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传奇机长 > 第5章 曾经的富豪 如今的门卫(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

第5章 曾经的富豪 如今的门卫(求投资,求收藏,求推荐)

    “打......打工是吧,好的,好的!家里菜都做好了,回去热一下就行,吃了再出去吧!不用给我留了,我吃过了。”徐景扬看徐显跟他没什么说话的兴致,便是没有再拉着徐显说话。

    这时候,倒是从不远处走来一人,也是门卫装束,但是,走路的姿态完全是六亲不认的。这人是小区保安队的队长,肥头大耳看到徐显之后,嘴角都要咧到耳根了。

    保安队长身边还跟着一人,一身笔挺的西服,头发打理得苍蝇都落不下脚,模样倒是跟保安队长有几分相似,不过体型差距比较大,这个年轻看上去就正常很多了。

    “瞧瞧是谁啊,这不是徐少爷吗?听说你要做飞行员,难不成现在穿的就是飞行员的制服?”保安队长上下打量着徐显的制服,眼睛都眯成一条缝了。

    平时,徐显上下班坐公交的时候都会把领带,肩章和工作证拿掉放背包里。这次或许是被付星整得心烦意乱,竟是在上公交的时候只去了肩章和工作证,领带却是忘记拿掉了。公交里人挤人的,徐显的衬衫领带都被弄皱了,至少现在来看,徐显的形象不是很好。

    “子墨啊,来看看咱们徐少爷的飞行员制服是不是像......中介的!哈哈!”保安队长只觉得全身的毛孔都舒张开来,曾经高不可攀的大人物现在竟是要仰他鼻息,世事无常,真就是爽利得紧。

    飞行员?一群低学历的体力活而已,有什么内涵?

    低端!

    哪有他儿子王子墨现在的律师行当给他长脸!而且他儿子长得多有男子气概,哪里像徐显那样,要不是有明显的喉结,都以为是女人了!

    果然一时的富贵不算什么,该是什么位置的人总归是要回到应该在的位置上。

    徐景扬干笑几声,给徐显整理了下衣服,让其衣服看起来平整些,一边小声道:“消消气,消消气,马上要交房租!”

    徐显所住车库就是他家别墅自带的,为了还债,别墅连同车库直接全卖了。买家看徐景扬父子可怜,就把车库租给了徐景扬父子居住,租金不高,至少比在外租房子要便宜。

    顺便将别墅钥匙给了徐景扬,让他定期打扫屋子。反正买家又不住这儿,只等着再找到下家把这别墅卖出去。

    所以,实际上来说,徐景扬徐显父子随时面临被赶出去的风险。因而,偿还债务剩下的钱,除了日常开销,就是付房租了,还要攒些钱,防止哪天突然别墅卖了,他们总归要有钱去租别的房子。

    徐显自然是知道家里的境况,这种无聊的撩拨根本不会让他有丝毫的波澜。唯一让他有些好奇的是,这个王子墨小时候不还是胖得跟他爸一样吗?怎么这么长时间不见,瘦了好多,跟变了个人一样。

    就是还跟小时候一样丑,这点儿倒是没变。

    王子墨没说什么,只是微微笑了下,其中居高临下的意味已是昭然。

    “爸,所里还有事,我先走了。”王子墨刚欲离开,忽有所感,偏过头,看向小区大门口。

    此时,一名穿着白色卫衣的女孩儿正从小门出来,一眼就瞧见了门口站着的徐显。

    女孩儿扎着单马尾,充满了青春的爽朗气息,一路小跑到徐显面前,路过保安队长身前的时候,保安队长恭敬地喊了声:“苏小姐。”

    徐显那时候正在解领带,小心翼翼地将领圈拉大,好在不完全解开领结的情况下将领带摘下来。这样的话,下次直接将领带套脖子上,然后就领结往上推一推就行。

    苏雅琳一看徐显在解领带,笑嘻嘻地上前帮忙,嘴上还念叨:“你看你笨手笨脚的,连领带都不会解了?”

    苏雅琳三下五除二地就将徐显的领带解开,弄完递给徐显:“不用谢哟!”

    徐显脸都绿了,当初为了系这个领带他可是对着视频学了大半个小时,被苏雅琳一番“热心”的帮忙,前功尽弃。

    将领带收好,徐显跟徐景扬说道:“爸,我先回去了,你先忙着吧!”

    “好的,去吧!”徐景扬笑着说道,他也不想让徐显在这儿受保安队长的气。

    徐显身子刚转过去,就被苏雅琳生生拉了回来,苏雅琳凑近徐显:“一会儿有事?要不陪我去看电影吧。”

    此言一出,不远处的王子墨嘴唇抿了抿,眼中尽是徐显和苏雅琳的亲密之态。

    “别闹,我一会儿要去打工。你还会没人陪着看电影,逗我吧。”徐显有些不耐烦了。

    苏雅琳旁若无人地摇着徐显的胳膊:“我不想那些人陪着,你知道的,都是些什么人啊!”

    “那你爸妈呢?”徐显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在这里已经浪费了太多时间。

    “代沟啊!带他们一起还不如我自己一个人看。”苏雅琳给徐显丢了个大白眼。

    徐显笑道:“你就不怕你爸妈听到你这话气死?”

    苏雅琳嘻嘻笑道:“正好我继承家业。”

    对于苏雅琳“大逆不道”的话,徐显心中感叹,真是父慈女孝啊,带孝女,带孝女啊!

    “我要来不及了,不然,我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要玩自己出去玩,我有正事。”

    苏雅琳:“就今天,你就说有急事请假,不碍事吧。”

    “不碍事?我还要扣钱,别烦我了。”徐显拍掉苏雅琳抓着他胳膊的手,就准备先回家去了。

    刚走了两步,苏雅琳就在他身后发出清亮的嗓音:“两倍,你今天的工资加扣钱的两倍,只要你陪我去看电影,这就是我的补偿。”

    徐显脚步立刻停下,正色道:“苏雅琳,我说过不准拿钱侮辱我!我是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

    苏雅琳狡黠一笑:“五倍?”

    “咳咳......”徐显重重地咳了两声:“请停止对我人格的侮辱,我不是一个轻浮的人。”

    “十倍?”苏雅琳看着徐显略微抖动的肩膀,心里早就是笑开了。

    “十倍!”徐显猛地一转身,怒视苏雅琳:“你觉得钱就能解决一切?你觉得钱就能让我屈服?你错了!”

    徐显此言振聋发聩,宛如真理之言,誓要抵御无边金钱的蚕食。

    这一刻,徐显的身形无比的高大,似乎背后都散发出来圣光,那是道德的光辉。

    徐显指着苏雅琳浑身颤抖:“你的思想很危险,我觉得我有必要对你的心灵进行一次净化,扭转你邪恶的价值观!”

    苏雅琳双眼弯成月牙儿:“那去哪里净化啊?”

    徐显眼睛一瞪:“废话太多!”

    徐显将包交给徐景扬,嘱咐道:“我去陪一下雅琳,晚饭就在外面吃了。”

    说完,从包里拿了件便装外套套上,领着苏雅琳离开了,只留下面色阴沉的王子墨默默注视着二人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