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剑羽录 > 第二十七章 “一拍即合”
    “你是说凌剑就在这家客栈?”客栈不远处的一条漆黑小巷里,一个身材高大满脸络腮胡的男子,用着和他身材不匹配的音量悄声问道。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刚刚夏侯莫擎可是亲自到这拿人。”一个尖嘴猴腮干巴瘦的男子在一旁答道,“可惜夏侯莫擎都没能将凌剑带走,你说就咱们这点人,能行吗?”

    “不行也得行!”高大男子咬牙道,“青剑楼少楼主张天青已经许诺,若是能将凌剑带回去,不论生死,将赠出青剑楼一半的收藏。再加上各大门派悬的赏金……”

    “况且,你之前不是说跟凌剑同行的墨羽受伤了吗?而凌剑刚才与夏侯莫擎大战肯定损耗不小,必然已是强弩之末,加上现在夜已深,他们肯定已经睡熟了。”说完,高大男子自己打了个哈欠。

    “我看还是算了吧?咱们刚得到消息就往洛阳赶,这大半夜的,兄弟们也都累了。”干瘦男子看了眼身后十数位穿着夜行衣的黑衣人,有些犹豫。

    黑衣人们听得话,相互看了看,眼神都有所动摇。

    “老猴子,你瞎说什么!兄弟们,若是这票干成了,后半生咱们可就什么都不愁了!”高大男子给身后的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黑衣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后猛地一点头:“头儿,咱们干了!”

    窸窸窣窣,一群黑影涌向了凌剑和墨羽所住的客栈。

    “凌兄,你说现在这外面来了多少人?”客房内,墨羽坐在凳子上,赤着左胳膊,将伤到的肩膀露了出来,先用凳子腿做的夹板,也已经被拆了下来。

    “别说话,也不知道你这手接没接好,别到时候长歪了,那你可就使不了双手暗器了。”凌剑站在墨羽身后,双手摁在墨羽左肩上检查起来。

    “什么暗器?我那使得明明是光明正大的。”墨羽的额角沁满了汗珠,但还是牵着嘴角笑道。

    “似乎接的还挺正的。”凌剑掐了掐墨羽的肩胛骨,最后确认了。

    “那是自然,我的正骨手法虽然说不敢跟那些名医大流比,但肯定好过你,再加上药王殿秘制的通经复骨丸,要不了几天,我这手便能恢复如初。”墨羽撇嘴道,“还有,你倒是帮我把衣服拉上啊,都说了不用检查不用检查,你偏偏爱给我找麻烦。”

    凌剑伸手将墨羽褪下的衣袖拉起,好让墨羽将手穿过去。

    “老兄,你能不能放低点,我现在是个伤员!拉这么高我怎么穿的进去。”墨羽没好气道。

    凌剑也不做声,默默地将袖子又放低了点。

    “这才对嘛。”墨羽将左手朝着袖子穿了进去。

    待墨羽穿好衣服,凌剑走到窗边朝外望了望,屋外一片漆黑,只有一轮弯月高挂。凌剑关上了窗子慢慢走回桌前,静静坐下。

    “人来了。”凌剑低声道。

    “听这动静,来的恐怕还不止一拨人。”墨羽拍了拍自己的左肩,淡淡道。

    凌剑闭上了双眼,怀中抱着剑,仿佛来人所为与他无关。墨羽见状,也安然的开始运功疗伤。

    “老虎,到了,就是这家客栈,现在上吗?”干瘦男子带着人来到了客栈楼下。

    客栈边的小巷中,隐隐有异动传来,声响不大,但还是被高大男子察觉了。

    “等等,好像来的不止我们一帮人。”高大男子举起手,喝停了手下的人,冲着客栈边的一条漆黑小巷压低声音道,“不知是哪路英雄好汉,可否出来一会。”

    “这么晚,我道是谁呢。原来是王虎、陆侯两位兄弟。”从漆黑小巷中走出了一位身着红衣的男子,其身后还隐约可见十数双发亮的眼睛。

    “悍刀门刘焱?”王虎一愣,认出了眼前人,张口报出个名字。

    “正是。”红衣男子刘焱抱拳道。

    “还有我。”随着一句纤细阴柔的声音,刘焱身后又走出了一位身着蓝袍的纤瘦男子,面相与刘焱有着几分相似。

    “刘淼?”王虎瞳孔一缩,呼吸声粗重了几分。

    王虎心里清楚,悍刀门刘焱实力不落于他,再加上一个与刘焱实力相差无几的刘淼,况且早听闻刘焱、刘淼二人合力实力更上几分,即使他与陆侯联手也难以对抗。

    若是此时动起手来,几无胜算。

    “不知二位兄弟此来所为何事?”刘焱问道。

    “那不知悍刀门诸位此来又为何事?”王虎也同样问出了这个问题,同时眼睛望了一眼凌剑和墨羽所在的客栈。

    “看来,我们所为的是同一件事。”刘焱身后的刘淼冷冷道。

    一时间,两帮人的气氛剑拔弩张。

    “就你们这些小鱼小虾还想打他们的主意?”刘淼阴恻恻的讽刺道。

    “怎么?难不成刘淼兄想跟我过几招?”王虎在江湖上混迹的时间不短,一向过着刀口舔血的日子,被刘淼这么一激,男儿的血性发作了。

    “过两招就过两招。”刘淼嗤笑道,随后抽出了刀,朝着王虎劈去。

    王虎没想到刘淼如此阴狠,会突然出招,一时间来不及防备,完全是下意识地提起了他的开山刀挡在了身前。

    “玄冰刀?”王虎惊呼。

    刘淼的刀较之王虎的开山刀纤细了许多,刀锋也极窄,借着月光能看清刘淼的刀身上隐隐散发着幽幽蓝光,这一刀劈出,似乎连空气的温度都降低了许多。

    “眼力劲倒是不差。”刘淼轻笑,声音中夹杂着几分傲慢,不过刘淼没想到,他猝然发招,竟被王虎挡了下来,“再接我一刀。”

    随着话音落下,刘淼又是一刀劈了出去,王虎挥刀迎上,双手较劲,开山刀抵在了玄冰刀的刀锋上,不过玄冰刀上的幽蓝之气却朝着开山刀蔓延过去,伸向了王虎的双手。

    当幽蓝气息接触到王虎的双手时,王虎只感觉一阵寒气席卷全身,力气一松,开山刀慢慢的被玄冰刀压了过去。

    刘淼修炼的本就是至阴至冷的功法,配合玄冰刀事半功倍,就算刀锋没劈到人,刀上的寒气也能伤人于无形。王虎第一次和刘淼交手,事先不了解,两招的功夫便吃了大亏。

    王虎紧咬牙关,猛地一推,破去了刘淼的攻势,四月天气,加之夜晚寒露,他的双手上已经结了一层薄冰。

    “师弟。”刘焱拉住了刘淼,“既然大家所为同一件事,不如通力合作?王虎兄,你意下如何?”

    “哼!”王虎冷哼一声,但也不反对。

    两帮人就此达成了共识,至少表面上是如此。

    “看来下面的两帮人合作了。”墨羽眼睛还是紧闭着,但是嘴却没闲着。

    “门外和屋顶的几位,呆了这么久,可以现身了吗?”凌剑依旧闭着双目,没有答应墨羽,反而是以内力朝着屋外喝去。

    门窗未动,屋内角落的阴影处却隐约升起了几道人影。

    “‘影’?”墨羽睁开了双眼,迅速将油灯点上,朝着角落一看,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