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36章 心生不安
    连山雪准确率不错,但是总归是速度慢了些,再加上徐显掺杂其中的拓展讲解,一整套驾驶舱准备下来,两个小时的训练时间就去了大半。

    如果按着徐显的速度,整套驾驶舱准备应该能控制在十分钟左右,当然这是建立在信息及时给予的前提下。

    如果机场老卡着放行和舱单之类的东西,那所需的时间就不知道要多久了。

    驾驶舱内各个面板上的电门位置之类还好办,下面才是重头戏,CDU!

    其实在刚才进行导航校准的时候,徐显就演示过怎么输入位置信息。

    在飞机导航进行校准的时候,那是需要机组输入位置信息的,不然飞机无法进行校准。那么位置信息怎么输入呢?这就是徐显要教给连山雪的。

    “飞机的位置信息是以经纬度显示的。刚刚在起始页上是不是有一行空心的方框,那就是输入位置信息的地方。”徐显按下了起始页的第二页,在第二页上有慢慢一页位置信息。有左IRS位置,有右IRS的位置,有左GPS的位置,有右GPS的位置信息。

    这时候,徐显指着这一连串的位置信息,说道:“输入位置信息的方法有很多,但是最常用的是选用左GPS的位置信息,将这个位置信息复制出来,粘贴到起始页第一页上,这样的话,飞机就可以进行校准了。”

    说完,徐显仿佛是为了堵住连山雪的话头,接着道:“至于为什么用左GPS位置信息,我暂时还没有学到,别问我!问,就是不知道。”

    连山雪笑眯着眼睛:“知道,知道!我不问!”

    徐显看连山雪很是识趣,满意地点点头,接着转到航路页。

    “航路页上起飞机场,目的地机场这个好理解。不过,机场都是填四字代码,不是三字码啊!”徐显提醒道。

    连山雪哼了一声:“我又不傻,上面不是四个框框吗?那肯定是四字码啊!”

    “啊?哦哦!对哦!”徐显有些不好意思,在航路页上,需要输入的机场名称都是四个框,那三字码肯定是不对的,自己倒是想多了。

    “这里有一个COROUTE,这是公司航路的意思。”徐显说道:“通常来说,公司航路的输入方式是起飞机场和目的地机场的四字码连在一起。如果在航班中发现这么输入显示不对的话,就在后面加数字,从一开始加,应该在三之内,总有一个是可以的。”

    “哟吼,你小子这都知道?”教员笑道:“这些书上可没有,只有飞过航班的人才知道,你不是没下机队吗?”

    徐显:“教员,我都是听别人说的,自己还没有实际操作过。这类情况应该很少吧?”

    教员点点头:“对的,这种加数字的情况确实非常少。我记得以前飞的时候,我们公司就两三条航线需要加数字,比例确实很小。”

    “那教员......这台模拟机里有我们公司的公司航路吗?”连山雪问道。

    “我上次飞过一次,那一台模拟机里没有。”徐显说道。

    前段时间,徐显的下机队检查就是在翔羽这边,那时候他输入从滇云到蓉府的公司航路代码时,显示数据库缺失。

    教员摆摆手:“你们公司没把公司航路的数据给我们,你们待会儿就离场程序的最后一个点跟进场程序的第一个点连起来就行了。”

    “哦哦,那这个公司航路就不管了。”徐显说道:“这边的FLTNO,是航班号。对了,这个航班号不是给乘客看得二字码航班号,而是三字码航班号,别记错了。”

    航空公司一般会有一个两字代码和三字代码。两字代码会做航班号等等用处,而三字代码则是航空公司内部工作人员和空管在使用的代码。

    像空管雷达上看飞机,显示的就是三字码的航班号。

    “等一下,我记一下!”连山雪对此还真不知晓,认真地做了记录:“好了,继续,继续!”

    ......

    星游航空飞行部总经理办公室。

    “那个秘书真就这么跟你说的?”飞行部总经理林波站在自己的办公桌旁边,手指不经意间在桌面上画着圈,眉间尽是疑惑。

    陆心宇就站在林波面前,同样是忧心忡忡道:“是啊!后面我越想越奇怪,一个秘书而已,直接对一个部门领导直言不讳地谈论职务升迁的事,这也太越界了!”

    “不对,你不能这么想!”林波摆摆手道:“整个总裁办都是总裁从集团总部带过来的,你不能割裂地来看问题。这个秘书的意思应该就是杨宁的意思。否则,给她十个胆子也不敢在你面前议论逾越之事。她就是一个传话的工具而已!”

    “那杨宁的意思......不就是总裁的意思吗?”陆心宇很自然地就得出了这个结论。

    杨宁就是总裁办的行政主任,总裁的唯一心腹,整个公司谁不知道杨宁就是总裁的喉舌?

    陆心宇:“哪里有领导这么直白地表现出对下属的喜恶的?如果真要是总裁的意思,她这么说话,我反而有些担心了。”

    不管是在哪个公司,领导说话都是留出几分的,一般都是以旁敲侧击为主,尤其是对职务升迁这种敏感话题而言。

    结果换到陆心宇这边,大领导毫不避讳地就说我看好你哟,这种出格的,不符合常理的行为反倒是让陆心宇心生不安。

    林波的确也有点儿想不通,哪里有领导这般行事的?

    “有可能这位新总裁对飞行部总经理的权力变动并不是很在意,所以觉得没必要藏着掖着?”林波有些不确定地说道。

    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理由,而且结合那位新总裁的身份,这个理由也说得通。一个小小的部门人事变动而已,犯不着消耗脑细胞研究什么领导的说话艺术。

    陆心宇有些不信:“飞行部好歹是核心部门,核心部门一把手的人事变动还是有些份量的吧?总裁连这个都看不上?”

    林波一下子就有些生烦了,那到底是为什么呢?莫不是秘书看陆心宇仪表堂堂,一时之间,芳心暗许,偷偷将总裁的意思透露给陆心宇?

    林波悄咪咪地看了陆心宇一眼,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