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38章 徐清
    “温氏集团!”陆心宇连退三步,几乎是失魂落魄:“温氏集团?咱们的母公司?”

    陆心宇猛然抬头:“那总裁是?”

    “温静姝,咱们最上头那位的千金!”林波喟然一叹:“我原本以为咱们这位公主也就是来体验生活的,等厌了,自然会回去。现在看来,似乎不是......”

    “温静姝,温静姝!”陆心宇一时接受不了这个爆炸性的消息。

    温静姝可是温氏集团董事长的小女儿,温氏集团的第二继承人,为什么来星游航空这么个小庙?在整个温氏集团里,星游航空并不算是核心产业啊!

    就算是大东家想要锻炼这个小女儿,星游航空这个去处怎么也显得寒碜了些,配不上温家公主的身份才对!

    “你确定是那个温静姝?消息来源呢?可靠吗?”这时候的陆心宇完全失了方寸,如果温静姝真的铁了心要根除星游航空的抱团问题,那将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

    怪不得林波刚才反应这么大!不是林波多虑了,是本该如此!

    “消息准确,不要心存幻想了。”林波打破了陆心宇最后一丝幻想。

    陆心宇眼中顿起密布的血丝:“那为何封锁消息?”

    林波自嘲笑道:“大略是咱们的东家觉得一只天鹅落在一群癞蛤蟆之间,让癞蛤蟆不知晓天鹅的存在是很有必要的行为。否则,某些不知死活的癞蛤蟆起了些不该有的念头怎么办?”

    估计在他们的大东家看来,星游航空不过是穷乡僻壤,一群癞蛤蟆的聚居地而已。当真是可笑,可怜矣。

    “温静姝的身份只有公司高层知道,我也是不久前才得知,你定要管住口舌,莫要自误。”林波吩咐道。

    陆心宇兀自沉浸在震惊当中。怪不得,新总裁上任之后从未露面,几乎一切事宜都是杨宁代为出面,甚至都没人谈论这位新官。原来是有心人故意封锁消息的!

    “其实我还是想不明白,就算总部那边发觉了咱们公司的弊病,大可以调来一个铁腕领导。处理咱们公司,有必要动用自己的女儿?”陆心宇说出了内心的想法。

    之前调来星游航空的总裁在温氏集团都不是什么太过重要的角色,但是放在星游航空这座小庙里正正好。

    可是,如果温氏集团的高层发觉星游航空问题有些严重了,决心进行改革,那派出一个总部里的实权派人物,足以镇压住星游航空里面的那点儿妖风。有必要把集团第二继承人都弄过来了?这不是太过于高看星游航空了?

    “说实话,我也想不明白!”林波跟陆心宇一样,抱有同样的疑惑。

    “不过,不管是如何。你现在到了一个瓶颈,李川,魏志彬那些人也帮不了你,何必还要凑那么近?等你坐稳了我的位子,温静姝是不是要清洗公司的小团体也基本是尘埃落定了,到那时候,你在站队也不迟!”林波劝道。

    陆心宇转正这道坎,那么些个总监帮不了他,最后还是要总裁拍板。既然暂时得不到利益,那跟某些权力团体交往过密就没什么必要。反正只要坐上了飞行部总经理的位子,那些权力团体自然会找上门。在如今有些敏感的时期,还是划清界限比较明智。

    陆心宇只觉得心烦意乱,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如果在数年之前,他上了小团体的船,借此对总裁施加影响,转正之事还不是手到擒来?

    如今总裁是温静姝,小团体根本就影响不到温静姝,自己的船那就是白上了。不但白费力气上船了,还要想着怎么撇清关系,真是到头来白忙活了一顿!

    “我知道了。”陆心宇叹了一口气,被逼无奈还是接受了林波的建议。

    林波安慰道:“有可能是我多虑了!万一温静姝真就是一时兴起,过来当个一段时间总裁,之后还是回总部,那也说不定!”

    陆心宇:“希望如此!”

    只要温静姝在星游航空一天,那么公司所有人,从基层员工到高层领导,没有一个人能反抗她的意志。这么一来,灰色地带就很小了。

    林波看着还是心有余悸的陆心宇,心里也不是个滋味。

    他跟陆心宇其实没什么特殊关系,但是,没办法,他小儿子继承了他的行当,也在星游航空当飞行员。

    现在林波已经处于半退休状态,护不了自己儿子多久了。所以,他把宝压在了陆心宇身上。只要陆心宇接了自己的位子,那将能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为他的儿子保驾护航。毕竟陆心宇还很年轻,而秦宗阳比自己小不了几岁,飞行部总经理的位子坐不长久,投资秦宗阳的回报就小很多了。

    ......

    清源集团董事长办公室。

    梅婷婷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一封来自于星游航空的邀请函,都没有开封,果断地将其撕碎,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

    “没完没了!”梅婷婷略有些恼怒地低声自语道。

    就在这时,办公室大门打开,进来一人。此人一进来,就往沙发上一躺,伸起了懒腰。

    不是别人,这人就是徐清。

    二十年的时间只在徐清脸上留下了浅浅的印记,单论样貌的话,几乎没什么大的变化。而徐清透出来的那股子欢脱劲,一点儿没变!

    “咋了?看上去不高兴啊?”二十年的夫妻了,徐清只要看一眼梅婷婷,就能知道梅婷婷现在什么情绪。

    梅婷婷哼了一声:“最近去研究室很频繁啊,手又痒了?”

    “没有!瞎说什么!”徐清打起了哈哈:“我就是看看而已,瞧着他们有没有搞出来什么新玩意,没啥事!”

    徐清话刚说完,就从门口又蹿进来一人,速度奇快无比。一进门,找准徐清的位置,一把抓住徐清的右手,就要把他往外拉。

    “爸,新材料弄好了,赶紧去看看!”那人看起来极为年轻,应该是在二十上下。

    梅婷婷一看那人扯着徐清的右手,霍然色变,猛地怒喝:“徐子衿,撒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