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人之下之毒仙 > 第七十九章 灵玉拦路
    旺爷一脸悲痛,得知唐妙兴遗言不让自己落叶归根,葬进唐冢之后,说道:

    “他永远是那么独断。”

    佚愁也走到旺爷身边,替唐妙兴合上双眼说道:

    “旺爷,节哀吧,还有我和唐新掌门在。”

    旺爷对着唐新轻哼了一声,抱起唐妙兴走出了唐冢。

    唐新来到佚愁身边,面无表情地说道:“原本是本家人,现在却不是了。”

    佚愁叹了口气说道:“老爷子,其他方面的事我不做评价,可我真觉得你现在并不欠唐门什么。”

    “唐妙兴让您走在明面上也是觉得您与唐门之间,早就两不相欠了吧。”

    “想还您一个重见天日的机会。”

    唐新点了点头,说道:“再过几年,回来接我的班吧,老头子我从棺材里爬出来,也活不了几年喽。”

    佚愁背对着唐新,朝着唐冢外走去,边走边说道:

    “会的,不过我需要时间。”

    唐新嘴角露出了微笑,看着佚愁的背影说道:

    “随时回来,丹噬有问题,来找我,不说别的,就这一手丹噬,现在也就我俩称个一二罢了。”

    佚愁笑了笑,转头朝着老爷子挥了挥手道别。

    ……

    佚愁在下山的路上遇见了盘坐在一颗巨石上的灵玉真人。

    佚愁靠近的一瞬间,灵玉真人睁开了眼睛一个纵身跃下巨石,拱手朝着佚愁说道:

    “佚愁兄,灵玉在此恭候多时,此行上山目的亦是欲完成罗天大醮未完成的比试。”

    佚愁现在是身心俱疲,唐妙兴的死,让他心中有些不爽,本没有比试的心情说道:

    “灵玉真人,罗天大醮是在下输给了你,比试高下已分,何来未完成之谈。”

    “还望灵玉真人放在下通行,在下无意与灵玉真人挑起事端。”

    张灵玉十分客气地说道:“佚愁兄,罗天大醮之事,你我心中都很清楚。”

    “在下确实胜之不武,想要借此机会和佚愁兄切磋一番,错过今日的机会,就不知何时能与佚愁兄再聚。”

    张灵玉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既然佚愁兄无意比试,灵玉也不愿在此叨扰,佚愁兄告辞。”

    张灵玉丝毫不含糊,扭头就走,说一不二。

    佚愁看着张灵玉的背影,叹了口气,心里想道:

    “灵玉真人要是有张楚岚三分不要脸的气势,我兴许还能把心里不痛快的情绪发泄一下。”

    “而张灵玉这么客气,我在他身上撒气,倒显得我气量不足了。”

    “真是大智若愚啊,灵玉真人。”

    佚愁突然开口说道:“灵玉真人,还请留步。”

    “今RB心情不佳,门中长辈仙逝,不应再起争斗,坏了清净。”

    “但灵玉真人如此心诚,我也不好推辞,我们点到为止,控制好动静,别再让门里的长辈担心了。”

    灵玉真人点了点头,认真地说道:“是灵玉考虑不周,但佚愁兄既然同意,那我们就点到为止吧。”

    “佚愁兄,请!”

    佚愁伸出一只手,嘴里也说道:“灵玉真人,请!”

    二人走到了唐门子弟平时训练的树林中的空地,各占一边。

    佚愁闭上了双眼,开启了幻身障,准备潜行至张灵玉身边,一击得手。

    张灵玉似乎对佚愁也做了不少功课,直接使出北境苍谭,但此时的灵玉真人控制好了范围。

    这北境苍谭只包裹住了灵玉真人周身五步,水脏雷在地面如同喷泉般不断涌起。

    佚愁知道自己贸然进入,必然会被水脏雷入侵五脏六腑,虽然即可不会造成脱力。

    佚愁可以强行突破水脏雷,直取张灵玉,但保不齐灵玉真人还藏了什么符箓能控制住自己。

    佚愁就记得老年热血的陆谨老爷子就有困仙符,鬼游录运封经符。

    虽然佚愁觉得张灵玉这么短时间未必能学会这些符箓,但战斗向来是瞬息万变。

    佚愁希望以最小的代价,能换来最大的收获。

    佚愁不断在张灵玉身边寻找破绽,然后布下流霜,流霜靠近水脏雷,二者会互相侵蚀。

    张灵玉感受到自己的水脏雷做出的反应,开始紧张起来。

    佚愁左思右想,似乎没有办法避开他的水脏雷的方法,自己也不会绛宫雷。

    佚愁只好毒障霜障大开,嘴里轻念道:“霜瀑!”

    佚愁的流霜正好从张灵玉五步之内的地面上疯狂涌起。

    水脏雷和流霜剧烈碰撞,二者之间在不断互相侵蚀,明显佚愁的流霜更胜一筹。

    佚愁冲了过去,毒障上沾了一些水脏雷,但佚愁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张灵玉见状,周身金光咒大开,佚愁愣了一下,似乎想到了老天师那梦魇般的金光咒。

    张灵玉抓住机会,金光化形,一只巨大的拳头朝着佚愁砸来。

    佚愁迅速回过神,避开拳头,嘴里不断吐出泡泡,开启土木流注,和张灵玉近战交了手。

    佚愁的毒障在不断侵蚀张灵玉的金光,张灵玉的水脏雷也在不断侵蚀佚愁的毒障。

    明明是两种阴险隐秘的功夫,却被二人用的如此光明正大。

    佚愁甩了甩手,说道:“灵玉真人,你的金光和你师傅差的可太远了啊。”

    话音一落,佚愁就挑破身边的一颗气泡,顿时场面中被佚愁梦幻紫的心火淹没。

    张灵玉的金光上全是佚愁的心火,张灵玉见状,散去表面的金光心里想道:

    “以炁为燃料吗?跟那个陶桃的用法如出一辙啊。”

    而此时,张灵玉的北境苍谭已经被流霜侵蚀得七七八八,身上的金光也很淡了。