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四面残思八年待 > 第八十五章 死后余生
    眼前的人脱下黑色斗篷,她望着我,眼里却有几分无奈。她将随身带着的食盒递与我,而后道:“眼前的形势,你为何还要做出那样的抉择?”

    我瞥向她的手,未见那串莲花手链,只挽了挽袖子,道:“如今看来,你们已经知晓了许多。他用蛊都要将夏离沧留下,想来势必要战胜沈若。”未央未答话,只看着我手中的桃花手链。

    我接过食盒,继续道:“一路走来,我以为我可以脱身,想来却是可笑。这一次,无关学院,既然他用夏离沧,我便会站在沈若那边。”

    未央叹了口气,便道:“三爷他不是你想象的那么残忍,他为你做了许多事,他……”我看着她欲言又止,便想起遇到的汲湘的家人,心里顿生寒意,只将自己的想法问出道:“汲湘失踪了,方才我遇到他的家人,这件事,是否与他有关?”

    我抑制住自己颤抖的手与声音,只见未央愈发低下了头,只轻声道:“他无意间撞破了三爷的秘密。”我未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只紧紧握住牢栏,怒道:“你们明明知道汲湘是什么人!他不会说出去的!他不会!”

    想起过往汲湘种种,回忆起他叫我“姑娘”时带着笑意的脸庞,以及时刻恭谨有度的礼节,我都知道,汲湘的为人。尤其是今日见了他的弟弟妹妹后,更是坚定了我的想法。这样的汲湘,却因为知晓了他的事情,而不在了。

    未央轻轻将我的袖子放下,而后轻声道:“三爷的计划到了如今十分重要,不能有任何差错。”我放下捏住牢栏的手,缓缓道:“我曾认为他所做的事都有苦衷,只怨我自己未参与过他的过往。但如今,我却怎么也理解不了,我累了。”

    我将那串桃花手链取下放到怀中,望着未央,道:“如今你站在他那边,我也会有自己的选择,我不会再逃脱,只是我们的情谊,会暂时封存,就如这串手链。”未央看着我,忽而坚定起来道:“我们之间都有如此选择的缘故,到了如今,绾绾,我只能和你说一句保重。”

    我点点头,未央起身戴好斗笠,而后顿了顿,便离去。

    我独自一人坐着,拿出怀中的水晶,水晶泛着蓝光,却透着一股寒意。原本不坚定的信念,似乎开始坚定了,我只要在此刻签订契约,便会忘记所有的情感,只留记忆,往后所见到的人或事,只会熟悉,却不会被动摇。

    我才要开始签订契约,却听一旁的牢房里传来宁淮安的声音道:“有些选择做了,后悔都来不及。”我轻放下水晶,问道:“你什么时候醒的?”他顿了会儿,才道:“从那个人进来开始。”

    看来他都听到了。我想到他的伤势,便道:“你的伤势如何?”他轻笑了声,回道:“这不算什么,我还撑得住。”我思及他和宁淮君的一些事,便问道:“你小时候,可否来过京城?”

    只听他否认道:“没有。”我听他未带犹豫,只道:“你不怕是你记错了,或是记混了。”他依旧未有犹豫:“没有。小时发生了很多事,我想忘也忘不掉。”

    如此看来,与秦伊小时相见的,便是宁淮君。

    我在思考着,却听宁淮安打断我道:“虽不了解你所做的选择,但是最好想好了再决定。”我道:“想好了,若我不走出这一步,只怕沈若不会有好下场。这天下,也不应由怨恨来统治。”

    他沉默了许久,才道:“我拜托你一件事。”

    我在整理着食盒,前几层是一些小菜和饭,底部是一碗清水面。我见着那面,忽的想哭起来,只听宁淮安如此说,只哽咽道:“什么事?”

    他慢慢挪到牢房门口,离我稍微近了些,只缓缓道:“若我有一日出了事,望你帮我照顾着些秦伊。”我被拉回思绪,从牢房间隔的缝隙中,见到他右肩上隐隐透出的血。我只拿出水晶帮他冻结,边道:“今日抉择,我也不知是否能活下去。我更希望,你自己照顾好秦伊。你应该知道,她需要的,从来不是我。”

    我听见他苦笑了一声,而后道:“我知道你会帮我。”

    说罢,我将食盒递与他,自己留了那碗清水面。他接过,只随意吃了些,便道:“你的能力,似乎有些不稳定。”我见他看了出来,只道:“告诉你也无妨,我要释放能力,就要封印住自己的情感。之前我犹豫不决,如今已经下了决心。至少今日,也要你我离开这里。”

    他拖着已经透支的身躯,朝我轻声道:“既如此,你便再等一日,再最后见殿下一面。今日不必你出手,我们也出得去。”我见他肯定的语气,不知他从何而来的信心。

    我慢慢咽下眼前的清水面,只觉得苦涩。

    等过了许久,宁淮安也再无声息。我知晓他怕是撑不住了,我正打算拿出水晶,忽听见从牢房口传来的嘈杂声和脚步声。

    我凑到牢房门口,朝宁淮安轻声道:“有人来了。”却听不见他的回应,我正担忧之际,只见几个身影朝牢房走来,为首的人,一身玄色蟒袍,腰间挂着白玉腰佩,我便一眼认出是沈若。

    他来到我面前,在宁淮安前面顿了下,便叫人将他背出去。而后赶忙开了我牢房的锁,他只身进来,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取下披在我身上,而后道:“竹城,我来晚了。”我被他轻轻扶起,而后朝他道:“谢谢你。”

    我们一路骑马回去,我靠在沈若的身后,一路颠簸,却禁不住昏昏沉沉的睡去。直到过了许久,我才听见沈若道:“竹城,醒醒,到了。”我醒了过来,才见四周的人马已经散去,眼前的人不知支撑了多久,才叫醒我。

    我下了马,醒了醒神,道:“今日在牢房,我本想签订与水晶的契约逃出来,是宁淮安告诉我,让我再等一日,说我们今日会出去。我想过你会去,却没想到你去的那么快。”说罢,未见他答话,便道:“你还记得伽蓝寺吗?再带我去一次吧。”

    他未问原因,只点头道:“我带你去,但你先休息一会儿。”我摇摇头,回道:“我不想休息,我想直接去。”他点点头,只道:“好。”说罢,吩咐了尹翊准备了马车,而后前往伽蓝寺。

    平日里的我,本不会如此随性任性,只因今日之事,始终让我不知所措。在牢房内我思及宁淮安的话,认为应当给沈若一个交代。我们虽不是在伽蓝寺相识,但如今,只有那里,才让我可以抛却其他的杂念。

    马车一路行驶去往伽蓝寺,我见尹翊有些话想说,我知晓沈若疲累,又在马上支撑着我睡了好一会儿。路上,我望着沈若,虽看上去与平常无异,但如今祈都忽然沦陷,大战在即,还出了很多事,他的压力肯定很大。

    我朝他道:“靠着睡会儿吧,到了我叫醒你。”他看向我,似不愿入睡。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才道:“我醒过来,会不会你就不在了。”我愣了愣,笑道:“放心,上次我都没跑,更何况这次呢。”

    他笑笑,摇了摇头,而后慢慢靠在我肩上。我全身僵住,而后才要说话,便听沈若缓缓道:“竹城,我无法选择自己的宿命,无法保护你,却又庆幸今生遇到你。”而后只听他声音有些哽咽:“竹城,我该…如何是好。”

    我不敢动,我怕我看到的,是一个我未见到过的沈若,我怕今日所看见的沈言与眼前的沈若,都不是我最初所看到的那样。

    我怕,我的心在冻结之前,会动摇。

    一路过去,沈若似乎睡着了,或是只是闭眼未说话,他的呼吸平稳而规律。我不敢轻易动,只觉得心脏处寒凉的紧。

    到了伽蓝寺,见尹翊掀开帘子来,他见了沈若闭眼靠在我肩上,便看向我。我嘘声示意,便轻声道:“再让他休息会儿。”尹翊点点头,而后轻声放下帘子出去。

    我拉过马车一旁放置的披风,想要给他盖着。却被沈若拉住衣袖,只听他沉声道:“竹城,今日为何过的如此之快?以往我走这条路,总是很漫长。”我见他醒了,或是根本没睡,只未再动,轻声道:“沈若,一条路快或慢,始终有走到底的时候。”

    他未回应,我便继续道:“有时候一个人未走另一条路,并不是那条路不适合,或是他不喜欢,只是他早些遇到了第一条路,他怕后面没有路了,后方一片黑暗,他只能只身走了那条路。后来就算看见其他路的光景十分美好,他也过不去了。”

    沈若慢慢起身来,而后望着前方,道:“走不同路的两个人,无法走同一条路,看同一个光景,但总归终点是相同的,这便足够了。”说罢便下了马车,而后来我的面前伸出手,道:“方丈等我们许久了。”

    我同他一起走进寺内,有一个小僧前来引见,继而走到上次来的厢房。见到那方丈在座位上坐着,见我们来了,忙起身站在门口行了礼。

    我见了他,也点了点头道:“行释方丈。”他向我行了个礼,而后笑道:“施主还记得老衲。”我笑道:“当然,距上次见方丈不过两月有余。”他笑笑,而后做了个向里请的手势道:“虽日子不长,但施主同殿下,却是发生了许多事。”

    我未好奇他如何知晓,只当传闻也好,沈若所说也好,都不重要了。

    沈若在一旁坐下,跟来的小僧倒好了茶便退了出去。方丈看向我,问道:“老衲听闻,今日是施主要来伽蓝寺,可是有何心愿?”我点点头,回道:“确实有心愿,我想上柱香,不知可不可以?”

    方丈笑道:“施主开玩笑了,我佛慈悲,自是迎众生前来。”我点点头,本有话想问,但不知从何开口,只道:“我记得方丈上次同我说起’菩提本无树’之言,是否丢失感情,便也算是放下执念?”

    我见一旁的沈若看向我,紧紧皱着眉头。方丈看着我,只正色道:“所谓执念,实则是心中所想,若是施主真正放下了,有无执念,实则不重要。然而凡事强行为之,未必有好结果。”

    我点点头,懂了他的话。只与沈若和方丈告辞,只身前往伽蓝寺前方上香。我在小僧引导下拿了三炷香,而后跪到了正殿上,一时之间,我却不知该许什么愿,最后只心想道:愿以我一人之命,换取身边的人的平安喜乐。

    我睁眼将香上上,回头却见沈若站在殿外看着我,不知站了多久。

    我与他走到伽蓝寺后面的山崖上,我向前走着,被沈若轻轻拉住道:“往前便是山崖,小心些。”我示意他没事,而后也停下脚步笑道:“我曾掉下悬崖过,死后余生,我曾想忘记所有,后来发觉,忘记只是逃避。”

    我看向他,缓缓道:“但到了如今,却是我自愿的,我没有怨恨,只是一种期许。”说罢,我拿出怀中的水晶,心中默念宫弧告知我的话语,渐渐地,我感觉从头到脚,尤其是心脏的寒意。

    我见沈若望着我,他拼命想抓住我,却被水晶的结界排除在外。

    一切,都该结束了,就由我来结束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