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17章 不知何时的二发熄火(二更)
    滇云和蓉府之间的航班是星游公司日航班时刻最多的航线,这两家机场就是整个西南地区的两个枢纽。

    星游航空的总部在滇云,分基地有两个,一处在蓉府,一处在东南沿海的福来机场。不过,福来机场算不得枢纽。不管从机场吞吐量,还是机场等级都算不得顶级。

    像是滇云和蓉府两处机场,不但是吞吐量在国内位于前茅,机场等级更是达到了4F,那是能承担A380全重起落的机场。

    同处西南,又是枢纽机场之间肯定是交流甚繁,航班时刻多那是情理之中。因而,滇云和蓉府之间的航线就是星游航空的重点航线,是每个星游航空飞行员都必须要了如指掌的航线。

    徐显为什么对学员的无知感到气愤?就算其它所有航线都不知道,滇云和蓉府之间的航线如何能不知道?

    徐显没有飞过一次航班,但是将滇云和蓉府往返之间的公司航路点一个不落地全部记下来了。他连两家机场之间的释压程序就记忆的一清二楚,同时航路之间每段的最低安全高度他都记下来了。正因为如此,他才能在释压的时候知道最低能下多少高度。

    甚至于,航路附近的网格高度,他能用心记下来了,这样就算偏离航路,他同样能知道最低高度是多少。

    为什么他倾尽如此巨大的精力研究这段航路?还不是因为这段航路是模拟机训练和检查最常用到的航路。

    飞行员一辈子要经历何其多次的模拟机训练和检查,连吃饭的家伙事儿都端不牢,那还飞个屁啊!

    他不知道飞行这个工作对其他人是什么意义,但是他知道对他来说,这是他能过上正常日子的唯一指望。

    因而,他格外珍惜!

    幸运的是,后续的下降速度比预计得更快,在连续下降7900英尺的时候,都没有触发座舱高度音响警告。

    当然,就算触发了音响警告对准备充分的徐显来说,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急剧释压,紧急下降的程序早就是刻在徐显脑海里。这里的程序不仅是右座,他连左座的程序都记下来了,也就是说他有信心包办下机长和副驾驶所有的操作步骤。

    肚中有货,心里不慌。只有底子不牢的人,才会畏惧,徐显显然不是那种人。

    由于时间紧迫,最后一段进场被何常远教员加速过去了,一直加速到四边。

    虽说徐显单方面强硬宣布机长失能是为了铲除定时炸弹,不过宣布失能之后一系列程序还是要做的。不管是通知客舱广播找医生,还是将机长移出去,抑或是寻找合适的替补飞行员,以及宣布紧急状态,申请尽快落地。

    这些飞行员失能之后的程序,徐显兢兢业业地全部做完,即便知道不会得到任何帮助。

    这种单人飞行的情况下,徐显就保持了自动驾驶飞行。就算是这样,徐显还是忙得死去活来。

    不仅要做检查单,还要心算下降计划。他毕竟是没有真正飞过航班,而且飞完模拟机已经有段时间了,下降计划做得比较费力些,真就是没一刻是要消停的。

    怪不得航班最低要两个人了,一个人以现在飞机的自动化还是太累人了,而且安全性保证也不足。

    徐显一通操作,直接到蓉府02L跑道的五边。

    做完着陆检查单,何常远看似随意地说道:“没什么事了,就断开飞吧,都自动驾驶飞到现在了。”

    徐显倒不觉得有啥,毕竟看时间也就可以做完这一次落地了,最后一个落地还自动驾驶飞确实有些说不过去。

    等到徐显断开自动驾驶之后,何常远教员说道:“给你加十米的极限侧风没问题吧?”

    正常来说,对于副驾驶的侧风不会加到这么大,这是机长通常的练习标准。不过,模拟机设置的风向风速都是固定的,比真实环境的复杂多变要好处理很多。而且模拟机操作起来没有真实航班那么有心理压力,因而难度也相对较小,所以正侧风十米并没有想像得那么难处理。

    徐显觉得这是在他的可接受范围之内!

    “没问题,教员!”徐显应道。

    何常远冷笑一声,这可就是你自找得了!

    其实,身在左座的学员也是煎熬得很,被人这般无视着实不是什么好体验。不过,究其原因,还是在于他,倒是怨不得旁人。

    他是没啥怨气,就是想尽早结束这段模拟机。

    飞机在一千英尺的时候,徐显按照新版SOP标准进行稳定进近的标准喊话。

    “哥跟指引跟得是真的准!”自徐显断开自动驾驶以来,学员发现徐显跟指引那真是严丝合缝,飞机仿佛定死在指引上了。

    看徐显飞得这么稳,学员的心思开始神游天外,都不看里面了,直接目光涣散地看向外面的跑道,心里想着再过个十来秒就能脱离苦海了。

    眼看就要落地的时候,学员感觉飞机稍微晃了一下,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下徐显,见徐显脸色都没有丝毫变化,耸耸肩,继续将目光转向外面。

    好像是稍稍偏了一点点右侧,很细微,刚才的晃动应该就是修正航迹引起的。

    好厉害啊,修正航迹的动静都这么小,手上功夫真是硬实啊!

    学员观察到的偏差非常之小,在进跑道上空之前就修正回来了,最后飞机稳稳当当地落在了跑道中线。

    终于结束了!

    学员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感,感觉周围的空气都顺畅起来了,这次不但没学到啥,反而沦为笑柄,真是有够倒霉的。

    不过,反正是结束了,回去好好吸取这次教训就行。

    长出一口气,学员继续落地之后的标准喊话:“减速板升起,反喷开锁,嗯?哥,二号反喷呢?还有二号反喷!”

    学员发现徐显竟然没有使用二号反喷,还想着是不是徐显忘记了,真是低级的失误了。

    只是当他无意间看到发动机指示时,瞳孔猛地一缩,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二号发动机指示上竟然出现了ENGFAIL显示!

    二号发动机失效了!

    但是......是在什么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