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九十二章 员工家访
    佚愁灌了口酒,心里有些苦涩,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听小开继续说下去。

    “佚愁哥,这样的生活我还挺满意的,虽然偶尔有些危险,但能为异人和普通人之间做些什么,我就挺满足的了。”

    “公司这边对我父母那边瞒得也挺好,真不想让他们知道我在做这么危险的工作。”

    佚愁拍了拍司徒开的肩膀,说道:“以后会多放你回去的,我也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忙。”

    司徒开笑了笑说道:“佚愁哥,其实回去的机会也不少,但是我跟你们差的还太远了啊。”

    “如果不努力,就要跟不上佚愁哥你的脚步了啊。”

    佚愁听到了司徒开的话,心里不禁有些难受,说道:

    “小开其实不用这么努力的,天塌了有个高的在顶,有我们在……”

    说到这里,佚愁突然又想到了小开受伤那次,受了这么重的伤,自己却无能为力。

    小开一脸天真的笑容,说道:“佚愁哥,总不能让你罩我一辈子吧。”

    佚愁一头黑线,心里想道:“我也比你没大多说,说的我像你叔叔辈一样。”

    “我以后也要像你一样,成为华南独当一面的存在呢。”

    佚愁看着司徒开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脑子里萌生出一个计划,准备回去就跟老廖商量商量。

    佚愁背着司徒开,提着大包小包,朝着门外走去,说道:

    “唉,最后还是逃不了提包的命,小开这个酒量,以后得磨练磨……”

    佚愁话音未落,司徒开在佚愁的背上,就开始肠胃翻涌,口中不断发出呕吐的前兆。

    佚愁连忙喊道:“小开,你可别吐我身上啊,前面有棵树,你等着啊。”

    佚愁朝着那棵树冲过去,可能因为跑步,太过颠簸,司徒开最后还是吐在了佚愁的衣服里。

    佚愁在黑夜中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咆哮,

    “早知道刚就把你扔地上了,这个小兔崽子,啊啊啊啊!”

    ……

    第二天清晨

    司徒开完全不记得昨天晚上自己说了什么,还有自己吐在佚愁身上的事。

    佚愁绘声绘色地给司徒开描绘了他喝醉后的丑态,还添油加醋,向他展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司徒开。

    司徒开满脸通红,佚愁突然又想到了那个长发飘飘的司徒可爱,不禁笑了出来。

    司徒开嘴角一抽,他已经明白佚愁想到什么了,转过身去,一副我生气了的样子。

    佚愁拍了拍司徒开的肩膀说道:“没事,就是当时不能用什么相机给你留个照片,太可惜了。”

    司徒开翻了个白眼,一脸我不认识这货的样子准备走开。

    佚愁在司徒开身后大声喊道:“小开你等等,我有事和你说。”

    司徒开愣了一下,以为佚愁还要继续嘲讽他,头也不回地就走了。

    佚愁赶紧上去拽住他,说道:“周末,我去你家一趟吧,这么久了,作为你的领导,我还没见过叔叔阿姨呢。”

    “该去拜访拜访了,让你父母对我们这个良心企业,放放心。”

    司徒开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要是你去了,我父母才会对我干活的地方不放心吧。”

    不过听到佚愁的话,心里还是暖暖的,点了点头。

    司徒开准备去给父母打个电话,让他们周末准备准备,周末接待客人。

    ……

    时间很快就到了,周末。

    司徒开家楼下

    佚愁西装革履,一副认真的样子,问向司徒开道:

    “小开,你看我这身打扮正经吗?”

    佚愁正了正领带,一副你快夸我的样子,司徒开看到这一幕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

    “难得碰到佚愁哥这么正经时候,心里还有点小感动,不过这副模样的佚愁哥真让人受不了。”

    “不过有一说一,还是挺帅的。”

    司徒开朝着佚愁竖了个大拇指,说道:“佚愁哥,一个字帅!”

    佚愁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二人一路爬上了六楼,佚愁拍了拍司徒开的肩膀,说道:

    “要不去给你爹娘换套房子吧,上了年纪,有电梯的房子,还是方便。”

    司徒开叹了口气说道:“这事我以前就和他们提过了,他们不愿意呐。”

    “又说我乱花钱,不知道节省,住这个房子已经足够了。”

    “而且我爸妈自从结婚就住在在了,有些年头了,他们大概对着屋子也有感情了,也不愿意搬了。”

    佚愁听了以后,便理解了,说道:“那就先顺着长辈的心意吧,慢慢给他们灌输些思想。”

    “多花点时间,总能把他们说服,换个房子的。”

    司徒开点了点头,那钥匙开了门。

    阿姨开了门,双手在围裙上擦了擦,连忙走过来说道:“啊,你们来了,快进来吧。”

    佚愁跟在司徒开身后,走进了门。

    “您就是小开的领导吧,快坐快坐,我去给你们倒杯水。”

    佚愁走了一路,确实口干舌燥了,对阿姨说道:

    “阿姨,要不您把水壶拿过来,我们自己倒就行,就不麻烦你了。”

    阿姨笑了笑,便走进厨房,拿了几个杯子,一壶水就到客厅来了。

    佚愁接过水杯,倒了三杯水,阿姨开口问道:

    “你看起来还挺年轻的,就是他们的领导了,真是厉害啊。”

    佚愁喝了口水,笑着说道:“也不算领导,就是个小组长,阿姨叫我佚愁就行了。”

    阿姨点了点头,看到佚愁放到旁边的水果和补品,说道:

    “哎呀,还带啥礼物啊,这些年小开竟让你们操心了,我们谢谢你们还来不及,你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