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29章 竞争上岗
    翔羽航校是具备培养私商仪三个阶段的综合性航校,跟翔羽训练公司其它机构的惯例一样,只接受航空公司委托培养才对,更别说,星飞航空甚至允许徐显参加了本公司的本场训练。

    这妥妥就是按照星飞航空养成生的模式培养的嘛,然后却没有留在星飞航空,而是跨越数千里,从东到西,应聘到了星游航空,着实怪异。

    在徐显的档案中,甚至还有政审时的家族信息,父母两人都是填的经商,并非什么民航关系户啊。

    民航圈子又不大,能让星飞航空一路开绿灯的人应该不多才对,可是他愣就是没听过。

    徐显祖籍是东山省青湖市,却在江南省天宁市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现居地是南明省滇云市,真就是完美演绎什么叫东漂西漂,到处飘!

    陆心宇研究了半天,愣是没找到一点儿奇怪的点。

    “难道真就是个没背景,没关系的普通小子?”陆心宇有些无语,这秦宗阳是老糊涂了。他原本以为秦宗阳会找一个可以走后门的小子做徒弟。为何这么想?因为正常飞行的话,没人可以在三年之内帮秦宗阳扭转乾坤,除非那人有他这样的能力。

    陆心宇自傲地认为在飞行这一块,国内少有能和他比肩者,这点儿他还是有些信心的。秦宗阳难不成祖坟冒青烟了,能找到一个天赋异禀的主?

    陆心宇将徐显的档案合上,撇撇嘴:“是我多虑了不成?”

    他不敢说在国内自己首屈一指,至少在星游航空这一亩三分地,想要压过他一头,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一代飞行员果然还是我独领风骚。”陆心宇颇为自恋地露出一丝笑容。

    蓦地,陆心宇耳朵微动,似有些许脚步响动,笑容瞬间收敛,果不其然,没几秒后就有人进了办公室。

    进来的一年轻女性,一身爽利的职业装,将身躯线条勾勒得极为诱人。此人陆心宇认识,是总裁办的秘书。

    “你好,这是杨主任要我转交给你的航司交流会方案,以及邀请名单。”秘书递给陆心宇一份资料,在资料最上头有一张独立的邀请人员名单。

    虽然对方只是一名秘书,但是陆心宇还是非常客气地站起来接了资料,跟秘书说话的时候也是保持站立状态。

    没办法,星游航空的总裁,包括她的总裁办所有成员都是从母公司直接带过来的,最好还是不要招惹。

    陆心宇笑道:“你回去回复杨总就行,航司交流会的事情交给我就行。”

    秘书口中的杨主任和陆心宇口中的杨总其实就是一个人,总裁办行政主任,杨宁!

    总裁办的秘书,助理,或者一些其他人员都是跟着总裁一起过来的,属于自己人,喊杨宁都是叫杨主任。

    而像陆心宇之类的外人还是乖乖喊杨宁为杨总!

    其实,在公司里,大多数基层员工为了拍领导马屁,稍微有点儿职位的,不管大小,都会喊什么什么总。

    至少以陆心宇这样的部门副职,根本配不上一句陆总。

    以杨宁的级别,应该是在部门领导和总监之间的层次。不过,杨宁身份特殊,是总裁的唯一心腹,私人关系也非常不错,就算是各总监见了杨宁,也是要乖乖叫一声杨总。

    这就是亲疏有别!所以,陆心宇对杨宁还是相当敬畏的,至少杨宁绝对有能力让他万劫不复。

    “杨主任说了,其他事好说,唯一要特别用心的是邀请名单的第一位。”秘书特意嘱咐道。

    “邀请名单?”陆心宇拿起那张邀请人员名单,只是扫了一眼,冷汗就下来了:“杨总是让我邀请徐清是吗?星飞航空的那个徐清?”

    秘书笑道:“对的!这次航司交流会是我们公司迈入主流航司之后第一次大型团体活动,虽然不涉及专业之事,但是飞行部必须全力以赴。我们已经跟宣发办打过招呼了,需要任何支援跟他们说就行。民航圈子里的大型活动很多,要办得出彩很困难,邀请到徐清就是关键中的关键!”

    陆心宇有些为难:“可是徐先生已经这么多年没有参加民航相关的活动了,突然给我这个任务,怕是有些困难啊!”

    谁不知道徐清有话题性,又不是没有公司请过徐清做活动,最后还不是无功而返。这都十几年了,徐清在那次严重事故中,据传受了重伤,留下了很多后遗症,便与飞行永久绝缘。

    徐清连自己产业的星飞航空成立二十周年庆典都没有露面,他陆心宇何德何能请得动徐清这尊大佛?

    “这是你的事!”秘书说道:“邀请徐清先生的事情,总裁办还会通知给秦宗阳,你们各自处理此事!”

    陆心宇脸色瞬间阴沉下来,而对面的秘书对陆心宇的表情根本不管不顾,继续说道:“飞行部虽然是专业部门,专业能力很重要,但是,不代表其他方面的就不重要了,比如......人脉!”

    其实秘书说的早就不是什么秘密。要是光看专业能力,陆心宇要甩了秦宗阳几条街,那为何飞行部总经理的位子到现在还未尘埃落定?

    就如秘书所说,飞行部总经理又不是打工的,专业能力是一方面,管理能力又是另一方面。飞行技术再好,管不了人顶个锤子用。

    陆心宇现在的问题就是履历足够光鲜,专业技术能力实打实地摆在那里,但是压不住人。同样,陆心宇根基不深,不像秦宗阳在飞行圈子混了几十年,总归积累了不少人脉,对公司的帮助很可能比陆心宇大一些。

    没办法,飞飞机能飞得好能飞出花来不成?公司高层总归是要考虑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的。

    “如果我们两个都失败了呢?”陆心宇问道。他打从心底里就没不认为有谁能请得动徐清,不管是他,还是秦宗阳!

    “反正交流会时间还早,你们努力吧!现在高层是偏向你的,别因为这事,让你跟秦宗阳回到同一个起点。”秘书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