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八十七章 肖大师
    诸葛青这边动用了三昧真火,身后的虾兵蟹将被很快烧了个一干二净,这时诸葛青才好不容易甩掉了身后的追兵。

    “宁愿让我跟谁打一架,我也不愿意让这些人死死追着我啊。”

    诸葛青此时为了甩掉尾巴,反而离司徒开更远了,实力被压制得也更严重了。

    诸葛青有些疲惫地再次朝着司徒开的方向走去。

    ……

    肖自在一侧,几分钟前

    肖自在一掌将关阮逼退,双手合十,心里想道:

    “不能再拖下去了,这个人在不断磨合自己的实力,他的实力大概是强行提升上来的。”

    “但也是个抱丹境的高手,再拖下去反而于我不利。”

    肖自在口中念着经文,一掌又一掌的朝着关阮打去,关阮被犀利的掌风不断拍中。

    关阮单手撑地,喊道:“好不甘心啊,自随师傅修炼国术起,我未曾一天懈怠。”

    “但在公司出任务之时,面对一些初出茅庐的年轻人,我却屡遭惨败。”

    “什么八奇技,各门各派压箱底的本事,师傅总说我火候不够……”

    肖自在拨动着念珠,说道:“施主,你魔怔了,贫僧所遇天才无数。”

    “最后能和贫僧站在一起的,只有不懈修炼之人。”

    关阮不屑地笑了一笑,说道:“你不也在天才之列,七十二绝技,我看你没有几个不会的了吧。”

    肖自在双手合十,宝相庄严说道:“非也,贫僧有一小师弟,年龄不及弱冠,七十二绝技悉数掌握。”

    “现已在达摩院进修,出关之时,必会与贫僧一战,但贫僧未必有把握打败小师弟。”

    “贫僧之天赋与之相比,相距甚远,而施主的心乱了,你目前对于国术的理解,还不足够。”

    “你可曾忘记你熬炼筋骨,扎马挥拳的疲惫,让你欢喜之极的,是这扎实地获得实力。”

    “而非那随意的境界提升,练武修心,你师傅更看重的是你的心境。”

    关阮叹了口气说,陷入了沉思,随后关阮周身的气势开始降低。

    关阮露出会心的微笑,说道:“大师,多谢解惑。”

    “但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即便先生使我步入魔障,但无此一劫,我也无法看清自我。”

    “大师,请指教。”

    肖自在看着这位气势最后停留在罡劲的关阮,嘴中轻念道:

    “阿弥陀佛,施主想来是顿悟了。”

    肖自在似乎想起了那个在公司中,日夜修炼国术的身影。

    不论酷暑寒冬,每日清晨总有一个身影在公司顶楼,扎马挥拳。

    “就是他吗?华东未来要多一名高手了。”

    肖自在带着指点之意,毕竟自己已经吃了八成饱了,为公司做点好事也是应该的。

    二人不断交手,肖自在佛门手段尽出,肖自在依旧稳压关阮一头。

    肖自在屡屡出掌,关阮用强劲的身体硬抗,不断贴身肖自在。

    近身缠斗,关阮凭借高超的技巧,能和肖自在有一战之力。

    最后肖自在开启金钟罩,双手覆盖一层金色,一记大摔碑手将关阮拍飞。

    接踵而至的是四面八方的大慈大悲千叶手,关阮双臂旋转,用朴实的拳击突破重围。

    关阮想再次近身,肖自在也没有阻止他,在关阮近身之后,一击拈花指,外加龙吸水。

    关阮身形一偏,倒向一侧,肖自在一拳砸向关阮腹部,关阮连忙用手护住,仍被击中。

    几分钟后,关阮气喘吁吁,实力尽出也无法奈何肖自在。

    关阮站直身体说道:“多谢大师留手,慈悲心肠。”

    肖自在鬼魅一笑说道:“关施主谬赞了,我不过是一届佛门弃徒。”

    “而今日若非心魔已然压制,关施主只怕会见到入魔的贫僧。”

    关阮有些惊讶,但又想了想刚才街道上的哭声连天,心中便有了猜测,说道:

    “还是大师佛法高深,若以我的心智,估计早就深堕魔道了。”

    “大师为我指点迷经,如今又对我留手,我也不再敢在大师面前造次了。”

    肖自在面带微笑,双手合十,点了点头,说道:“关施主,贫僧告辞。”

    ……

    佚愁一侧

    “肖哥那边打斗声结束了?肖哥看来也是结束战斗了嘛。”

    “真是心疼肖哥的对手,估计最后落得个半死不活的下场吧。”

    要是佚愁知道,肖自在口遁轻松解决了对手,只怕能吐血三升。

    “既然肖哥也搞定了,那我也该往小开的方向去了。”

    “我和肖哥都没遇见正主,正主不在诸葛青那边,就在小开那边。”

    “鬼知道这个诸葛青去哪浪了,皇宫方向喊声震天,但是一点异人交手的动静都没有。”

    ……

    此时的诸葛青正在口吐芬芳

    “我怎么这么倒霉,不是禁卫军,就是一群该死的太监追着我到处跑。”

    “终于快到了,真当我是泥捏的了啊。”

    此时诸葛青身后,遍地都是人,每个人的脸都有点肿,似乎是诸葛青对着幻境中都是俊男的控诉。

    ……

    司徒开此时气喘吁吁,看着其余几个方向,

    “我快撑不住了啊,你们都在干嘛啊。”

    “这个推轮椅,穿官服的家伙不太简单啊。”

    “这个刘凌教授,虽然没有出手,但是我感觉到了,那种实力流逝的压制就是源自他的身上。”

    “我明明感知过了,佚愁哥和肖哥两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就算实力压制严重,过来充充气势,也总比我一个人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