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八十六章 霜阵—暴雨
    肖自在一侧

    “找到你了!”肖自在轻喊一声,一记大慈大悲掌把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男人从一座武馆中逼出来。

    “公司的人?”

    那个男子轻笑一声:“此处只有武馆馆主,关阮一人。”

    “我观你乃佛门中人,却如此弑杀,看来是心魔缠身,堕入魔道了。”

    “今天我关阮便在此除魔卫道,替你师门清理门户。”

    肖自在双手合十说道:“施主,魔怔了,就让贫僧带施主脱离苦海吧。”

    关阮瞬间消失在原地,一拳砸向肖自在,说道:“妖僧,受死吧。”

    肖自在侧身,单手按向关阮,“咦,没有按动?”

    随后肖自在又和这位近战高手缠斗了几个回合,心里想道:

    “原来如此,是我变弱了吗,掌风空有型而力不足,这种压制倒像是佚愁的某些毒。”

    “不过我看这个国术大师,突破抱丹境,实力却有些虚浮啊。”

    关阮一脸恼怒,嘴里念念有词,心里想道:

    “再有些时日,我便能把先生赐我的一瓶丹药全部服完炼化。”

    “可恶的家伙,先生传信给我,让我务必拦住这个家伙,可他有些棘手啊。”

    肖自在则是和佚愁想法相同,“务必速战速决,耗的时间越久,自己的实力被压制的越明显。”

    “诸葛青也不在附近,这个家伙纯粹是来消耗我实力的,搞不好面对刘凌时会翻车。”

    ……

    司徒开一侧

    火焰纷飞之中,司徒开看到不远处一道年轻的身影,推着一架轮椅,缓缓向着他走来。

    司徒开用太阴感受了一下,嘴角抽了抽说道:

    “不是说好的在皇宫里吗,这一次正主和异常之人都让我碰到了。”

    “诸葛青到底怎么回事,什么时候能赶过来。”

    ……

    诸葛青还在大军的重围之中,“不行,我的实力受到了压制,这好像是某种限制我们的规则。”

    “我们的实力暴露的越多,规则就越了解我们,使得我们被压制得越狠。”

    “坤字—地龙游!”

    诸葛青遁地逃窜,脚底生风,朝着显眼的火光奔去。

    ……

    佚愁一侧

    “在内景之中,丹噬可能没用,刚才我试过炁毒,似乎这里的身体只是精神投影。”

    “炁毒完全失去作用了,流霜倒是好用。”

    佚愁一直和那个家伙保持距离,暗中布下流霜,嘴里时不时冒出一个泡泡。

    佚愁观察泡泡的数量已经差不多,挑破一个,

    “炫光之炁!”

    “幻身障!”

    佚愁隐去身形,只见那个人周围狂风大作,令佚愁几乎无法接近。

    张铭在狂风中怒吼:“先生带我进入这片神圣的天地,赐我仙缘,而如今却始终有人欲断我之路。”

    “曾经的日子,我过腻了,在公司里默默无闻,最后还被当做一枚弃子使用。”

    “只有先生,只有先生能拯救我,只要先生能将整个世界带入这里,那我便也能享受一下坐拥万人之上的感觉。”

    佚愁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被洗脑洗的不轻啊,说得我都有点心动了。”

    佚愁在远处操控流霜不断消耗着风墙,可还没消耗完,张铭就恢复了视线。

    一道又一道龙卷风朝着佚愁袭来,“他的实力似乎也在变弱,但变弱的幅度比我少了不少。”

    佚愁在狂风的夹缝中不断穿梭,每次就要靠近他之时,都被无差别的风弹飞。

    “他是被这个世界部分同化,所以压制力度小了不少吗?”

    “按剧情,这种时候应该用口遁才是正确方法吧,不过这些年我也发现了,我的口遁,一般在别人眼中都是嘲讽。”

    张铭看着佚愁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顿时有些不爽,加大了狂风的力度。

    佚愁嘴角抽了抽,心里想道:“那个教授刘凌,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权利。”

    “这货虽然风力十足,但后劲不足,像是缺了底气,实力像是被拔苗助长一般,急于求成。”

    “这种人往往经不起消耗,但是此时我同样也禁不起消耗啊。”

    佚愁还在轻松地躲避着张铭的范围性攻击,心里想道:

    “诸葛青应该来对付这货,比比谁才是真真的小风神。”

    佚愁从各个方向不断尝试张铭的弱点在哪,但是让人绝望的是,这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真是麻烦啊,没有毒,又不想施展废炁的手段……唉,算了,我费点力气吧,最后其他三个人应该能搞定那个家伙吧。”

    佚愁将场面中所有的流霜不断压缩,汇聚成八枚霜珠,在张铭边不断旋转。

    “霜阵—暴雨!”

    八枚霜珠停在半空中,在一瞬间,朝着张铭不断打出霜刺,四面八方,张铭所在的几立方空间被霜刺覆盖了。

    几枚霜珠之间隐隐有连接,似乎在共享流霜。

    隐隐间可以听到,霜刺高速运动,划破空气的声音,霜刺形成的雾气笼罩住了那片区域。

    最后霜珠逐渐变淡,最后华丽的在空中爆炸。

    佚愁轻呼了口气,慢慢走向霜珠的区域,“大概有霜刺刺中他了,给他留了口气,他坚持了三轮轰击,不错了。”

    佚愁将空中的流霜驱散,只留下一个躺在地上,眼白翻出的张铭,能隐隐约约察觉到他的喘息声。

    佚愁跳到了一处房顶,正好可以看见远方的火势,开始调整气息。

    “这一下出手,我的实力被压制得更明显了,算了,还有他们呢。”

    “肖哥那边应该面对和我类似的困境,以肖哥的实力,这会也应该搞定了,不过应该也是在调息。”

    “小开那边情况不明,但也有很强的气势在那边爆发了,应该小开还能拖一拖。”

    “唯一有问题的就是小青,他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