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九十六章 吕家暴走
    第二天清晨

    佚愁带着陶桃和马龙三人组,来到了华南分部。

    佚愁从自己的办公室里翻出了一大堆囤积的任务,对着三人说道:

    “嗯,差不多就是这些了,现在还没有搞定的任务,我先给你们筛选一下吧。”

    “嗯……这些,是任务目标生死不论,大部分都牵扯到了普通人的人命,而且是故意而为之的。”

    “这些任务你们就先去做吧,目标也不算特别棘手,以你们的水平解决还是挺轻松的。”

    马龙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有些严肃地说道:“生死无论吗,我们一来就……”

    佚愁挥了挥手说道:“我们本就是行走在黑暗中的影子,不置身处地于这个时代的黑暗之中,我们又怎能担负这个身份。”

    “而且我看你们三个不会是下不去手吧,我给你挑出来的这几个货色都是恶贯满盈的家伙,要是有顾虑小心栽在这些人手里。”

    马龙三人沉默了,拿着资料单走出了门。

    佚愁则是靠在椅子上,长呼了口气,心里想道:

    “终于轻松了,把这些麻烦事都丢给他们,我去处理那些简单的事,几天就能把堆积的事搞定了。”

    这时廖忠的电话突然打来了,佚愁心里一激灵,

    “这会打电话过来,肯定没好事,估计又有麻烦了。”

    电话那头急促的声音传来:“佚愁,在公司吧,快来我办公室一趟。”

    佚愁还没开口,廖忠那头就挂断了电话,佚愁一头雾水,不知所云。

    佚愁把办公室里的文件收拾好,就径直走向廖忠办公室,推开门,

    “老廖,怎么回事?”

    廖忠抬头看了一眼佚愁说道:

    “先把门关上,坐过来,有些事很重要。”

    佚愁看着一本正经的老廖,没有说什么,就坐了过去。

    “前段时间吕家的事,想必你也听说了。”

    “吕家前段时间,召集回了所有的家族血脉,似乎要和谁开战。”

    佚愁点了点头,他知道这次吕家动手的目的是吕良,而且吕家这次的行为如此过激,肯定有深意。

    廖忠开口说道:“我们截获信息,他们这次出手的目标,是吕家弃子,全性吕良。”

    “如果只是他们自己清理门户,那没必要做的如此声势浩大。”

    “由此可以看出,这个吕良确实不简单,能让吕家不顾及名声颜面全员出动。”

    佚愁摸了摸下巴说道:“吕家这么声势浩大,如果是单单清理门户,应该做的十分隐秘才对,这样做就等于把脸丢出去给各家看笑话一般。”

    “似乎这是在做给谁看一样,而且吕慈这回是动了火气了啊。”

    廖忠点了点头说道:“他们这次做的确实有些过火了,这才是我找你来的原因。”

    “吕家出手的动静太大了,甚至在追捕吕良的过程中,波及到了普通人。”

    “他们又没有老天师的本事,可以做事滴水不漏,在大庭广众之下杀人又不落把柄。”

    廖忠猛地砸了下桌子,似乎格外愤怒,说道:

    “抓到人也就罢了,我们最多去擦个屁股,再不济,他们不有明魂术,自己擦屁股,也比我们简单多了。”

    “而他们在普通人面前露了本事,还造成了伤亡,还让吕良跑了,一个后辈居然让吕家如此兴师动众,还弄得如此狼狈。”

    佚愁皱起了眉头,心里想道:“吕家出手了?我记得吕慈不是命令发现吕良的族人不要轻举妄动吗?”

    “不过也是,两个如意劲,配一个明魂术,这样的配置,他们膨胀主动出手也不是没道理。”

    “不过是不是有可能他们被吕良发现了,吕良率先出手了,总感觉吕良不太对劲,他似乎知道了家族的一些事情。”

    佚愁单手摸着下巴问道:

    “所以公司对我们的安排是什么。”

    “吕家这次出动的人手,涉及的范围太广了,而且吕慈的手段可不简单,为了吕家,他可是什么都做的出来。”

    廖忠一脸严肃地说道:“所以公司的决定是帮助吕家抓捕吕良,如果吕家波及了普通人,出手阻止。”

    佚愁嘴角抽了抽,说道:“阻止吕家的人,要是吕慈在场,我……”

    廖忠挥了挥手说道:“吕慈会有人盯着的,如果他太过分了,会有人压制他的。”

    “而且我们怀疑吕家背后这次有人在撑腰。”

    “吕良这个小子,东躲XC的本事不得不说一流。”

    “吕家这次还能这么快找到吕良,这只凭借吕家的情报网络,可做不到啊。”

    佚愁点了点头,对吕家的情况也有所猜测,说道:

    “我知道了,老赵是想托你问问我这边有没有什么线索对吧。”

    廖忠点了点头说道:“对,赵总让我探探你的口风,看看你有没有什么门路,看看吕家这次到底在搞什么鬼。”

    佚愁想了想说道:“我这边没消息,不过倒是可以给赵总说说,这些事都绕不开八奇技之一的双全手。”

    廖忠眼中闪烁着光芒,点了点头,就和赵总打了通电话,佚愁识趣地出了门。

    走在半路上的佚愁摸着下巴,想道:“吕家兴师动众,是要做样子给谁看吧。”

    “吕良四肢俱断,舌头也被吕慈斩断,而吕良却能从吕家重重包围中闯出来。”

    “有可能是被人救了,不太可能是全性的人去的,全性那帮人没有点利益,才不会去做这种冒死营救之事。”

    “所以大概率吕良是领悟双全手,从吕家闯了出去。”

    “但这双全手也是一个问题,目前已知曲彤领悟了双全手……”

    佚愁不断在脑中梳理着关于双全手的事情,逐渐得,一个清晰的猜想浮现在脑海之中。

    “如果是这样,那吕家可能就没有这么高高在上了,在四大家族之中甚至是个笑话。”

    佚愁拿着手中的文件袋,准备回去收拾收拾东西,即刻就启程,去自己负责的区域了。

    “这次真是有意思,不知道王震球知道自己错过这么有趣的事,会不会苦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