着就开始情绪低落,这般转变,着实怪异。

    “不是生气啦,至少现在不是!”徐显忽然觉得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有些刺眼,用手挡了下:“是嫉妒啊!我嫉妒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