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21章 烫手的花瓶(六更!)
    秦宗阳如触电一般猛然转身,不偏不倚地对上不远处的陆心宇。

    陆心宇个子极高,至少一米八五以上,跟正常身高的秦宗阳和曹进文站在一起,对比更加明显。他

    他肩膀很宽,整个身材的骨架就非常大,脸型是国字脸,一头爽利的短发根根竖起,颇有些雷厉风行的味道。

    陆心宇一步向前,挺立在秦宗阳生前,此时身高的差距更显出压迫感。

    “你半辈子的所作所为想用最后几年弥补?我感觉不能如愿的人,应该是你!”陆心宇居高临下地俯视秦宗阳,即便是面对资历深厚,原则上与他同级别的秦宗阳,话语之中依旧是嘲讽意味十足。

    秦宗阳能坐到现在这个位置,仿佛是献祭了整个职业生涯的名声。就算是整个飞行部的三号人物,但是近来两年机队已经再也没给他分配过徒弟了。

    按理说,师父是飞行部副总经理,将来的飞行生涯应该便利多多,然而实际并非如此。

    秦宗阳在飞行部的名声非常不好,眼里除了往上爬,哪里有什么徒弟?身为他的徒弟,那真是什么都学不到,全靠自己领悟。可是世间能有几个陆心宇,不需要师父指导,一样可以突飞猛进的?

    一个飞行员如果技术不过硬,自身底子不够硬,最后那一关可没人会在乎你师父是谁!

    而事实就是如此!

    秦宗阳前面几个徒弟无一例外全是倒在聘机长那关。副驾驶阶段的一些检查,检查员或许可能考虑到秦宗阳的存在,稍微手下留情。但是到了机长检查,管你师父是谁,一视同仁!

    在机长检查中,谁在合格一栏签了字那是要负责任的。如果机长将来出现重大事故,给他机长检查签合格的检查员都要被追责的。

    在副驾驶阶段可能还有一些机会浑水摸鱼,但是不管副驾驶阶段混成什么样,最后一关还是实力为准,师父什么的,根本不好使!

    有了前车之鉴,跟着秦宗阳的话机长之路基本就断了七七八八。基于此,前两年机队分配给秦宗阳的学员出现了激烈反弹,甚至直接闹到高层,要求更换教学组。

    那时候,飞行部已经在聘任总经理的评估标准上加上了教学组的表现。秦宗阳也有心好好栽培徒弟,不过,他实在看不上那些资质平庸的货色,最后正合了那些学员的心意。

    大家相看两厌,直接分道扬镳,好不痛快!

    当时秦宗阳是痛快了,可是两年下来,他依旧没有找到所谓可以让他扭转乾坤的徒弟,以致于现在有时候秦宗阳都会想着两年前要不凑活着收下那几个废物,或许现在还更有希望些。至少,不用像如今一样漫无目的地等着。

    秦宗阳在飞行部名声不佳早就不是什么新闻,陆心宇以此讽刺秦宗阳倒是直切要害。

    秦宗阳气得那是七窍生烟,站在陆心宇面前,他的头顶才堪堪过了陆心宇的下巴,这让他分外恼怒。

    “狂妄自大的小子!”秦宗阳怒骂一声,直接扬长而去。

    看上去像是秦宗阳和陆心宇的交锋,但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在陆心宇面前秦宗阳没有半点儿气势可言。

    虽然飞行部有两个副总经理,看似平级。然而,陆心宇主管飞行,秦宗阳主管行政,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看,陆心宇的权力都要大上一些,这也就体现出了上面对陆心宇和秦宗阳之间的偏倚。

    不管秦宗阳再怎么不愿意承认,他就是处于了劣势,而且这个劣势很可能将他压垮。

    在秦宗阳气急败坏离开之后,屋子里就剩下陆心宇和曹进文。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曹进文表现出了相当的恭敬。

    “王谨言跟我说没有一个教员愿意去带连山雪的初始改装,这是怎么回事?”陆心宇一屁股坐在办公室沙发之上,抬头冷冷地注视着依旧站立着的曹进文。

    有关连山雪的事务是总裁室直接传达下来的,在现任飞行部总经理已经越来越接近退休状态的情况下,他成了此事的最高领导,不得不多加操心。

    就在刚刚,他去了一趟飞标,询问了连山雪初始改装的模拟机计划出来没有。结果被告知计划已经在昨天排出来了,但是就是找不到符合要求的带飞教员。

    不知道是约好的,还是就是有天大的巧合,打了一圈电话,所有有模拟机带飞资质的教员没有一个愿意接手这个初始改装的任务。

    最后,飞标的模拟机主管没有办法将陆心宇抬出来了,想用陆心宇压一压这些教员们。没成想,引起教员们的激烈反弹。有几个教员直接就说,敢给他排模拟机计划,他就敢请一个月的病假。

    教员们口径如此一致让模拟机主管毫无办法,最终只得跟陆心宇实话实说。

    陆心宇找了几个教员打过去电话,想要亲自下台游说。然而,结果并没有变化......

    面对飞行部副总经理,那些教员自然是摆不了谱,但是一个个的仿佛都准备好了理由,声泪俱下地一番述说,陆心宇还真就没辙。

    他心知现在虽然已经是飞行部二号人物,但是根基不稳,一下子跟这么多教员翻脸,着实不智。即便心中有火,还是强压了下来,现在直接把火气撒到了曹进文身上。

    听得陆心宇的话,曹进文欲言又止,万不想触了顶头上司的霉头。

    陆心宇一看曹进文憋得难受的表情,烦道:“有话快说!”

    “陆总,教员们都不愿意接手连山雪的初始改装不是针对你,纯粹就是不值得啊!”曹进文解释道。

    陆心宇不解:“什么不值得?”

    “连山雪现在总裁办公桌上的一个花瓶。讨好这个花瓶,并不会因此得到总裁的看重,但是没有伺候好这个花瓶,却会招来无妄之灾。陆总,你说有谁会接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呢?”曹进文说道。

    连山雪看似现在风光无限,但是她跟总裁非亲非故,自己又没什么光鲜的履历,明摆着进不了高层。

    对这种一没背景,二没前途,却偏偏招惹不得的人,有谁愿意接手这个烫手山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