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10章 似有背景
    世间多是奇妙啊!

    徐显被何常远进门的动静惊醒,反应过于急促,而且配上徐显那双大眼睛缓缓眯起来的作态,还真有点儿唬人的作用。

    也就是对着何常远这种胆小如鼠的人才会引起这种误会。何常远本来胆子就小,而且临近退休了,要是因为自己硬挂徐显的事儿闹得检查员被摘了。那估计到他退休的时候,检查员资格都恢复不了,真就是耻辱退休了。

    原本以为是个随意拿捏的小学员,没想到碰上一个硬茬,那就要小心些了。想想还是自己退休后的名声更重要啊!

    徐显站得太快导致脑壳儿有些晕晕沉沉的,不舒服,让得整个人的脸色都是不好看。就是在发现何常远进来的时候,喊一句教员,就没再说话了。

    学员怕也是被徐显有些阴沉的脸色弄得有些发怵。好家伙,直接给检查员甩脸子看,好大的脾气。

    “哥!”学员小心翼翼地跟徐显打了个招呼,挨着徐显找了个位子坐下,坐姿极为恭谨。岂知他身边的徐显也就是比他进度稍快些的学员,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身边坐的是机长教员呢!

    徐显没有说话,只是嗯了一声算作是应答。他心里还在想着早知道昨晚就不看那么长时间的书了,弄得现在状态着实糟糕。

    何常远见徐显一副唉声叹气的模样,完全是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没有愤怒,反倒起了些许疑惑。

    莫不是这徐显来头不小?

    何常远轻轻咳了两声,压住内心的不安,跟徐显还有配合的学员讲道:“前段时间局方发了文,要求着重锻炼咱们飞行员的手动飞行技术,所以这次检查咱们就遵循局方的精神,除非真的必要,全程不接自动驾驶。”

    这个局方的文件是被公示到部门文件栏的,主要内容就是局方结合近期发生的一些不安全事件,发现随着自动驾驶的使用范围越发广阔,飞行员手动驾驶的能力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退化。最近一些不安全事件中就有由于机组对飞行状态控制出现严重偏差而导致的问题。因而,关于加强飞行员手动飞行技术的文被分发到了各大航空公司。其主要内容就是要求航空公司在模拟机训练中,增加关于手动飞行的练习。毕竟真实航班中为了安全和严密性,很少长时间手动飞行,此类训练还得是在模拟机上。

    此话一出,徐显倒是没什么反应,反正手动飞,自动驾驶飞都差不多。可是配合的学员脸色就不好看了。

    如果由徐显手动飞行的话,那大部分时间就需要他控制MCP板了,可是以他的本事能搞定MCP板那就是见鬼了。

    原本还以为能蹭个模拟机是件不错的事儿,结果十有八九是要出丑了。他对自己的底子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对于自动驾驶系统,他还处于摸索阶段。万一给方式给错了,虽说过不过跟自己没关系,但是丢人啊!

    徐显脸色如常,映衬出旁边的学员愈加抑郁的心态。何常远见二人脸上表情差异如此之大,还以为是在唱大戏呢!可是,转念一想,马上就想通了其中关节。

    他让徐显手动飞行的的确确是存着增加难度的心思,有局方文件的由头,那就是大义所在,辩驳不得。不过,他万万没想到这样也给配合的学员增加了难度。看配合学员的表情,他似乎没有信心做好在PF手动飞行情况下的PM角色。

    要是配合的人不中用,那主飞的人岂不是要分出更多的精力来兜底?不就是变相加大了犯错的几率?

    妙哉!

    这倒是意外之喜!

    何常远觉得意外,徐显可不这么觉得。在摸清配合的人的底细之后,在刚刚何常远提出尽量手动飞行的时候就已经想到此节了。他心中的打算就是让配合的学员给方式的时候,直接将方式念出来,让配合的人跟着做就行。徐显觉着配合的学员应该按钮还是认得清的吧,当个工具人总归是行的吧......

    徐显把对配合学员的下限要求已经调得相当低了,至于配合的兄弟会不会刷新下限,那就要拭目以待了。

    或许是被自己一石二鸟的聪明才智所折服,何常远的心情变得莫名地好起来,说起话来也是欢腾了一些:“我来说几个红线。摔飞机了,不合格!做错检查单,不合格!飞行数据偏差嘛......咱们是手动飞行,偏差别太过分就行。比如我让你保持1200米,你给我飞个3500英尺,差了四百英尺,这肯定不行,对吧!还有......你们是学员,落地的话,不要响Don‘tSINK和PULLUP警告,给我落到跑道中线上。考虑到你们的水平,这些飞行数据的偏差,我会有一定的容忍度,你别给我一而再,再而三地犯就行。听明白了吗?”

    徐显点点头,表示认同,这算是比较正常的检查标准了。摔飞机,做错检查单就是不能碰的,在哪个阶段都是。其余方面就要根据被检查人员的号位来看了!何教员考虑到徐显学员的身份,其余标准适度放宽,算是正常操作。

    “还好,似乎不是一个特别苛刻的检查员。”徐显心里还小小松了一口气呢。

    何常远既然要让徐显找不到一点儿把柄,那肯定不能明着来。上来脸上就写着我要挂你,将来那可能是要出事滴。所以,必须先让徐显放松警惕心,然后一击必杀。

    何常远有心将自己打造成慈祥的检查员,徐显也为自己遇到一个良心检查员而欢喜,如此一来,气氛变得有些诡异的融洽起来。

    让徐显更加惊喜的是,何常远并没有进行口试,而是在沟通好检查的细节之后问起来徐显初始改装的事情。

    就跟闲聊的时候喜欢问你是哪里人,上个哪所大学一样,飞行员聊天自然而然就会问到航校是哪里,初始改装谁带的,都是正常操作。

    “教员,我初始改装是在翔羽飞的。”徐显回答得倒是利索。

    “这边?”何常远起了些许兴致。

    徐显摇摇头:“不是这里,是翔羽总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