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八十二章 旺爷谈判
    司徒开擦了擦汗,说道:“佚愁哥这不有你吗,有你在,我放心。”

    佚愁擦了擦自己的手刺,在手上转了两圈收到了腰间。

    这时,佚愁突然想起来宝儿姐说过的话:

    “四哥给我说,别人别在腰上的就是他不想要的东西,随便顺。”

    佚愁就娴熟地把手刺收进了噬囊。

    随后佚愁拍了拍司徒开的肩膀说道:“走吧,收队回公司,还能补个觉。”

    司徒开也是熟练地拨通了稍后部门的电话,然后想了想,又给医疗部门也打了通电话:

    “喂,我们任务地点有佚愁哥的毒,嗯对,全套防护,大概有二三十个人中毒吧。”

    随后听到电话那头火急火燎的声音:“快快快,一级戒备,二十几个人中毒,有扩散的风险。”

    佚愁竖着耳朵听到了这一切,有些尴尬,连忙朝着门外走去。

    ……

    “啊?公司和唐门谈合作了,旺爷带队?”

    佚愁听到廖忠的话,吓了一跳,说道:“怎么回事,我记得公司和唐门关系不是很好啊?”

    廖忠扫了眼佚愁说道:“不还是你,唐门少掌门,和公司有密切联系嘛。”

    佚愁一头黑线,说道:“少掌门?净瞎说什么大实话,所以说旺爷是想让门人来公司做黑活吗?”

    佚愁嘴角抽了抽,想道:“就算做黑活,也没那么多机会见血吧,是都跟我来抢饭碗了是吧。”

    廖忠没有接佚愁的话茬,说道:“赵总要亲自接待,还点名让你去一趟总部。”

    佚愁点了点头,灌了口酒说道:“行,唐新掌门能同意这我也倒不意外,意外的是让旺爷带队。”

    “唐掌门了解的还是太少了啊,让旺爷带队,谈崩的可能性不小啊。”

    廖忠一头黑线,说道:“所以才让你去的,怕有什么意外发生,让你在中间调和一下。”

    佚愁打了个哈欠,说道:“好麻烦啊。”

    廖忠瞟了一眼佚愁说道:“赶紧去收拾东西,飞机票都给你订好了。”

    佚愁挥了挥手,朝着门外走去,边走边说道:“我办事您放心。”

    廖忠听到这句话,心里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

    ……

    公司总部

    佚愁从帅气地摘下墨镜,不过身后的出租车让佚愁的气势大减。

    佚愁也是这总部的常客了,接待的人已经认识佚愁了。

    “许佚愁先生,这边请。”

    佚愁就被带到了公司顶层的会议室,旺爷带着唐明和陶桃已经坐在了长桌的一侧。

    姗姗来迟的佚愁被旺爷瞪了一眼,佚愁连忙找了个靠边的位置坐下了。

    陶桃看到佚愁来了,想去坐在佚愁身边,但是被旺爷一个眼神镇住了。

    “我们是来办正事的,正经点。”

    陶桃吐了吐舌头,朝着佚愁给了个眼神,意思是,“开完会去找你。”

    赵总咳了咳,说道:“我们开始吧。”

    旺爷点了点头说道:“可以,我不想兜圈子,直接切入正题吧。”

    “我想我的门人能帮助公司帮公司清理麻烦,对我们来说是双赢。”

    赵总推了推眼镜说道:“那您的门人替公司干活,顶着公司的名号,却是唐门的人。”

    “你们不需要公司的建制对吧。”

    旺爷点了点头,说道:“只是合作,我们培养门人,你们减轻压力。”

    赵总眼镜反着光,说道:“对于帮公司减轻压力嘛,说实话,其实我们的人手充足……”

    佚愁听着赵总一本正经地说着瞎话,心里想道:“要是真人手充足,我名字倒过来写。”

    旺爷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轻哼了一声,说道:

    “所以你们想要什么,直说吧,不就是想借这机会狮子大开口吗?”

    “我们能接受就继续谈,不能我们就撤了。”

    赵总看着这个暴脾气旺爷,面带微笑地说道:

    “张主任,您别急,既然您这么爽快。”

    “那我也不和你兜圈子了,公司想要的是以后和唐门深度合作的机会。”

    旺爷深深地望了一眼赵总,思考了一会说道:

    “深度合作,不错的算盘。”

    “可以,我替门长答应了,没问题。”

    佚愁此时也瞥了一眼赵方旭老狐狸,心里想道:“把唐门绑在公司的战船上吗?”

    “不过我也是在唐门和公司之间的一根纽带,深度合作,早晚会发生的。”

    佚愁本来想出声提醒旺爷,仔细看看合同的,还没张嘴就被赵总的咳嗽堵住了话。

    不一会,佚愁坐在一边昏昏欲睡,听他们谈判的意向,大概是各区都安排部分门人参与麻烦处理。

    具体人员由唐门选定,人员数量大概是三位每个区,华南比较特殊,派了四个人。

    佚愁嘴角抽了抽,手指掐着算了算,“陶桃是肯定会过来的,旺爷不会是想把那三个家伙丢给我吧。”

    整场会议,佚愁以半梦半醒的状态度过了。

    “师弟?别睡了,有事跟你说。”

    佚愁揉了揉眼睛,被陶桃拉到一旁的走廊上,一边漫步,一边说道:

    “我马上就能名正言顺地去和你一起工作了。”

    “惊喜吧!”

    佚愁愣了一下,装出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说道:“真的吗?”

    但是佚愁心里已经吐槽道:“你不说我也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了。”

    “况且你隔三差五地下山,和我一起工作,和在上山“偷偷”下来找我玩有区别吗?”

    这时,佚愁的手机突然响了,佚愁示意陶桃等一下。

    陶桃乖巧地站在一旁,听佚愁接电话。

    “喂,佚愁,先不急着回来了,去一趟华东吧,老窦那里有点事,去帮帮忙吧。”

    “你不是正好和诸葛村里那个小子熟悉嘛,这事估计得请他帮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