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11章 未卜先知
    何常远原本就没打算问口试问题,像他们这种都快退休的老教员,手上功夫那是炉火纯青,但是理论知识着实不行了。年纪大了实在是比不上一群小年轻,他也没兴趣专门去找几个偏门的口试问题来为难学员,他还拉不下这个脸,索性就不麻烦了,按着常规,口试就不问了。

    但是模拟机是有一个小时的课前时间的,必须要坐满这一个小时,所以只能找些话题磨磨时间。

    自然而然地就说到徐显初始改装的事情了,学员也只有这个好聊的,毕竟连师父都没分呢!

    “翔羽总部?你不是我们公司委培的?”何常远惊讶道。

    星游航空学员的初始改装分在三处模拟机训练中心,滇云市的翔羽训练中心就是其中之一。但是从未听过在翔羽总部初始改装的,那唯一的解释就是徐显并不是星游航空的委培生。

    “对,我都是自费的!”徐显没有否认。

    “都是?”何常远蹙眉:“你航校在哪里飞的,本场呢?”

    “航校就是翔羽航校啊,本场是在海陵市的机场飞的。”徐显答道。

    “翔羽航校......海陵本场......”何常远面色凝重:“你跟清源集团有什么关系?”

    当年,蓝天航空为了节约模拟机训练成本,联合星飞航空,成立了一家小型的模拟机训练中心,也就是翔羽训练中心。

    原本翔羽训练中心只对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开放。之后,随着蓝天航空和星飞航空合并,翔羽训练中心并入了清源集团。

    在未来多年的发展中,原来只有两三台模拟机的翔羽训练中心一跃成为现今的翔羽训练公司。其中不仅仅有三家模拟机训练中心,还有一家翔羽航校,一家乘务训练基地,已然是国内有数的民航训练机构。

    翔羽有一个规定,不接受个人的训练申请,只接受航空公司的训练申请。这跟大部分其它模拟机训练中心不一样。为了增加模拟机利用率,他们会开放一部分老旧的模拟机给私人。只要付一定的费用就可以在模拟机上操作。

    然而,翔羽却不吃这份钱,也就是说,个人是无法在翔羽的任何一家训练机构训练的。不过,徐显却说自己是在翔羽航校拿的私商仪,在翔羽模拟机总部进行的初始改装,完完全全出乎了何常远的认知。

    最最关键的是,他竟然在海陵机场飞了本场!

    海陵机场只有一家公司在那边飞本场,那就是星飞航空!何常远不信,以个人名义,航空公司会费心费力地给他安排本场,根本是闻所未闻。

    所以,何常远才会问徐显跟清源集团有没有什么关系!

    徐显笑道:“我爸妈跟星飞航空有个退役的飞行员认识,我又比较喜欢飞行,就花了些钱,让我跟着星飞的养成生一起飞了。”

    “哦哦,这样啊!”何常远不着痕迹地放下了心里的大石头。

    只要不是跟那位同样姓徐的扯上关系,就一切好说。刚刚觉得两个人都姓徐,还小小紧张了一把。一个星飞航空退役的飞行员,那就不用给什么面子了!

    星飞航空毕竟跟翔羽是一家人,可能翔羽对他们这些外人比较严格,对自家人相对就宽松些。花些钱打通关系,倒也说得过去。

    不过,这个徐显还有钱飞本场,看来家里还算是殷实,那挂起来就更没有心理负担了。毕竟有钱人怕也不在乎停飞一段时间。

    于是,仅有的一点儿小小的罪恶感,也在何常远的自我安慰中消失殆尽。

    ......

    “零燃油重100,巡航高度8900,温度15度,重心21,滇云飞蓉府,21号跑道起飞,向东方向的离场随便打一个就行,无所谓,弄好了叫我!”何常远倒是直接,没有花哨地就将飞行的关键数据都告诉了徐显,这些都是正常航班飞行在CDU输入中需要的数据。整个人就缩在控制台座椅里,拨弄起了手机。

    “你检查面板吧,我输CDU。”徐显还是按照谁飞谁输CDU的惯例,不过,最后他肯定是要再复查一遍面板的。

    其实,徐显很想跟检查员说要不就他一个人飞吧。但是,想想一个人飞总归是麻烦些,也有这位配合的学员当个工具人很称职呢?

    结果是徐显很明显地想多了,徐显这边CDU都输如完成了,配合的学员才刚刚检查完后顶板,这速度简直了。

    徐显对他最后一丝幻想也无情抛弃了,终究是他一个人承担了所有。

    “你检查一下CDU吧,我来检查面板!”没等学员做完面板检查,徐显就抢过了他的工作。要是静静地等他做完整个面板检查,今天的检查也就不用进行下去了。

    学员没啥自主意识,只要级别比他高的,资历比他深的人说的话,他都会很好的服从。只是点了点头,就乖乖地闷头去捯饬CDU了。

    徐显相当满意学员的服从性,这时候,他就需要一个听话的工具人。

    “好了,教员!”徐显看检查得差不多了,就跟何常远报告准备好。

    这次何常远连发动机起动这个环节都直接省略了,将飞机放在了跑道头。

    何常远在控制台上点了几下,就出声道:“准备好,就走呗。”

    “可以起飞,星游训练机!”何教员对话不正规,徐显可不敢这么随意,还是一板一眼地进行陆空对话。

    按照规矩,油门杆还是由左座的学员把控。得到起飞许可后,徐显:“调定40%N1。”

    原本徐显并不需要说这个标准喊话,不过他觉得有必要提醒一下。

    学员真就非常精确地将油门调到40%,学员都这样,没什么自我想法,全听别人说。

    调定好N1数值,稳定之后,学员按下TO/GA电门,油门自动加到起飞推力。

    “N1,TO/GA方式!”

    “起飞推力调定,90.2!”

    “80!推力保持!”

    在速度刚过八十节没多久,主警戒灯忽然亮起。神经始终处于紧绷状态的学员架不住这庞大的压力,在主警戒灯亮起的一刻,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想到了中断起飞的决断。

    他慌得甚至没有喊出“中断起飞”的指令,就开始收油门!

    只要他这一收,那就是一次重大的决断错误。

    然而,在他刚动油门杆的一刻,油门杆就像卡阻了一样,不动分毫。

    学员低头一看,不知何时,徐显的左手一定顶在了油门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