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23章 忽悠徐显(八更!)
    徐显的眼睛猛地睁开,浑身一个激灵:“你是谁?”

    只见这头发已然有些白丝的秦宗阳笑嘻嘻地拉过一张椅子,在徐显面前一米处大喇喇地坐下。

    “刚跟你通电话的啊?”秦宗阳跟打量货物一般,将徐显外貌皮囊瞧了个遍,还点点头:“模样倒是周正,就是娘气了些。”

    徐显嘴角抽了抽:“你是刚刚飞标的那个人?”

    就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徐显接到一个座机号码的电话,这个号码就是飞标的座机号码。结果电话那边的人上来就问徐显在那里,那说话的语气就是火急火燎,似乎晚了几秒都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

    鉴于是公司飞标的电话,自己打工的的位置也不是什么秘密,徐显就将餐厅的地址告诉了电话那头,结果电话那头的竟然是秦宗阳。

    秦宗阳现在那是争分夺秒,一刻都不想耽误。得知了徐显的具体信息之后,还特意用了飞标办公室的电话。不然,用自己的手机打过去,徐显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还上来就直接问人在哪儿,十有八九会被当成神经病。

    为了搞到徐显的位置,秦宗阳算是煞费苦心了。

    没办法,他现在剩下的时间不多了,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一个不错的苗子,怎么可能不死死抓住?

    “你认识我不?”秦宗阳一张老脸笑得跟向日葵似的,尽量摆出一副和蔼可亲的面目。

    徐显微微往后蹭了蹭,想要跟这个有些不正常的老头拉开些距离。

    见徐显不说话,秦宗阳也不生气,耐心地自我介绍:“秦宗阳,飞行部副总经理,现在知道了吧!”

    徐显往后挪动的动作瞬间停住,一拍大腿:“我知道,我知道!”

    秦宗阳,秦副总!飞行部哪个人不知道?尤其是在学员圈子里,那更是名声赫赫。即便徐显在学员圈子里不活跃,但是秦宗阳的大名还是知晓一二的。

    “哈哈哈!知道了就好办了。”秦宗阳笑道:“你没分教学组吧?”

    徐显的那个下机队检查已经过去几天了。按理说,徐显下机队便再无阻碍,机队照着流程应该会给徐显发一个定岗邮件,其中就会有徐显所属中队的信息。同时一般还有一个教学组分派的邮件,其中就有徐显所分教学组的信息。

    一封定所属中队,一封定所属教学组,这两封邮件应该是在确定下机队之后,就会发给当事人的。

    如果徐显收到了这教学组的分配邮件,事情还有些复杂了,不过也不是不能操作。按道理,过去的两天都是周末,机队的人应该没那么勤劳才对。所以,徐显现在没分教学组的几率还是大些。

    徐显身上肌肉陡然一紧,瞬间警惕起来:“秦总,我教学组是还没分......”

    “没分?那敢情好啊!”秦宗阳笑得眼角的皱纹越加明显。

    秦宗阳越高兴,徐显就越不安,本能地他觉得这件事处处透露着诡异。

    秦宗阳心情大好:“徐显,你来我教学组,怎么样?”

    “什么?”徐显就觉得肠胃翻腾,头晕目眩,一股强烈到极致的恶心感凭空而现,几乎将要刚刚吃下去的食物喷吐出来。

    徐显强行压住内心的骇然,干笑道:“秦总,这个玩笑可开不得!”

    对的!那是万万开不得!光是听到这个提议,徐显差点儿反胃,要是接受这个提议,还不是要把心肝脾肺肾都吐出来?

    进秦宗阳的教学组,那机长之路岂不是葬送了一半?别人走的那是康庄大路,秦宗阳的徒弟偏偏只能走羊肠小道,使不得,使不得!

    据徐显所知,秦宗阳已经有段时间不收徒弟了,还道是他深知自己不擅教学一途。今天看来,秦宗阳确实是没有认清自己。

    “怎么说是玩笑呢?你看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秦宗阳不悦道:“莫不是听了一些关于我的传闻?有道是三人成虎,你可不能一叶障目!”

    徐显脸上维持着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心里早就是开始问候对方家人了。

    我一叶障目?星游航空历史上唯一一个终生副驾驶就是出在秦宗阳的教学组,还不够说明问题吗?徐显可不想成为第二个!

    “秦总,我分哪个教学组,还是要听机队安排!”徐显又不好直接跟秦宗阳翻脸,就将此事推给了机队那边。

    “你听机队安排?那我就跟机队去说,到时候记住你说的话啊!服从机队安排!”秦宗阳霍然起身,就准备离开。

    “我去!”徐显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拦住秦宗阳的去路:“秦总,比我优秀的学员多得是,我跟你的教学组,万一给你丢脸怎么办?”

    秦宗阳乐了:“脸都丢得差不多了,不怕,不怕!不过,你小子也不要妄自菲薄。前两天模拟机检查里,那手单发操作着实漂亮,跟我秦宗阳不亏!”

    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徐显的单发操作还是能给予秦宗阳足够的震撼。

    此子,必定要拿下!

    徐显急得那是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秦宗阳是不亏了,可是他徐显是亏大发了。这可是关系到将来的前途的,万万不能草草就下了决定。

    “秦总,我实话跟你说吧,我现在很缺钱,我就想尽快当机长,多挣钱!我没那么多时间走弯路!”为了将来的机长“钱”途,徐显不得不把话说清楚。

    他没有什么理想,就想赚钱,赚更多的钱。副驾驶阶段的工资相较普通工作已经高出不少了,但是徐显家破产至今还有不少官司没有结尾。

    那些官司赢了就不用赔钱,输了......那就要再多一笔债务。

    虽然大型债务已经解决,现在剩下的都是些零头,但是这些零头对现今的徐家来说也是巨大的负担。

    他跟父亲徐景扬不可能一直住车库,也不可能当一辈子月光族。所以,徐显想尽快积累时间成为机长,那时候工资将由大幅度增加,家里也能好过不少。

    秦宗阳教学组里成为机长时间普遍比正常要长至少两年,两年的时间,徐显不想白白耗着。

    “钱?你不早说!”秦宗阳眼中顿时放出光芒:“这事儿好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