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球儿跟踪
    佚愁笑着说道:“这次要多待一阵子,把那些堆积的活都拿出来吧。”

    “我都去给你搞定了。”

    老廖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的师兄弟都差不多把最近的活都揽了。”

    “就剩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

    说罢,廖忠就从柜子里拿出了几份文件递给佚愁,说道:

    “喏,就这些了,三天给我搞定,你的师兄弟办事效率可比你高多了。”

    佚愁嘴角抽了抽,说道:“这也就是刚上班,干劲十足,再等一段时间,看你还能不能乐呵起来。”

    廖忠轻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啊,也不知道你这股懒劲跟谁学的。”

    佚愁面带微笑地看着廖忠,似乎在说,除了你还有谁。

    廖忠有些尴尬地咳了咳,说道:“行了,你俩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办,别在这里打搅我了。”

    佚愁拿起文件,挥了挥手说道:“得嘞,您忙着吧。”

    二人走出了办公室,廖忠长呼了口气,靠在舒服的椅子上睡着了。

    ……

    佚愁和陶桃二人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佚愁坐在办公室里,翻阅着廖忠刚才交给自己的文件。

    “桃桃,我看过了,这些任务交给你完全可以的,没什么特殊的地方需要我去处理。”

    陶桃点了点头,说道:“嗯,你放心去找他们吧,这边交给我。”

    佚愁点了点头,走到了一旁的柜子,翻阅起了曾经的档案。

    “乞颜僧格,内蒙,黄金家族血脉。”

    “下手狠辣,从走出内蒙开始,挑战一些门派,无一败绩,被挑战者多至伤残。”

    “疑似有先天异能,影响心智,有普通人遭受袭击,公司出面,目标拘捕。”

    “并将执法人员击杀,向华南方向逃窜。”

    佚愁摸了摸下巴,心里想道:“这件事当时并没有觉得什么问题,现在越想越觉得蹊跷啊。”

    “这文件最后的署名是公司的董事会,董事会日理万机,居然会关注到这种事?”

    “还有当时拦截乞颜僧格的地点太准确了,这种高效率不像是公司的风格。”

    “这件事我要去查一查,毕竟把人忽悠入伙了,不来点实际的,还是不太好。”

    佚愁摸着下巴,对着陶桃轻声说道:

    “桃桃,晚上我俩一起出发,然后我就去京城了,这些活三天时间绰绰有余。”

    “我大概也会在三天内回来的,这段时间就辛苦你了。”

    陶桃靠在佚愁的身上,说道:“你一个人做这么大的事太累了,我们也应该帮你。”

    佚愁笑了笑,决定这个下午什么也不做,就想这样陪着陶桃。

    ……

    深夜

    二人穿着夜行衣从公司离开,走了大概五分钟的路程,佚愁在一处巷子里,小声对着陶桃说道:

    “有尾巴,身手不一般,跟了我们这么久,我才发现。”

    陶桃愣了一下说道:“有人?我怎么没有感觉到。”

    佚愁闭上眼睛,用刚才布下的流霜感受了一下周围,说道:“身后四点钟方向,我们继续走,等我留下足够的流霜,我就动手。”

    “你用开启土木流注,气泡堵住对方的退路。”

    陶桃点了点头,没有继续说话。

    二人又走了大概一分钟,佚愁瞳孔猛的一缩,嘴中轻念道:

    “起!”

    “轰!”

    佚愁身后的墙体上霜柱不断爆射而出,佚愁心里想道:

    “用惯了墨霜,再用流霜,就像长期负重,解除枷锁那一瞬间的轻快吗。”

    “我对流霜的掌握又提升了一个档次啊。”

    陶桃迅速做出反应,开启土木流注,迅速冲向身后的那个隐藏的人。

    陶桃一路冲过的路径上布满了气泡,佚愁隐隐约约从黑暗中看到了一道飘逸的身影。

    佚愁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小黄毛是谁,但是依旧假装看不到一样。

    “何方妖孽,敢在我的地盘造次。”

    佚愁提着手刺,就朝着王震球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王震球看到不分青红皂白,就朝着自己俊秀的脸蛋攻击的佚愁,嘴角抽了抽。

    “许……”

    “轰!”

    佚愁提着流霜长枪,砸向王震球身后的墙,仿佛地动山摇。

    “今天我涂的毒,可是能持续让脸保持肿胀的。”

    “某人的脸可千万不要被我打中了啊。”

    王震球闻言猛地后撤,陶桃这时已经站在一边开始看戏了。

    佚愁怒视王震球,说道:“上次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我在一个茅厕蹲坑,给我下了粟米千斤定。”

    “真是狠啊,你说是吧,王震球。”

    王震球眼神飘忽不定,继续闪躲着。

    “砰!”

    “轰!”

    王震球忍无可忍,开启神格面具,和佚愁对轰了起来,

    “不要欺人太甚啊!”

    陶桃这时看不下去了,加入了战局,男女混合双打,把王震球打翻在地。

    鼻青脸肿的王震球爬了起来,伸出两只手在空中挥舞,说道:

    “别打了,我认输了。”

    佚愁双手叉腰,一副大恶人的样子,说道:

    “这次放过你,说你这次要来干嘛!”

    王震球慢慢爬了起来,说道:“来和你分享你一个消息的。”

    “你把我揍了一顿,我有脾气了,又不想和你分享了。”

    佚愁挥了挥手上的长枪,说道:“我这毒能持续一个星期,这解药放在哪了,我记性突然不太好了。”

    王震球一副还是你狠的表情,说道:

    “肖哥的师弟出关了,他师弟约他在华东一战,要不要一起去看看。”

    佚愁摸了摸下巴,说道:“肖哥?他师弟?”

    王震球双手环抱,置于胸前说道:“听说肖哥还专门给他师弟准备了一些礼物,似乎是什么华美的袈裟,还有一根禅杖。”

    佚愁想了想,说道:“他们约定的什么时间呢?”

    王震球摸了摸脑袋,说道:“大概四五天后吧。”

    佚愁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会去的,但是得等我三天,我请了一段时间假,得处理一下这边的麻烦。”

    “你先去华东等我吧,我这边处理完几赶过去,别让肖哥做什么过火的事。”

    王震球点了头,朝着佚愁问道:“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