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31章 被调戏(三更!)
    连山雪吐气如兰,说话的时候,上身微微往徐显那边倾了一些,徐显甚至能看清楚连山雪的每根睫毛。

    徐显的呼吸都止住了,因为嗓子眼几乎被快要跃出的心脏生生堵住。他不晓得自己为什么反应这么大,理智告诉他连山雪并不是他的菜,而几乎快爆表的心率却昭示着他的理智是多么的可笑。

    本能,这该死的本能,无法控制的本能!

    “太......太近了!”徐显支吾了半天,偏过头不再看连山雪的脸,才堪堪从唇齿之间挤出这几个字。

    他与连山雪近到几乎能听到对方如同小猫一般轻柔的呼吸声。

    连山雪的眸子弯成了月牙儿,浑然不知自己脸颊之上同样已经染上嫣红。

    “好了,现在应该可以了吧?”

    徐显耳边终于响起连山雪悦耳的声音,这才轻轻咳了几声,缓解一下自身的尴尬,眼角瞄了一下身边的连山雪,果然她已经是正襟危坐,不复刚才有些“轻浮”的作风。

    徐显长长出了一口气,脸上的灼热感稍微褪去,心头逐渐起了一丝不满,有种自己被调戏的感觉,略微有些恼怒。

    连山雪原本都打算到此为止了,她是个热情如火的性子,恰好徐显完美地对上了她的口味,便是小小地撩了徐显一下,哪里知道徐显的反应这么大。

    略显拘谨的徐显在她的眼中更显可爱!

    然而,徐显有些恼羞成怒的样子,直接点燃了连山雪内心的火焰。不过,她这次没有说话,而是轻轻地舔了一下嘴唇,而这个颇为诱惑性的动作,正正好被徐显眼角的余光捕捉到。

    经历过刚刚的猝不及防的慌张之后,徐显这次的反应并不算很大,归根结底,连山雪不是很吻合他的理想型,理智总归是占了高峰。

    “你还没有谈过恋爱不成?”经过了最初的有些尴尬的气氛,两人的气氛终归是回归正常,这时候,连山雪以比较正常的语气问徐显,她比较好奇这个。

    徐显已是恢复如常,只是轻轻地点了下头,突然,徐显笑道:“难不成你经验很丰富?”

    原来徐显只是对连山雪刚才的行为有些恼怒,下意识的反唇相讥而已。可是话一出口,就觉得这么说话很不尊重连山雪,就想要往回找补一下。

    哪里知道,徐显还没来得及说话,连山雪面色淡然地回答:“我也没谈过恋爱。”

    徐显不说话,但是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相信。

    面对徐显满脸的质疑,连山雪哼了一声:“我骗你干什么?我像是谈过很多恋爱的样子吗?”

    “你刚才的行为......很像!”徐显轻笑道。

    “你知道我为什么选你吗?”连山雪的思维跳跃很快,眼角也逐渐挂上一丝浅笑:“在他们给我的选择之中,你长得最好看!”

    徐显:“......”

    “那你会对所有好看的男人做刚才的行为吗?”这时候的徐显已经完全放松了,他看得出来连山雪对他似乎也就是止于兴趣而已。

    果然,连山雪说道:“不会吧,我又不是没看过帅哥!就是刚才突然有了这个念头,你别误会啊!再说,我刚才也没干嘛啊!”

    徐显此时此刻心里顿起咆哮,刚才的行为要是男女互换,徐显十有八九会被扇一个耳光。结果到连山雪嘴里,竟然让徐显不要误会。

    不过,刚才他的反应也确实大了些。虽然他也不是那种一见女生就走不动道的主,然而还是太久没跟其她女生打交道了,朋友圈子里的异性都是从小玩到大的,根本没有一点儿异性的神秘感。

    这么一闹,连山雪和徐显之间确实没有了初见者的僵硬氛围,两人间变得轻松了些,交流起来也不需要斟字酌句得见外。

    教员是压着点儿来的,苍老的脸上已经满是皱纹,脊背都微微有些佝偻了,看样子应该就是退休返聘的教员。

    “来得挺早啊!”教员笑呵呵地将包放在一边,随手拿过连山雪的训练课程,并没有翻看,而是对着训练课程的封面研究起来。

    徐显也是奇了怪了,这封面有什么好看的。

    教员突然来了一句:“还真是连山姓啊,我活了这么多年还第一次见到这个姓!前几天我收到计划的时候,还以为名字错了呢!”

    连山雪无奈附和道:“确实是比较少见......”

    没办法,连山这个姓氏太过稀有,是个人初见之时都会起一丝兴趣,这也是星游航空招连山雪过来的原因之一。

    连山这个姓氏不仅稀有,而且听上去很有内涵,很高级。就跟另外一个稀有姓氏,神姓一样,极为适合宣传。

    常人见了这种稀有姓氏自然会多问两嘴,然而这个教员就有些不同了。话匣子一打开,就跟堤坝泄洪,停都停不下来。

    不仅问了连山雪的祖籍,还引申了几个他知道的稀有姓氏。要不是这个教员胸前挂着翔羽训练中心的教员证,徐显真的很怀疑这位到底是不是一位专业的波音教员。至少从进来到现在,他更像是一个研究姓氏的民俗学者。

    从朋友那边打听来的消息果然是准确无误。这已经不是有点儿话多了,是非常多!

    教员越说越起劲,甚至开始拓展到国家对稀有姓氏的政策,大有谈天说地三天三夜的架势,而连山雪除了开始应和了两句,之后再也插不上嘴了,全是教员一个人唱独角戏。

    连山雪不是很愿意粗暴地打断正在兴头上的教员,所以后面一直没有说话。反倒是徐显有点儿看不下去了,一个小时的课前学习时间,现在足足过去了一大半了,课程内容一个字都没讲呢!

    在教员说得稍微有些累,语速放缓的时候,徐显见缝插针:“教员,你看这第一课有什么要求不?”

    “哦哦,对,对!”教员这才如梦初醒,随手翻了一下第一课的授课内容:“第一课就是驾驶舱准备,正常的地面程序,还有......发动机起动,自动驾驶落地,很简单嘛!”

    教员看完将课程本还给连山雪,转向徐显:“你不是飞过初始改装了吗?你们自己先练习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