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重振北疆 > 第五百二十章 飞熊军中伏
    马超一出现,其恐怖气场就扭转了刚刚被王异压制的颓势。

    此时两人气势,一边是冰冷中包裹着复仇的怒火,另一边是无穷骄傲夹杂着逆天的杀气。

    马超怒吼道:“马孟起来也!你骄傲的铠甲,将是一具铁棺材!”

    王异喝道:“哼!所有新仇旧恨,今日一起算吧!”

    两军阵中敲响战鼓,号角齐鸣。

    可一瞬间,就戛然而止。因为他们已经全部呆住,不由自主痴痴地看着两人搏斗。

    “噢!”

    双方军卒又一起发出惊呼,因为面前搏杀的两个人,刚一交手,就体现远超常人的可怕。

    马超身材高大却异常迅猛,那长枪每一击都力贯长虹,如果被正面刺中,莫说是一层铁甲,就是一块铁锭,也不一定经得住他全力一击而不变形。

    在迅捷凌厉的长枪攻击之下,王异不仅没有一点狼狈之态,反而面带冰冷微笑,身法极其敏捷地逼近。

    “铛!”

    “叮叮叮叮叮叮!”

    一眨眼时间,多数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

    只见两人都后撤几步,暂时调整一下。

    赵昂口中干燥,双腿灌铅,只是看到他们两人彼此都有击中,却搞不清其中细节。

    李颖捏了把汗,刚才王异贴身接近的时候,被马超枪身重重地敲中肩膀,不知道有没有负伤受到影响。

    马岱紧咬牙关,马超枪身一击并没有挡住王异,那玄色铁甲贴近以后,双刃接连刺出十余下,如同一道光连绵不绝。

    这如光般地连击被闪开一半,另一半多被马超用枪身抵挡,却也有刺向面门的一剑,被马超紧急侧脸用头盔挡住。

    双方都是拼命地对攻打法,很快两人都有挂彩。

    王异右肩有轻度淤伤,若是没有臂甲向上伸出的防护以及凸出的肩甲,她整条右臂恐怕已经抬不起来了。

    马超脸颊流下了殷殷血丝,刚才那一剑太过迅速,用盔甲的侧脸抵挡却依然被刺开了一点,导其致脸颊挂彩。

    两人都重新打量着对方。

    长兵器固然有其长度优势,可是近身就不能发挥全部威力。

    双剑固然可使出众多招式,但其威力稍弱不便于破防破甲。

    两人对攻几十回合很快同时负伤,接下来都要使出浑身解数了。

    巳时雾气稍微退散,一缕微光破开天际洒在王异的身上。

    女战士冰霜般地笑容与玄甲光芒,压制了马超的白袍银甲。

    除了双剑如同连续光芒的快速击出外,其身法也加快一等。

    甚至如同舞蹈一般使出一套剑舞。

    “贞烈剑舞-破枪式!”李颖脱口而出。

    马超精神抖擞毫无惧色,尽可能发挥长枪长度的优势,用枪尖与之纠缠。

    可是王异这套剑舞,专门针对长枪而来,枪尖的威胁,枪身的敲打,都在其步法和招式预料之下。

    每次刺击与敲打都很难如预期碰触到王异的双刃,反之女战士却经常贴近,逼得马超后退拉开空间。

    一连战了五十回合,暂时不分胜负。

    ……

    韩遂这边也陆续收到各部的情报。

    包括阎行在内大多进攻受挫,并不让他意外。

    相反,这第一轮攻击只是试探出敌军的阵型,以及各部的位置。

    他惊讶于这个阵型竟然有二十里之宽,两翼边缘的战斗力一点都不弱,显然无法迂回绕过去。

    腰部配置的是最强的兵马,显然以轻骑兵为主的大军,去强攻严阵以待的步兵,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至于核心位置,他们连碰都没碰到,就败退了。

    不过,他韩遂已经隐隐把握住了胜利的机会。

    “皇甫先生,敌军这个阵型该从哪里突破比较好呢?”

    皇甫郦听韩遂这么问,知道这深谋远虑的阴狠主帅心中已有计划。

    他可不能说偏了,于是道:“敌军主帅位于地形艰难攻击的山区,这是一个诱饵。即使乞伏鲜卑与氐王强端在这个方向,也不适合作为主攻。”

    “平原这边依次有张既经远卫和李家飞熊军,看似很强,但能够消灭掉。”

    韩遂微笑道:“先生妙计。”

    “传我命令,阎行韩节引诱飞熊军,皇甫先生与种羌配合围歼之。”

    “吾亲自领军支援马超,压制住敌军右翼,为你们歼敌创造机会。”

    “诺!”

    巳时一刻,逐渐稀薄的雾气中,大批骑兵忽隐忽现。

    突然号角齐鸣,他们再次扑向河谷南部,展开骑射骚扰。

    张既观察敌军多为羌族轻骑,不见韩遂主力,很快判断出这回敌人不是主攻他所在的位置。

    他立刻让传令兵向后方通报情况,同时让斥候探查左右两翼友军的情况。

    飞熊军这边,遭到韩节、阎行、白羌轻骑兵轮番攻击。

    这些轻骑兵就在五十步外,用分散队形奔驰飞射。

    飞熊军也有一千重甲弓箭手,起初还能压制得住对方。可随着臂力消耗,人数又处于劣势,愈发体现出疲态。

    轻骑兵确实折损了数百人,个别百夫长闹着要退下来。

    可阎行组织了督战队,对于擅自后退的人不分嫡系还是附庸,一概格杀勿论。在杀了数十人以后,剩下的即使上前乱射,也不敢再后退半步了。

    纷乱的箭矢总有个别能造成杀伤,双方对射了半个时辰,飞熊军阵中的1000重甲骑兵实在忍受不住这等窝囊,擅自冲锋反击。

    飞熊军重骑兵如下山猛虎,立刻扑翻了近百轻骑兵。羌人畏惧,率先溃逃。阎行、韩节也不再阻拦,只是指挥弓骑兵且战且退。

    李别见状急忙召回重骑兵。

    一旁李暹却吼道:“可乘势破敌,斩杀敌将!”说完就带领剩余一千骑兵追了上去。

    李别无奈,只得让重步兵也跑步跟上,免得骑兵与步兵脱节,被敌人以多打少。

    李暹统帅骑兵对着韩节旗号穷追不舍,羌人胆战心惊,四散而逃。

    可是,阎行早安排两千重骑兵在侧翼准备,等着李暹骑兵侧面彻底暴露出来,就发起冲锋,将其拦腰斩断。阎行、韩节也翻身杀回,彻底围住了追兵。

    李暹被围在中心左右猛冲却不能脱困,不一会就耗尽了体力,被阎行发现,一枪刺于马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